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魔宗?哼,不怎么听过。?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李文婷也冷哼了一声,双手中青色的剑芒,再次吞吐了起来。

    嗡~

    画地为牢的力量,瞬间出现在了周围。金色的牢笼,已经笼罩住了骨力。

    “等下,这是,马家的画地为牢?”

    骨力整个人突然神经紧绷了起来,这法术,可是鼎鼎大名的呀。如果对方真是马家的人的话,就算是他骨力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去动手啊。

    “哼!没错。”

    唐清铃面色依旧无比的冷淡,手中并没有停下,显然已经在准备其他的法术了。

    “误会误会,你早说你是马家的人啊。我哪里敢挑屑马家的威严,这都是误会。”

    骨力急急忙忙的开口,仿佛是为了表明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他立马把矛头指向了一边的李文婷。

    “不过这个清灵之体,我可不会放过的。小姑娘,我不想和马家为敌,所以这事情,你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在骨力看来,唐清玲应该不会做傻事。好歹自己也是筑基期的实力,这样的能力,根本就不是对方能够抗衡的。

    而且,这画地为牢的力量,只要自己想,轻易就能够撑开。而此刻,自己没有这样做,已经很给对方面子了。

    这修仙界中,都是自身最为重要。他认为,对方一定不会多管闲事的。

    “嗯?你确定?”

    果然,和骨力所想的一样,唐清玲似乎动摇了。

    “那是一定的,要不然,不说其他的,你这画地为牢的力量,我很简单就能够破开的。”

    骨力一边说,一边手中暗中凝聚力量。对着周围的金色牢笼,故作轻松的一拍。

    啪!

    果然,唐清玲的画地为牢的力量,在瞬间就被霸道的给攻破了。

    “那好。”

    唐清玲面带古怪,纳闷的看了看眼前自称为骨力的男子,眼神中,划过了一丝狡黠。

    “嗯,很好。我和马家,还是和平共处的好。”

    “清灵之体,你也算是不错的体质了。哼哼,来吧,做我的炉鼎吧。”

    骨力无比的自傲,虽然两人都是筑基期的存在,但是他自信,自己完全能够镇压对方。

    “废话真多!”

    李文婷看着骨力也露出了一丝丝的古怪,这男子的思维方式,还真是别致。难道就没有看出来,自己和唐清玲的关系么?

    竟然还敢这样的开口,姿态还是那般的从容?脑袋进水了么?

    唐清玲不知道的是,这骨力看上去是中年男子,其实年岁已经不小了。而且一直就在骨魔宗内,信仰的一直都是自己为主,实力为主。

    而骨魔宗,竟然带着魔字,显然风格也是带着魔性的。每个人,都是为了个人出的,所以他下意识的认为,周围所有人,都是如此这般。

    “哼,小丫头,你竟然不识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了。去!”

    骨力一挥手,黑气呼啸,手腕上面的那串珠子,顿时被抛出。那个细小的骷髅头上面,顿时幻化出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的幻影,幻影嘴里咬着珠子,朝着李文婷呼啸而来。

    “哼,就这点手段么?”

    李文婷不屑的冷哼一声,双剑高高举起,剑芒顿时暴涨开来,对准了那珠子,用力一劈。

    咻!

    顿时,那幻影直接被打散,珠子也快的倒飞了回去。

    “不!”

    骨力内心惊恐,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样的恐怖。这剑气,似乎能够克制自己的真元。

    更为让他心痛的是,自己的那串珠子,在回到自己手中的时候,已经黯淡了几分。而且,那细小的骷髅上面,也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裂缝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骨力此刻内心是崩溃的,他如何都没有想到,遇到一个马家的人就算了。此刻竟然还遇到了一个这样的清灵之体,这似乎,也太邪门了吧。

    “我来自峨眉之巅!”

    李文婷双剑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语气平淡的开口。

    “啊?啥!”

    骨力一听,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误会误会,真是误会。我就是循着感应而来,根本就不想,会遇到两位。真是误会,你来自峨眉之巅,不知道具体是哪一脉,要知道……”

    “难道我的剑,还不能够让你看出是哪一脉么?”

    “咯噔!”

    听到李文婷这话,骨力内心猛然的一阵抽动。

    “该死的,这特殊体质,果然早就有人看上了。老子还以为是自己的造化呢,搞半天,是捉弄啊。”

    骨力眼珠子不断的转动,暗中拿出了一张灵符,死死是握着。

    “两位,真是误会,是我唐突了。我这就走,立马走……”

    骨力一边讨好,一边不断的后退,手中的灵符,可是丝毫都没有放松。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该死的,老子还是去找那有印记的小子吧,这样的话,吸收了那小子,说不定老子的修为能够大涨,就能够镇压这两个炉鼎了呢?”

    李文婷和唐清玲此刻都是微微一愣,她们都是头一次看到,这样没有骨气的修仙者。

    而且,还是筑基期的修仙者!

    直到骨力已经捏出一个法决,从二女的眼前消失,她们才略微反应过来。

    “文婷,难道修仙者都是这样的性格么?”

    唐清玲难得这样一本正经的开口寻味,不过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显然这和她心中所想的,差距太大了。

    “额~应该……不是吧?”

    李文婷也是满脸的懵逼,大大的眼睛不断的眨动着,眼珠子朝着左上方不断的挪动,仿佛在用力的想着,自己所遇到的同门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德行……

    “哼,你们两个,一个是峨眉之巅,一个是马家的。难道还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们么,等着!等老子吸收了那小子,然后过来找你们算账!”

    骨力此刻已经偷偷摸摸的来到了云山的加下,灵田的阵法外面。

    “嗯?这灵气浓郁度不错啊,难道这就是那小子的老巢么?呵呵,还有阵法,不过都是凝气期的阵法,这也想要难住老子么?”

    随着自己的感应,骨力内心再次激动了起来。只见他手掌一翻,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条,小巧的石头雕刻而成的小鱼,这小鱼的身体上,鳞片活灵活现,仔细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