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让杨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白玉丹炉,实实在在的攻击在徐柏的身体上面。?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不断的有心的孔洞,出现在徐柏的体表。

    他整个人,也被白玉丹炉的霸道力量。推动的连连后退,但是!他没有反抗!或者说,他压根就是冷漠!

    “泥煤,徐柏,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对方越是这样,杨涛内心就越是不安。这混蛋,必然是有什么依仗。要不然,好好的干嘛不防御,为什么不反抗。

    “果然是好东西,我的师弟。你还真是惊才绝艳呀,竟然还有这样的好法宝。恐怕单单是凭借着这东西,筑基初期内,能够抗衡的人,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吧。”

    徐柏在微笑,对于自己身体上面的伤痕,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反而无比赞赏的,夸赞起杨涛来。

    “没有血?为什么?”

    是的,杨涛无比的肯定,对方的伤口上面,竟然没有丝毫的血液流出来。这太古怪了,难道说,对方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这样恐怖的地步么。

    “这阵法上面的血,就是他的。”

    李文婷在一边补充,同时暗中加吸收丹药的力量,恢复自己的伤势。

    “不对!”

    杨涛猛然回头,死死的看着后背的位置。那边,是李文婷和唐清玲所说的房间所在地,那边,有着无数的尸体,和无尽的冤魂。

    吼!

    冤魂在怒吼,杨涛通过灵识,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痛苦,他们的不甘。但是却极其矛盾的不断的朝着地面融入进去,融入了阵法之中!

    没错,此刻冤魂已经不是单一的依附了。而是仿佛被阵法吞噬,吸收,化为了阵法的养料一般。

    同时,真正让杨涛感到头皮麻的是。此刻,那无数的尸体,竟然也开始不断的下沉!

    随着阵法的运转,整个房间之中的地面,都开始慢慢的软化,如同沼泽一般,那些尸体也开始不断的朝着下面慢慢的下沉。

    “该死,这是……”

    杨涛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冤魂铺路,尸山搭桥……徐柏你的目的,竟然是……竟然是……”

    仿佛猜到了什么,杨涛整个人呼吸都不顺畅了。心内深处,冒出了一阵阵的寒意。

    原来,那些冤魂,根本就不是为了炼制什么式神。让他们不断的强大,不断的吞噬,根本就不是为了喂养,而是为了此刻!

    杨涛虽然不知道这阵法具体是有什么用,可现在,根本就不用知道了。那阵法之中,出现了一阵阵陌生而有玄奥的气息,足够说明很多问题。

    冤魂,仅仅是为了铺路。

    铺出一条,打开两界的道路!只有强大啊怨灵,才能够成为这条路的载体,让这条通道开启。

    而他们所谓的抢地盘,杨涛瞬间也明白了过来。

    没过,他们是要抢地盘。但是却不仅仅似乎在通俗的地盘,而是要把这片地方,化为炼狱!

    或者说,他们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另外的世界。这世界的主人,很可能就从这条开通的路上走出来!

    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次的行动。为什么会刚刚好,所有的异能者和岛国诸多势力联合,压制所有华夏筑基期以上修为的人。

    为的,就是这里!

    他们这是要,打开一个通道。一个让某个世界,降临的通道!

    “该死,火泽!”

    杨涛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他唯一能够想到的是,就是破坏这些冤魂和尸体。让这阵法不能够完全启动,让这条路,不能够被打通。

    无数的火海,从杨涛脚下出,朝着那房间蔓延而去。

    “哈哈哈……杨涛,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应该清楚,你阻拦不了的。哪怕你拥有这五行宗的法决,可惜,你的实力,太弱小了。和那些伟大的存在相比,你仅仅就是一只可怜的蝼蚁。”

    徐柏笑的无比的畅快,同时,他暗中也在不断的注视着阴风的动向。他的目的,绝对不是那么的简单,他的目标,是鬼卒。

    “混蛋!”

    果然,和徐柏说的一样。杨涛的火泽,竟然没有丝毫的作用。仿佛,那边的时空,出现了异常,自己的火泽,根本就没有办法触及一般。

    “神雷!”

    杨涛不愿意放弃,这事情如果真的被对方成功。那整个云山,会成为炼狱。搞不好,整个华夏都会被波及。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杨涛依旧不知道,对方具体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这样做,最后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葵水神雷被杨涛使用出来,依旧没有作用。如同徐柏所说的,杨涛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梦幻泡影,根本就不能够攻击到那边。

    仿佛,那根本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出于不同的空间一般。看得到,但是却摸不着。

    “混蛋,为什么会这样?”

    杨涛的额头和后背,完全被冷汗打湿。他急中生智,拿出了兽皮来。对于怨恨的力量,兽皮向来都是主动吸收的。

    可惜,兽皮也没有丝毫的反应。果然,对方有完全的准备,似乎完全能够压制住自己。

    “徐柏,说,到底怎么才能够关闭!”

    轰隆!

    白玉丹炉再次被杨涛含怒祭出,化为了一道流光,朝着徐柏的脑袋轰击而去。

    碰!

    一个细小的洞孔,出现在了对方的额头。但是徐柏依旧保持着微笑,很快,他的灵魂顿时出现在了杨涛等人的面前。

    身体却缓缓的倒在了地上,灵魂状态的徐柏,依旧保持着微笑:

    “哈哈哈……杨涛,你会亲眼见证这一切。还有你为我准备的两个这样好的特殊体质,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徐柏嚣张的大笑,而周围的阴风,已经达到了最大。

    “该死的,这次好不容易换了回来。希望不要遇到那小子了!”

    让杨涛怎么都想不到的是,这次竟然还是自己一开始,遇到的那个鬼卒。上次在港岛那边,鬼卒再次看到杨涛之后,顿时心中大骂倒霉,回去之后,立马找了无数的关系,再次换回到了云山这片地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