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过了,你这丹炉的攻击,仅仅是能够压制筑基初期。八一中?文? W㈠W㈧W?.㈧8㈠1㈠ZW.COM”

    怨灵带着一股子绝对的自信,再次挥手,巨大的力量之下,丹炉竟然被打入了墙体之中。

    嗡~

    不等丹炉从墙体中飞出来,怨灵随手丢出了一窜法决。禁锢住了整个墙壁,让丹炉在里面,不但的撞击。

    可是,却如何都不能够冲出墙体。

    绿色的毒气,不断的从黑洞中释放出来。无数的尸体和冤魂,依旧在源源不断的给阵法提供动力。

    “坏人,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争取时间的!”

    李文婷和唐清玲对视了一眼,齐齐上前一步,来到了杨涛的身后。直面怨灵,手中的双剑,再次冒出了青色的剑芒。

    “不用了,你们听话,让开。”

    “不!”

    随着杨涛的带着微笑的声音传来,黑洞之中,也紧跟着出现了一阵怒吼。

    “该死!”

    怨灵惊呼一声,整个人化为了一道流光,如同一枚出膛的炮弹一般,轰开了李文婷和唐清玲两人。

    碰!

    并且,直接轰击到了杨涛的身上。

    轰隆!

    就在同时,天空上那模糊的山峰,这一刻突然闪耀了一下。同时,猛烈地朝着地上,轰击而来。

    哗啦!

    地面上,无数的光芒闪现。化为了一层层的防御之力,想要阻拦这山峰的威力,保护整个地面的阵法。

    但是这山峰,仿佛带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一般。那光芒的防御,此刻竟然形同虚设。

    咚咚!

    整个大地,再次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不!”

    伴随着一声浓浓的不甘的嘶吼,那阵法上面的光芒,迅变得暗淡了起来。

    砰砰砰!

    紧接着,三声闷声撞击的声音。也在房间里面回荡了起来,不管是李文婷还是唐清玲,加上最后的杨涛,都在怨灵的这一撞击之下,横飞了出去。

    噗呲~

    三人齐齐突出了一口鲜血,而地面上,原本的黑洞已经消失不见。尸体不在继续下沉,还剩下了一大部分的冤魂,以一种疯狂的状态,在房间里面不断的乱撞。

    同时,整个房间里面,还充斥着大量的绿色毒气。如果让这些毒气扩散出去,那整个方圆千里之内,一定会化为一片死寂,寸草不生!

    虽然此刻还没有往外泄露,但是,这一切都仅仅是时间问题罢了。

    “吼!”

    怨灵不断的仰天怒吼,谋划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多,但是怎么却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小小的杨涛,给破坏掉了。

    “该死,该死!难道说,这就是华夏恐怖的气数么?”

    伴随着怨灵的咆哮……不对,确切的说,这是那陌生的王,所留下来的一点灵识的咆哮。周围的冤魂,顿时更加的疯狂了起来。

    甚至,很多都已经窜入了地上的尸体之中,控制着尸体,朝着杨涛攻击而来。

    入眼望去,满眼都是尸体,不断的晃动,张牙舞爪的摆动这手臂,朝着杨涛和二女围困住。

    “杨涛,你该死。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样痛快的死掉,我会折磨你!让你看着,我把这片地方,化为炼狱。”

    陌生的王无比的愤怒,手中一挥手。一道巨大的能量,直接射入了一边的徐柏体内。

    “我要让你知道,即便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那也不能够改变什么。哼,我要用所有的冤魂为基础,在这里凝聚我是分身。和我的本尊融合,再次强行打开通道!”

    怨灵的气息,猛烈的下降。而一边徐柏身上的气息,却是不断的增强了起来。

    同时,空中的冤魂,还没有融入进尸体中的。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如飞蛾扑火一般,直直的朝着怨灵的身体而去,不断的主动投入怨灵张开的口中!

    “哼,我既然能够破坏你一次,那就能够破坏你第二次,第三次……”

    杨涛用手抹掉了嘴角残留的鲜血,双手不断的舞动。而体内剩余不多的真元,也被调动了起来。

    “该死,没有炼制增加真元的丹药。现在这些,都是真气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

    眼下的杨涛,总算是感受到了真元的好处。尤其是面对筑基期的敌人的时候,真元才能够起到作用,至于真气,还真有点不上档次了。

    “画地为牢!”

    无数的金色的光芒,瞬间从杨涛的脚底出。朝着整个房间的墙壁蔓延过去,金色的牢笼,顿时出现。

    他要做的,不是攻击,而是防止这些冤魂出去。更加的是,他想试试看,能不能够用画地为牢的力量,控制住周围的绿色毒气,让其不扩散出去。

    “火泽!”

    而真正用来对付周围的冤魂的,却是火泽。此刻地上的阵法已经完全被打破,残缺的纹络,根本就不足够让阵法继续运转,对于冤魂的保护,自然也就消散了。

    此刻,杨涛完全是动用真元的力量,释放出火泽来。巨大的火海,在一个呼吸之间,完全包裹住了杨涛身前的房间。

    无数的尸体,在这一刻,不断的下坠。

    数不尽的冤魂,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哀嚎。

    “该死!你小子竟然得到了五行宗的传承,徐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五行宗的人,华夏只有一脉,而且,不是已经被你们设计引导到岛国了么?”

    看到火泽的出现,陌生的王,不断的咆哮,质问了起来。这事情,牵扯到的事情太过巨大了,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消息,都没有人上报。

    为什么,杨涛这样的存在,还能够活到现在!

    “大人,这是我们的失职……”

    “不要废话了,去,直接干掉他。再不济,也要让我分身凝聚完成。”

    此刻的徐柏,完全具备的筑基前期巅峰的力量,哪怕是灵魂状态,已经能够抵抗住火泽的影响。

    “哈衣!”

    徐柏用力的点头,临空迈出一步,来到了杨涛的对面。

    咔嚓咔嚓~

    而此刻,周围的墙壁,也出现了一阵阵细微的晃动。火泽的力量,何其恐怖,周围的墙壁,根本就不能够承受多久。

    “嗡~”

    白玉丹炉带着一阵阵轻鸣,从墙体之中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冲击了出来,飞到了杨涛的身前。

    不过丹炉在不断的细微的摇摆晃动,杨涛真元不足,就连驱动白玉丹炉此刻都显得极为的吃力……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