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竟然找到了这东西的血液?!”

    杨涛感觉头皮麻,不是因为眼前的事情。八??一中文 W≈W=W≤.≤8≥1≥Z≤W≤.≤COM而是因为这事情背后所牵扯到的一切,对方如果真的连这样的远古凶兽基因都能够弄到,那玩意搞到了神话中的生物的基因呢?

    杨涛不敢继续往下想了,这简直是太疯狂了。

    “吼!”

    “杨涛,你不是好奇我的级战士能力是什么么?现在,你就好好的看看吧。哈哈哈……让你知道知道,我是有多么的强大。”

    滋滋滋~

    哪怕是雷霆之网,此刻在山木大郎的毛上,也不能够照成太过明显的伤害。他的毛,仿佛有这惊人的防御之力。

    “没用的,我用的基因的古老程度,是你不能够想象到的。哈哈哈,你知道么,这样的雷霆之力,在此刻的我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

    轰隆!

    山木大郎挥动了自己的爪子,对准了身前那一圈火柱。

    仅仅是随意的一挥动,无数的岩浆石头顿时四射开来。这样强大的力量,哪怕是一开始的柳生大郎,都不具备。

    “你融合了柳生大郎的特性,这……竟然还能够这样?”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合体么?竟然能够做到的能力的叠加,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吼!”

    山木大郎一步一步朝着杨涛走来,他很享受此刻的力量。哪怕是在火泽上面,毛都能够完美的防御住脚下火泽的温度。

    “你知道么?这是我最强大的形态,而且这形态一旦施展,柳生几乎就废掉了。”

    “不过,为了能够干掉你。一切都值得了,哈哈哈……只要干掉你,那就没有人能够阻拦我们。”

    山木大郎的笑声充满了疯狂,那两颗巨大的虎牙,又亮又长,不难看出,那原本就是柳生大郎化为的人形兵器。

    “我会用我的牙齿,把你撕裂成无数块的。”

    山木大郎不断的变换位置,如同一只狩猎的凶兽一般,双目死死的盯着杨涛,准备随时动最为致命的一击。

    “你废话还真多,不过,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原因了。算了,哪怕是我问你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徐柏在哪里,你也不会说的吧。”

    杨涛撇了撇嘴,让山木大郎感到意外的是,此刻的杨涛,竟然再次回复了一开始的轻松的模样。

    “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其他的手段?”

    山木大郎想的没有错,如果杨涛愿意,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能够直接拿出丹炉,粗暴的轰击,用最为直接有效的方法,搞定一切。

    不过,一切都是为了提防徐柏。刚好,火泽后续的变化,杨涛一直都没有机会动用,现在,就试试看吧。

    “远古种的剑齿虎是么?哼,既然你不想说,那小爷我就皱到你说。”

    此刻的杨涛,完全是凝气九层的修为展现出来。不用如同开始一样,憋的那么憋屈了。

    “火!”

    手中的法决再次变化,同样的一圈火柱,再次出现。熔岩凝聚,阻拦在了山木大郎的周围。

    “没用的,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你的这东西,几乎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么?”

    咔嚓~

    山木大郎的爪子,无比的锋利,随意的一挥动,就能够让周围很多熔岩火柱,直接溃散开来。

    “呵呵,不用着急,很快你就会看到了。”

    手中法决不断的改变,浩瀚的真元之力,不断的涌入,那些熔岩火柱上面,出了一阵阵不规则的声响来。

    那响声,很形象,仔细辨认的话,不难听出来。那些仿佛是无数的拳头,在死死的握紧,指骨之间传出来的摩擦的声音。

    “这是……”

    山木大郎的身前,那些熔岩火柱,竟然开始不断的变化。化为了一个个的拳头,熔岩之拳!

    五根手指,看上去虽然只有轮廊;可是也已经很容易就辨认出来,这就是拳头。

    “即便是这样,又……”

    山木大郎再次挥动爪子,他想要活生生的让杨涛的希望破灭。但是瞬间,他自己却愣了。

    咔嚓~

    拳头出现了破裂,但是和之前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因为这拳头,根本就没有崩裂开来。

    仅仅是破裂,如果要崩裂的话,山木大郎感觉,最少自己还需要一拳才行。

    “这是什么?”

    一种陌生的恐惧感,突然从他的内心涌现出来。仅仅是把火柱变化了个形态,竟然内部坚固程度,就有了这么巨大的提升?

    这到底是什么法决,以前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就算是徐柏,也不曾提起过,天师道有这样的法决啊。

    “呵呵,你眼瞎呀。这么大的拳头都不认识么,那就多给你几个。”

    哗啦~

    周围的熔岩火柱,一个个齐齐开始变化。而且那一只只熔岩之手,舞动这熔岩之拳,无比粗暴的,朝着山木大郎的身体上轰击而去。

    对,你的防御之力是很强。

    但是现在,小爷我不和你比正式的攻击了。老子就算是共振,都要把你活活给震死!

    这就是杨涛的想法,你不是厉害么。但是你连过来都不能够过来,还如何伤害到自己?

    “让你好好的人不做,去做野兽?哼。”

    随着杨涛的冷哼,火泽上面,顿时成片的出现了熔岩火柱来。此刻,如果山木大郎还想直接杀杨涛的话,就必须要穿过这么一大片熔岩之拳。

    而且,做完这一切之后,杨涛再次挥手,神情凝重,一笔一笔再次勾勒着。一股股厚重的气息,从他的指尖,不断的流露而出,朝着四方蔓延而去。

    嗡~

    同时,头顶上那原本悬浮着的模糊的山峰,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出了一阵阵轻微的晃动。

    更加让杨涛没有想到的是,在不远之外,终年被云雾缭绕的云山,在杨涛此刻的动作之下,仿佛,也出了一丝丝不同的变化。

    这变化,一开始很微弱,完完全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随着杨涛手中动作不断的继续,这变化,慢慢的开始,变得越的浓厚起来……

    “该死,不能够继续这样了。”

    山木大郎内心感到了一阵浓厚的恐慌,这恐慌,仿佛要将他完全包裹,吞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