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寒之气,不断的变得浓郁起来。八一中?文网??  W?W㈠W?.?8㈧1?Z?W㈠.COM唐清玲的身体,颤抖的幅度不断的在增加。这完完全全是一种本能,哪怕唐清玲想要努力压制,一时间都没有办法做到。

    轰隆!

    巨大的剑气,朝着身前的徐柏猛然的斩下。出了一声猛烈的声响,剑气所到之处,不管是天花板还是墙壁,通通都被无形的切割。

    “什么?!”

    可是最后出现的结果,却让李文婷脸色围边。

    徐柏施展出来的防御手段,一开始是凝气九层的真气抵抗。当然还有天师道的一些法决,但是很显然,在筑基期的李文婷所施展出来的剑气之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用处,瞬间就被攻破了。

    可是最后,他的一只手微微举起,就这样,活生生的用那血肉之躯,抓住了剑气。

    没错,就是一只手,看似无比轻松的高高托举着。剑气的一端,就这样被他随意的握在手中,看上去无比的简单。

    “呵呵……李文婷,你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徐柏嘴角带着一丝丝古怪的微笑,就这样握着剑气,主动上前,朝着李文婷踏出一步。无奈,随着剑气,传来了一股推力,李文婷被迫后退。

    “也许你认为,我才凝气九层,为什么能够接住你的剑气。而且,你还是清灵之体!”

    徐柏说道李文婷的体质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一边的唐清玲。这样的美人儿,而且还是玄阴之体,简直就是这人世间最为完美的女人啊。

    “其实很简单,我的身体的强度,早就达到了筑基期了。这……可是**之力哟!”

    最后的几个字,徐柏故意变着强调。让人很自觉的下意识的多想,朝着某些污秽的方向而去。

    “无耻,哼!坏人已经和我说过了,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鬼子!”

    李文婷双手真元不断的涌入,剑气再次暴涨了几分。趁着徐柏一个触不及防,猛然的收回了剑气!

    如果不这样的话,对方很可能会再次上前,让自己和唐清玲,变得很是被动。

    虽然不知道徐柏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李文婷能够感受到,对方想要让自己和唐清玲,再次进入那里面。

    那边,有着无数的尸体和冤魂。而且,那些原本沉睡的冤魂,此刻正在不断的苏醒过来。

    不用想都知道,对方一定没有按什么好心。

    “你还真是残忍,真是变态。那边,可都是你们岛国的人。你竟然杀害了那么多,真是没人性。”

    李文婷娇喝,手中有着光芒在不断的闪烁,暗中在不但的注视着高空的黑气。那是魔种,让她最为忌惮的东西。

    “哦?残忍么,我不觉得啊。你放心,他们会在天神的怀抱中永生的。哈哈哈哈……”

    徐柏仿若疯狂,笑起来的声音,无比的恐怖。

    “对了,你说都是岛国人对么?那可不一定哟~”

    轰隆!

    徐柏张开了手,对准了一边一张封闭的门。手中真气运转,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喷。

    随着力量的增加,那道门猛然的被打开了。

    “该死的,这里是哪里?”

    “可恶,打开了?走,老子要出去。”

    “去杀人,这鸟地方太受罪了。”

    随着房门的打开,里面顿时传来了一阵阵杂吵之声。紧跟着,无数的脚步身响起,一大群穿着囚服的男子,从里面冲击了出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

    “卧槽,这两个妞不错啊。哈哈哈……老子好久没有爽了,这次总算是能够好好的爽爽了。”

    “不要和老子抢,老子先来。敢和老子抢的,老子弄死他。”

    “谁怕谁?”

    当他们看到李文婷和唐清玲之后,顿时一个个双眼冒光,无数的咽口水的声音,顿时充满了这个房间。

    不过他们也没有立马上前,而是小心的靠近。毕竟,唐清玲手中的双剑,还释放这剑气,哪怕他们一个个都是死囚,可是最为基本的畏惧,还是拥有的。

    “你小子是什么人?老子们是在哪里?”

    相对而言,徐柏看上去,就显得比较‘弱小’了。虽然徐柏是个男的,但是人家手中没有兵器啊。

    至今为止,这一百人,都出来了。但是都还没有看到周围的特别之处,也没有人注意到,天空中的漆黑魔种。

    “哈哈哈……我是什么人,你们不需要知道。但是那边有两个女人,难道你们不想好好的放松放松么?”

    徐柏笑嘻嘻的开口,十指不断的晃动着,天空中的魔种,也开始释放出一丝丝不同寻常的黑气。

    “这就是那一百死囚?”

    李文婷头皮麻,她虽然知道,自己一招就能够搞定眼前的这群人。可是这样的面对一百个穷凶极恶的人,给她的心理上,带来了不少的压力。

    “该死的,你们不是有几个喜欢男人的么。去,那小子是你们的了。但是这女的……”

    一个死囚看了看李文婷和唐清玲,尤其是闪着剑光的双剑,让他内心一阵阵的毛。

    “哦?难道你们还害怕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徐柏的手中,拿出了两样东西。一条手帕,一个小玻璃瓶。而破礼瓶里面,装着的是一些红色的液体。

    啪!

    徐柏没有丝毫的迟疑,手中微微用力。玻璃瓶被摔在了地上,应声而碎。那些红色的液体,瞬间挥了出来,在空气中不断的蔓延。

    “你们不用担心,这东西不会有什么坏处。就是一些很简单的,能够让你们兴奋的东西罢了。”

    徐柏拿着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李文婷姑娘,你也不用害怕。这东西对于你们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哈哈,只对凡人有用。而我,仅仅是讨厌这气味罢了。”

    此刻哪里还用徐柏解释,一百死囚,此刻一个个都已经双目通红,嘴里是不是出了一阵阵嘶吼:

    “吼!”

    而且,李文婷能够看到,他们身上,青筋瞬间暴突出来。眼中如同饥渴的凶兽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和唐清玲。

    而其中有十几个,却是朝着徐柏盯着。果然和之前说的一般,有几个人,是喜欢男人的。

    “两个小妞,你们就乖乖听话吧。哈哈哈……”

    总算,有一个人死囚忍不住了,戳着双手,带着邪笑,朝着李文婷扑了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