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你们想要干什么?小爷可是告诉你们,不要逼小爷我火啊。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要是小爷起火来,自己都害怕。”

    谢小山已经呼唤出来了扇子里面的山峰,高高的悬挂在了两人的头顶。释放出一阵阵的威压,阻拦两人的行动。

    不过依旧没用,两人虽然都是筑基初期,但是暗中能够调动其他的力量,抵抗扇子释放出的山峰的影响力。

    “说,刚刚那小子他们,到底去哪里了。动用的,是什么方法?”

    山木声音中带着一阵阵的恼怒,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让人就这样逃走了。这未免也太丢人了,让他的老脸,都挂不住了。

    “哈哈哈,你想知道么?那你求小爷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谢小山额头的天眼不断的释放出幽光,在这光芒之下,不管是山木还是第一,身体都出现了一阵阵的扭曲。

    甚至,他们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生机,在这幽光的作用下,仿佛要主动冲出自己的身体。

    “没想到,这华夏还有这样的手段。如果不是经过了改造,恐怕我根本就扛不住了。”

    第一家族的那人,内心暗自心惊。不过对于谢小山的杀意,却是更加的浓郁了起来。

    “可恶,小子,你还不快来。要不然,老子就要告诉他们,你的身份了!”

    谢小山头皮麻,浑身不断的颤抖。他能够感受到,周围似乎有莫大的恐怖在不断的朝着自己蔓延过来。

    这样的心惊肉跳的感觉,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是一种人体本身的直觉,能够对危险的事物产生一定的感知。

    谢小山知道,这次自己算是玩的有点过火了。虽然是这样,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在不断的吞噬周围的鬼魂。

    无数的鬼魂,在被不断的拉扯着,如同朝圣一般,朝着谢小山的天眼之内涌入而去。

    “嗯?刚刚那小子到底是谁?”

    第一家族的那人淡淡的开口,他这样问,其实也是在暗中拖延点时间。因为他在不但的想办法,对抗这天眼的威力。

    “你想知道么?哼,如果你求小爷我,我就告诉你。”

    谢小山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他依旧在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鬼魂,内心却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仿佛这样,也是很不错的嘛。如果能够拖延下去,那老子的天眼神通,岂不是又要提升了。哄哄,万一一个不小心,直接能够辗压对面两个家伙,那就太好了。”

    而另外三人所在的那最里面的神阁之中,此刻突然出现了细微的晃动。

    “嗯?”

    “是几位大人被惊动了。”

    “他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竟然这样的无能!”

    仔细望去,竟然是那几尊战犯的雕塑,此刻开始出现了轻微的颤抖。这颤抖让整个地面,连同神阁,都出现了震动。

    “真是麻烦,刚刚说有个小子身上,融合的死神之眼,第一家族的人,也这样的不堪了么?”

    开口的是石田家族的人,他们这些年,实力不断的提升。内心一直想要直接替代第一家族的位置,因为在这几个家族中,只有做到了第一,才拥有一种资格。

    那是,能够直接和神灵大人们,沟通的资格!

    对于这样的资格,几个家族,都无比的渴望。但是一直都牢牢的被第一家族把持着,这让他们很是不爽。而此刻,这似乎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

    虽然这不见得能够真正其他什么效果,但是慢慢的累积下去,总会有所收获的。

    “看样子,应该是了。”

    “什么?!”

    “该死,第一到底遇到了什么?”

    几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那神阁的最上方,高台上面供奉着的一把漆黑的长剑,突然出现了一丝细微的震动。

    这震动,换了任何普通人过来,根本就感受不到。但是在筑基期的人的眼中,却是那样的清晰。

    那是神器,号称岛国的镇国神器之一,来头巨大。同时,也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而能够引动这神器长剑的法决,只有第一家族的人,才具备这资格。同时,这也是第一家族的特殊之一。

    “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不行!”

    这个提议刚刚出现,就被石田家族的人瞬间给否定了。

    “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职责是什么。而且,你们认为,就算我们出去了,第一家的人,会领情么?”

    哪怕是知道,石田家族目前对第一家族的位置有点窥视。但是当对方的这话说出来后,另外的两人,都没有开口了。

    显然,第一家族的人会不会领情,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对方压根就不会领情,搞不好还会呵斥自己等人,擅离职守。

    嗡嗡~

    整个神阁之中,留下的就只有那时不时的震动之声……

    “该死的,老子就不信了,这地方老子会烧不了。”

    而此刻,杨涛却是已经再次摸索了进来。和开始不同,这次他内心压力小了很多。毕竟人都救到了,而谢小山那货,家底丰厚,段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太大的问题。

    索性,杨涛打算,直接给这里来把火。开始的时候,他没有成功。现在,他在不断的研究。

    这婧国神社上面,竟然刻画了很多阵法,就连出尘功能的阵法,这里都拥有。这让杨涛暗中咋舌,感觉有些地方,完全没有必要做的这样的仔细。

    “切,奶奶滴,老子虽然破不开这阵法,但是老子有的是其他的方法。”

    杨涛心中狠,总感觉,如果不给这群人一些颜色看看,他内心就不舒服。索性,杨涛一翻手,那石鱼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一号,这小子去了这么久了。离那大会的时间,也……”

    中南海中,二号有点担忧的看着一号。

    “你呀,也太着急了吧。这才多久啊,放心,我们要对他有信心的嘛。”

    一号微微一笑,端起了一边的茶杯,慢慢的抿了一口。对于桌子上面,某些西方大国很是慎重的来的邀请函,仿若无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