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徐柏的低喝,脚下的阵法,顿时出现了一阵阵耀眼的红光。八一中文网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在尸体成堆的房间之中,所有原本沉睡的冤魂,瞬间苏醒。

    吼~

    不管是无声的嘶吼,还是有声的低吟,此刻在那房间中不断回荡。所有的冤魂,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趴在了地面上。

    随着阵法纹络颜色不断的加深,那些冤魂竟然全部都如同被磁铁吸住一般,趴在了阵法的纹络上面。

    越来越多,层层不断的叠加。这如同是在凝聚力量,等待着什么的到来一般。

    “徐柏,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该死的,你不要逼我!”

    李文婷咬牙,内心彷徨。这动作太大了,大地都出现了震动,而且在李文婷的灵识范围内,整个大地,都在震动。

    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阵阵古怪的气息,不断的开始在周围蔓延。

    “哈哈……逼你?”

    徐柏满脸都是嘲讽,如同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你还真的认为,此刻的你,有着筑基期的实力,就能够做点什么么?”

    “毁掉阵法?”

    徐柏用力的跺了跺脚,脚上面,包裹着真气,每一脚的力道都无比的恐怖。可是得到的结果,仅仅是一阵阵晃荡之声。

    “你可以试试看,这阵法你能不能撼动。如果不是杨涛,你以为凭借你筑基期的修为,能够出现在这里么?”

    徐柏再次冷笑,眼中嘲讽之色,更浓了。

    “至于其他的,你难道还认为,你能够杀掉我么?哼,如果不是看在你的体质特殊,还有很大的研究价值的份上,我翻手就能够将你灭杀!”

    “我是防御,你都破不掉。你说,我能够逼你什么?你能够值得我逼你什么?”

    嘲讽,鄙夷!

    这竟然出现在一个凝气九层修为的人身上,而对方骇然是一个筑基期的存在。

    这画面要是说出去,肯定没有人会愿意相信这一切。

    “是么?你真的认为,你的防御很强大么?”

    李文婷咬了咬银牙,美眸中划过了一道冰冷。握着双剑的玉手,此刻也紧了紧。原本雪白如玉的手背上,缓缓的爆出了几条青筋。

    “似乎,你一直都不知道,我来自那个宗门吧。”

    哗啦~

    双剑在空中画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轨迹无比的玄奥,让人看着,就能够感受到一阵阵的美丽。

    “嗯?!”

    徐柏皱眉,就在刚才,双剑划动的时候。他竟然感觉皮肤生疼,如同隆冬的寒风,猛烈的刮来。

    “这是……”

    望着此刻已经没有丝毫剑气外漏的双剑,徐柏内心冒出了一阵古怪的感觉。眼前的双剑,似乎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锐利感。

    “剑意?你是……”

    第一次,徐柏的脸色出现了变化。没有了开始的嚣张,没有了之前的嘲讽。而是无比的慎重!

    “青红舞!”

    李文婷双手齐齐动作,手中的双剑,瞬间划过了一道道的弧线,伴随着李文婷身体的移动,朝着徐柏那边冲杀而去。

    李文婷的宗门,在世人看来,是峨眉!

    但是,那个地方,还有很多其他的名字,比如,昆仑支脉。比如……蜀山!

    清灵之体,剑意之念,驱动了原本此刻李文婷还不能够完美使用出来的剑术,青红舞!

    一道道剑气,不断的从双剑之中再次出现。但是和开始的不同,虽然依旧是青色的剑气,但是却没有乱窜,没有攻击。

    而是在双剑和李文婷的身边,不断的环绕。李文婷此刻如同一个优雅的舞者,随着身体的移动,手脚的不断配合,姿态无比的优美。

    等到来到徐柏的身前的时候,李文婷的周围,已经凝聚了六道剑气。这六道剑气,仅仅是释放出来的气息,就已经让徐柏肌体生疼了。

    “杀!”

    伴随着娇喝,李文婷面色带着红潮。手中的双剑,朝着徐柏身体刺去。弧度很是诡异,诡计让徐柏内心心惊不已。

    撕拉~

    一道细微的口子,瞬间出现在了徐柏的手背上面。刚刚一个猝不及防,还是没有躲开李文婷的双剑。

    “竟然,真的是剑意!你……你有着那蜀山的法决?!”

    徐柏急忙后退,略微慌乱的躲避开来。

    青红舞的威力很大,最起码,一开始镇定自若的徐柏,此刻也不敢托大。而且,他身体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

    虽然都不是什么巨大的伤害,但是如果长下去,徐柏完全可能被耗死。

    “哼,李文婷,你这法决,似乎不能够长久的坚持吧。”

    不过徐柏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已经现,此刻李文婷的面色不断的潮红了起来。

    气息,也开始慢慢的变得缭乱不堪。这明显就是强行运转法决的结果,看样子,对方根本就扛不住多久。

    “哼!”

    李文婷冷哼,这的确不是凝气初期能够动用的法决。此刻仅仅是强行使用,根本不能够坚持太久。

    原本,她认为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就拿下徐柏。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样的难缠,身份相当的诡异,甚至让李文婷感到纳闷的是:

    眼前的徐柏,竟然能够做到一丝丝的预判!

    没错,每次自己的青红舞,出先类似的诡计的时候,这徐柏,都能够提前一些避开。

    虽然他的度上面,不能够和自己相比。但是却足够让自身所受到的伤害,受到最小。

    “哈哈,看样子,你也没有其他的手段了。”

    徐柏再次得以的大笑了起来,李文婷气息明显出现了不文婷的波动。接着一个空档,徐柏浑身爆出了一到剧烈的黑气,朝着身边的李文婷呼啸而来,

    碰!

    下意识的,李文婷仅仅是双剑横在身前,但是这黑气的力道无比的巨大,撞击着李文婷,倒飞了出去。

    “哼,你们两个,就都成为我的奴隶吧。”

    徐柏抬脚,身体化成一道黑风,朝着李文婷和唐清玲扑了过去。双手中,有着一阵阵漆黑的光芒不断的闪耀,那竟然是魔种的力量!

    “徐柏,你放肆。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

    就在这时候,一道阴风瞬间出现。阻拦在了徐柏的身前,而杨涛的怒吼,而随机冲刺过来。

    甚至,在怒吼之后,还有着一道白光,呼啸而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