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双目中带着茫然,挥手间就是一道寒冰的气息,时间把握的很好。???八一中文?网  W?W?W?.㈠8㈠1㈠Z?W.COM而攻击的目标,不是杨涛,却是---柳生大郎。

    仿佛刚刚杨涛所收回画地为牢的力量,甚至释放出火泽,然后不惜让自己受伤,保住对方,为的,就是让中年男子这一击。

    “该死!”

    柳生大郎怒骂一声,他没有料想到。杨涛竟然在瞬间,算计了这样多。感受到那冰寒的气息袭来,柳生大郎,怒吼一声,双臂猛然的力。

    “就这点力量么?如果我不保留的话,还是能够抵抗的。”

    杨涛暗中感受了一下对方的力量大小,和自身做了下对比。让后装出了一副不能够抗拒的模样,双手被对方挣脱。

    当然,这时间杨涛把握的很好。哪怕是自己被挣脱开来,但是那冰寒的气息,依旧轰击到了柳生大郎的后背。

    哼!

    柳生大郎冷哼了一声,虽然他极力躲避,但是后背的肩头,已经出现了一个一厘米深的伤痕。

    可见,他得到的,仅仅是力量和度方面的能力。在防御之力方面,并没有那么的显著。

    碰!

    柳生大郎的本体,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他恼怒的来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一双拳头,狠狠的朝着对方轰击过去。

    而这时候,中年男子,原本迷茫的双目,刚好恢复了清明。看到柳生大郎到来的攻击,男子微微一愣!

    “你做什么?”

    惊呼的同时,男子双手法决不断的变化,身上顿时再次冒出了一阵冰寒的气息,阻拦对方的这次攻击。

    咚咚咚!

    抵挡是抵挡住了,但是中年男子闷哼了一声,身体不断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他胸口气血翻腾,面色潮红。

    仿佛下了很大的努力,才讲口中的甘甜,压制下去。

    “该死的,刚刚是怎么回事?”

    男子微微一愣,有点不明白,刚刚到底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才略微感觉迷糊了一下,柳生大郎就朝着自己轰击而来。

    “呵呵,山木,看样子,你要下去了。”

    石田一野挪了挪那略微肥胖的身体,对着一边的山木大朗淡淡的开口道。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刚刚中年男子的神态,猜到了什么。

    “当然,如果这样的灵体你都不想要的话,那我也不介意,临时去祭练一个式神,毕竟,这样的灵体当做养料,那可是太完全了啊。”

    石田一野继续开口,眼中划过了一丝贪婪。三人显然是注意到了刚刚男子的表情,同时,他们仿佛看到了其他不同的东西。

    仿佛杨涛暗中放在中年男子身上的怨灵,已经被三人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般。

    “看样子,你在洛泊集团那边放的东西,被这小子给夺去了。”

    徐柏微微一笑,若有所指的开口。

    “哼。”

    山木大朗冷哼了一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随即一仰头,一口喝掉之后,这才起身。

    走到桌子的旁边,拿起了上面驾着的一把弯刀之后,这才缓缓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徐柏,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想听听,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你的目的,到底是云山,还是这杨涛?”

    在山木大朗离开之后,石田一野面色一凝,死死的盯着一边的徐柏。

    “我能够说,两个我都想要么?”

    徐柏慢慢悠悠的开口,手中依旧不急不慢的晃动着酒杯。

    “不!我不信,这次动作这么大,甚至联合了西方。牵制住了华夏筑基以上修为的人,同时还联合了红帮,这样的架势,仅仅是为了云山?我不信,你到底还有什么目的?”

    对方越是这样说,石田一野越是不信。如果仅仅是为了云山和杨涛,对方根本就不会动用这样大的手段。

    这次的计划,付出的东西,太多了!

    “呵呵,告诉你一些也可以。我们计划的重点,其实根本就不是华夏。你还记得这个么?”

    徐柏拿出了一个储物袋,放在了桌子上面。

    “这是……”

    石田一野微微皱眉,思考了一下之后,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这是,你们的级战士,能够动用储物袋?”

    “没错,是这个意思。华夏这方面,还是很可取的。而这一切,都是从一张丹方开始的……这次,我们第一集团,最为主要的目的,是实验!”

    “实验?!”

    “是的,你知道这些就够了。以后的,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的。你放心,我们第一集团的宗旨是什么,你也清楚,所以,我们是不会对自己人动手的。”

    最后的这句话,仿佛给了石田一野一颗定心丸。

    “是不会对自己人动手,但是我还不确定,我算不算你们所定义的自己人啊。”

    石田一野内心却是在不断的嘀咕,但是接下来,徐柏的话却是让石田一野完全打消了所有的念头。

    “当然,如果你不是自己人的话。你认为,我还会让第三个人,这样站在这里,听着我们谈话么?”

    “他知道了,他竟然能够看到。”

    石田一野内心惊颤,和山木大郎一样,石田一野自然有个贴身护卫。而且就隐藏在周围,他的护卫,很是特别,按理说,就算是修仙者的灵识,如果修为相差不是很悬殊的话,都不能够感受到才对。

    但是徐柏刚刚这样说,却是足够表明,对方已经确定,知道了自己护卫的存在了!

    “柳生大郎,你想做什么?”

    中年男子怒吼连连,而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巧的转轮。转轮上面,释放着一股恐怖的气息。

    那气息,过了凝气九层,直逼筑基期!

    “哼!”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出现,原本朝着中年男子攻击的柳生大郎,在瞬间调转了方向,冲着杨涛而来。

    而一边中间男子手中的转轮,也脱手而出,化为了一道乌光,轰击向杨涛。

    “白痴,你们认为,你们两人的传音,我会不知道么?”

    杨涛右手不断的挥舞,一道道水墙不断的从火焰的下方涌现出来,阻拦在了杨涛的身前。

    “山木大郎,徐柏,既然你们都还不出来,老子可没有时间和你们耗着了。小爷我决定了,直接杀过去!”

    “火泽,蔓延!”

    “山之符,给我出来。”

    杨涛狠,凝气八层的修为,被他努力装模作样的催到了极致。

    “哼,你杀个我看看?”

    一声冷哼,悠悠的从楼梯那边飘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