震撼,实在是太震撼了。?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

    他们如何都没有想到,刚刚的那年轻人,就是杨涛!!!

    “该死的,小子,你给我说清楚。”

    最为痛恨杨涛的,无疑就是山木集团的人。可以说,自从遇到了杨涛之后,山木家族就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损失的累计,让他们都感到了肉疼。

    此刻竟然听到,刚刚那个被抓的小子,竟然就是他们恨之入骨的杨涛,他如何能够保持住淡定。

    “哼哼,小爷我是什么人?你有算什么东西,小爷我至于忽悠你么?”

    谢小山此刻也豁出去了,满脸傲然的开口。嗯哼,开什么玩笑?杨涛你个混蛋,都这样了还不过来救我,既然是你不仁那就不要怪老子不义了。

    “该死的,杨涛!”

    山木家族的人出了一声怒吼,从他的周围,出现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所以嘛,我说过了,你们如果有什么大招的话,应该是要去对付那小子的。小爷我过来,就是顺便提升提升自己的神通,好歹,这也是你们是死神之眼啊。按理说,你们应该不用这样生气的好。”

    谢小山慢慢的后退了起来,脚步不断的挪动,打算逃离这里。因为他能够无比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开始感觉到的那股子气息,根本就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的浓厚了起来。

    “该死的,难道说,杨涛这混蛋的吸引力还不够么?失算啊,真是失算,原本老子以为那小子足够让这两个人去追杀,吸引开注意力了。哎……看样子,还是只能够怪小爷我太优秀啊。”

    即便是到了此刻,谢小山也没有忍住臭美。

    “哼,既然知道了是那小子,那他就根本走不掉。不过你,今天也留下吧。刚好,这里的冤魂之中,还缺少一个厉害点的头领。”

    “什么?!”

    谢小山声音再次提高了好几度,浑身都开始不断的哆嗦了起来。

    “该死的,你们想干嘛?想要抽取我的魂么,混蛋,你们好大的胆子。”

    这里可不是华夏,如果自己挂掉了。那自己的魂,就是孤魂野鬼。根本就不能够进入冥界,不能够轮回。

    “太恶毒了,你们实在是太恶毒了。”

    一串串灵符,被谢小山不断的丢了出来。几把宝剑出现,全部都散着筑基初期的波动。

    同时,没有丝毫的停顿,全部朝着第一家族的人轰击而去。

    “哼!”

    出乎意料,山木家族的人,在第一时间冲到了第一家族的人的面前,手中武士刀不断的舞动,护卫着第一家族的人。

    而第一家族的人,对于眼前的一切,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诧异。仿佛早就知道,山木家族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般。

    “杨涛,你这个混蛋,你还不……”

    “够了!”

    就在谢小山打算再次嘶吼的时候,杨涛的冷哼,突然出现在了周围。

    “啊?你小子总算是来了,你快点啊!该死的,你感受到了么,一股恐怖的气息,在蛰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

    随着杨涛身形的出现,谢小山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嘴里还唧唧歪歪的把自己的感受,一股脑子的说给杨涛听。

    “我也感受到了。”

    这一次,杨涛完全释放出了火泽的力量,一个个熔岩火柱,排成一排,不断的出现在了二人的周围。

    并且,熔岩之拳,也在瞬间展现了出来。

    碰!

    山木横刀,寒光闪耀。划过了前方的空气,连同那熔岩火柱,都在瞬间被切割成为了两段。

    轰隆~

    但是周围的熔岩火柱,却远远不只一根。从左右两边,同时冒出来了两个巨大的熔岩拳头,带着炙热的火焰气息,周围的空气,瞬间出现了一阵阵的扭曲。

    碰碰!

    山木的度一点都不慢,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手劈出两刀。

    嗡~

    不过这次不同,这两个巨大的熔岩拳头,所带着的力道,无比的巨大。虽然火柱再次被打断,但是那反震之力,却让山木连连后退了几步,手中的武士刀,在不断的颤抖,握着刀的虎口的位置,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杨涛,你还敢过来。真是好胆色!”

    第一家族的人冷笑练练,双手之间的那亮光线条,此刻已经被拉伸开来。远远望去,竟然是一把小巧的刀的模样。

    叮!

    在这模样形成的瞬间,最里面的神阁上面,原本供奉着的一把长刀,此刻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出了一阵低鸣。

    伴随着这一阵低鸣的响起,第一家族那人的手中,原本的亮光,瞬间消散。紧接着,那些消散开来的光点,再次凝聚,化为了一把,和那神阁上供奉的长刀,一模一样的虚影!

    “能够死在这镇国神器之下,杨涛!你小子也算是荣幸了。”

    看着手中的长刀虚影,第一家族的人双目中充满了霸道。而一边的山木,反而却是一阵阵的妒忌。

    咔嚓~

    只见第一家族的那人,轻轻的挥动了下手中的长刀虚影。一道无形的能力成扇形扩散开来,眼前所有的火柱,立马化为了一块块的碎片,轰然倒塌。

    “什么?!”

    “乖乖,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谢小山直接傻眼了,这东西给他带来的压力,太过恐怖了。哪怕是呼吸,在这一刻都要停止了。

    而杨涛的震撼,更加的剧烈。

    “这可是五行宗的火泽之术,从自己第一次施展出来开始,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被破开的时候,对方手中所谓的镇国神器,到底是什么?”

    不等杨涛的这个念头继续深入,猛然,从他的储物袋内,那两张兽皮古卷之中,自动涌出了一阵阵清流,融入到了杨涛的体内。

    “天之丛云?!”

    下意识的,杨涛呼唤出了对方手中那长刀虚影的名字。甚至,杨涛的眼珠子都要暴突出来。让他感到无比震惊的是,自己刚刚接收到的,有关这天之丛云的一切信息。

    这信息,如同万道惊雷,同时在杨涛的脑海中炸了开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