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杨涛,你认为你此刻,还能够有所依仗么?或者,我先从你的女人开始动手?”

    徐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此刻的杨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哪怕自己不动手,估计对方也不能够抗住多久。

    “哼!如果你还算是个男人,就朝着我来。”

    杨涛面色更加惨白了几分,整个人脸上,如同一张白纸一般,看不到丝毫的血色。

    “哼,你不用着急,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徐柏慢慢的朝着杨涛走来,仿佛是为了炫耀他此刻的实力一般,他的动作很慢,就在这火海上面,一步一步的迈出。

    “嗡~”

    白玉丹炉低鸣了一声,再次化为了一道白光,朝着徐柏而去。不过这次,白光的轨迹,出现了一丝偏差。

    似乎很是不稳定,仿佛一个喝醉酒了醉汉,摇摇摆摆的。

    叮!

    而且,这一次,也没有让徐柏倒飞出去。仅仅是让徐柏稍微停顿了下身形,就没有其他建树了。

    “我说过了,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我对抗!”

    徐柏冷笑,不管是火泽,还是白玉丹炉,此刻都不能对他造成认为的威胁。仅仅是稍微阻拦一下自己的前进的步伐罢了。

    “坏人~”

    李文婷的双目,已经开始泛红了。她能够感受到杨涛此刻的无力,因为周围的火泽,都已经开始慢慢的减弱了。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最后杨涛,肯定会被镇杀的。

    “哼!”

    唐清玲贝齿轻咬,她的感受,更加的真切。应为灵魂契约的存在,让她和杨涛之间的联系,几位特殊。

    她想要过去帮忙,但是随着自己身体的晃动,整个人浑身,都如同要裂开一般。

    悲桑的情绪,不断的在内心深处蔓延。她话语不多,性子冷淡,可是并不代表,她的心就是凉的。

    “该死的异族,你们这是要全面开战么?”

    而此刻,华夏各地,各大宗门,都有异能者和忍者级战士,不断的闪现。他们在不断的攻击这一座座的山门,让所有宗门,都出于一种被动的状态。

    这次,他们动用的打量的高手。为了压制筑基以上的所有人,他们不惜耗费了无数的资源和关系。

    甚至,就算是在华夏隐藏多年的卧底,这次都动用了很多。宗门之中的卧底,每一个都是耗费了无数的心血和资源,但是此刻,都一一暴露了出来。

    如同天师道中的长老,哪怕是得到了道心种魔这样的禁术,此刻都被暴露了。天师道震怒,这样的高层之中,竟然出现了叛徒。

    而且,竟然是金丹期的存在。这是对天师道的挑衅,同时也是对整个华夏修仙界的挑衅。

    这样的事情,在整个华夏修仙界,同时出现。

    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这次的具体目的是什么。就算是华夏修仙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该死,对方竟然有金丹后期的人攻击过来!”

    “不要命了么?”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其他宗门也都受到了金丹后期的攻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的宗门高层,陷入了一阵阵剧烈的震动。这可是华夏,金丹后期的高手都过来,他们就不怕回不去么?

    但是既然做出了这样的行动,那就表明,他们的目的,无比的巨大。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们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

    “不对,这事情有问题。通知老祖吧!”

    天师道中,掌教真人眉头一皱,直接朝着一座丝毫不起眼的小山峰而去。这里,是老祖们的闭关之地,如果没有生死危机,他们是不会过来打扰的。

    “咚咚咚!”

    在小山峰的一边,有着一块雪亮的石头,掌教真人张天师,对着石头上面轻轻的敲了几下。

    整个山峰中,顿时响起了一阵阵无比清脆的青竹之声。

    “什么事情?竟然要惊动我们?”

    天师道每一代的掌教,都会被灌名为张天师。而且,一定会具备金丹后期的实力,直到下一个具备成为掌教的人出现后,此刻的掌教会主动退去位置,冲击元婴。

    所以,哪怕是掌教真人,都不知道,门派中具体的底蕴是多少。到底有多少元婴期的大高手,到底具备什么样恐怖的战力。

    “启禀老祖,是异族动了空前的偷袭,哪怕是金丹后期的人都过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后辈弟子感觉事情不简单,请老祖定夺……”

    这话说完之后,小山峰上,顿时没有了丝毫的声音。但是掌教真人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很是隐晦的波动,从山峰上面扩散出来,朝着四周不断的蔓延。

    同时,一道灵光出现,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竟然老祖都传讯了!”

    天师道掌教真人内心狂跳,元婴期的高手传讯,那对方肯定也是元婴期的存在。看样子,这事情,有点过了自己的预料了。

    传讯的度,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传讯顿时被其他宗门的元婴老祖接收到,很快,再次传递出去。真个华夏大6上面,这一道灵识,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度和方式,不断的游走。

    紧接着,一道道隐晦的灵识波动,不断的朝着四周蔓延。不仅仅是天师道的周围如此,只要是拿到传讯所到过的地方,很快就出现了这隐晦的波动。

    这隐晦的波动,由元婴出来。虽然也是灵识,但是却和金丹所拥有的灵识,有了无比巨大的不同。

    而一个个元婴期的老祖,此刻虽然盘起而坐,但是他的丹田之中的元婴,在这一刻,猛然张开了双目。

    双目中,但凡被他们的灵识所扫过的地方,都会意义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浮现出来。

    很快,杨涛所在的这边地方,也被一股隐晦的灵识探寻到了。

    “什么?!”

    这灵识的主人,察觉到眼前的一切之后,顿时怒火丛生。

    “哼,该死!异族,你们果然没按好心!”

    “所有异族,通通都该死!”

    “不!”

    某个元婴老祖的灵识,在查看到了杨涛周围的一切之后。顿时,从那元婴的口中,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