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眼了,惊呆了,懵逼了!

    尤其是最后,那鬼卒说道,竟然会影响到三界之后。八?一中?文 W≤W≥W≥.≈8≈1≤Z=W≈.≈C≥OM杨涛头皮麻,脑海中嗡嗡作响。

    “你不是开玩笑?!”

    这事情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对方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夺取冥界的地盘。而不仅仅是华夏这实际的地盘,对方的目的,竟然这样的恐怖?

    “我的小祖宗哟,这事情我能够开玩笑么?该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三界的大佬,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会直接开战。但是……”

    鬼卒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的时候,内心突然更加的恐慌了起来。

    “不行,不能够这样。”

    杨涛脑海中猛然划过了一道亮光,对方既然谋划了这么久。不惜动用了这么大的力量,造成了如今的局面。那三界的反应,应该也计算到了。

    此刻,杨涛完全能够感受到,这在背后谋划的人,绝对不是凡间的人。或者说,凡间仅仅是一个执行者,真正的谋划着,应该是……

    那些人的身份,此刻的杨涛,几乎无法想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次,还真是---太过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该死的,可是他们的阵法,我不能够阻拦啊!”

    鬼卒急眼了,他不断的来回游动,想要做点什么。但是却有现,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这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他最想做的,就是回去报信,让上面的大佬来决定到底该如何。

    “可恶啊,为什么每次遇到这小子就没有什么好事情啊。老子好不容易才混到现在这样,现在好了,搞不好要知己交代在这里了。哎~”

    “如果三界真的受到影响,那以后说不定,自己完全会被追责呀。别说当个鬼卒了,恐怕六道轮回之中,永远都不能够走到一条好的道路吧。”

    鬼卒内心,是无比可恶的。时不时的看向一边的杨涛,双目中,带着满满的幽怨。

    “鬼卒,你倒是说说看,你现在能够想到的方法,有哪些?”

    事情已经完全过了杨涛的想象,他一时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整个脑海,都在嗡嗡作响,一时间,还没有从这个巨大的问题之中,缓过神来。

    “啊?我……我不知道啊。如果要阻拦这事情,要么,关掉这通道。只要关掉这同调,那么对方最多就是把这里变为他们的地方,作为一个据点罢了。同时,三界的人也不会坐视不管,夺回来是迟早的事情。”

    “要么,就是关闭那阵法。只要阵法关闭,他们所有的事情,都是徒劳了。”

    鬼卒对当前场面的认知,还是很到位的。可是他依旧哭丧着脸,因为他目前对于两个方法,都不能够做出相对应的措施。只能够在这里干瞪眼,瞎着急。

    “你不是鬼卒么,难道对付几个厉鬼,都做不到?”

    杨涛被对方这样一说,内心也开始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找找其他的方法。

    “我……我……我是鬼卒。那些厉鬼我也能够收拾,但是……但是那道心种魔,老子害怕啊。如果能够回到冥界,这东西我丝毫都不担忧。但是如果在一定时间内不能够回到冥界,那我也会被这道心种魔给困住的啊。”

    鬼卒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如果自己被困住的话,就等同于给了对方一把,能够随时代开冥界通道的钥匙啊。

    通过自己,对方完全能够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打开通往冥界的通道。这是每个鬼卒,都掌控的力量。

    “哈哈哈……杨涛,我亲爱的师弟。你就不要挣扎了,要不然,就跟着我吧。我能够给你想要的一切,来吧,我们这边,才是最为强大的。”

    徐柏的鬼魂高高悬浮在空中,双目中时不时的闪过了一道幽光。他冷冷的注视这周围的一切,仿佛在虔诚的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你害怕魔种?”

    杨涛双目中划过了一道寒光,下定了决心:

    “你二啊,上!魔种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搞定对方,你完全能够回到冥界。魔种还是问题么?我让怨灵留下,和你一起。我带着他们去那边,不管如何,都要阻拦……”

    看着鬼卒满脸的忧心,还想多说什么。杨涛根本就不给对方这个机会,立马吓唬到:

    “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这次真的让他们得逞了,那三界的大佬会放过你么?魂飞魄散可能都是轻的,搞不好你会被天天折磨!”

    说完这句之后,杨涛一边拉着一个,直接朝着另外的房间而去。

    “该死的,小子……你不要这样……喂?怨灵,你这是干嘛?”

    鬼卒慌张的怪叫了起来,尤其是,看到怨灵竟然主动出击,朝着那些厉鬼而去的时候,他整个鬼都感觉不好了起来。

    那边可是有着一个徐柏啊,万一对方要动用道心种魔的话,岂不是完蛋了?果然,鬼卒刚刚害怕的事情,瞬间就生了。

    徐柏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高空中的黑云,再出分出一缕漆黑的细线垂下,朝着怨灵而去。

    “哼!”

    一声细微的冷哼,传到了徐柏的身边。同时,怨灵眉头上的纹络,顿时出了一阵微弱的光芒。

    这光芒,仅仅是徐柏能够看到。而一边的鬼卒,却丝毫都没有察觉。

    “什么?你是……”

    徐柏双目顿时露出了骇然的神色,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天空中的黑线,也顿时颤抖了一下,最后竟然突兀的消散开来。

    “吼!”

    怨灵怒吼,对着最近的一头厉鬼,猛然的张开了大口,用力的一吸。那厉鬼顿时被怨灵直接吸入了嘴里!

    “咦?这是怎么回事?”

    鬼卒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内心顿时一颤。刚刚那魔种就要垂下,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但是让他感到诡异的是,为什么好好的,突然就消散了呢?

    吼!

    伴随着怨灵和厉鬼的齐齐怒吼,周围的厉鬼,竟然开始被怨灵不断的吞噬。看到这情况之后,鬼卒感觉,更加的古怪了。

    但是都这样了,时间所剩不多,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朝着那些厉鬼扑了过去,当然,他同时还是很小心的看着徐柏那边,生怕对方在时候,突然难。

    并且,他认为,怨灵身上,应该有古怪。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靠经怨灵那边,好歹那也是杨涛那小子派来的,应该能够放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