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红帮这次势在必得,所以希望你明白,这是大势所趋……”

    “大势所趋你个头哟!”

    杨涛撇了撇嘴,丝毫都不想听对方的废话。八一中?文? W㈠W㈧W?.㈧8㈠1㈠ZW.COM大势所趋,哼!来到华夏,作威作福么。

    不管是以前作为一个军人,还是此刻作为一个修仙者。杨涛都认为,人们的安宁,绝对不需要这样的势力来介入。

    “你……”

    中年男子皱眉,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朝着杨涛那边汹涌而去。

    “嗯?!”

    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同。因为此刻的杨涛,竟然没有丝毫的退却。哪怕是脸色,都没有变化丝毫。

    “这……这不可能!”

    中年男子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是内心却是已经开始不断的颤抖了。自己的气息压迫,已经到了凝气八层,甚至要过所有的凝气八层了,可是眼前的这杨涛,竟然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难不成,眼前的这小子,修为比自己都要高么?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只有凝气九层了。但是他的修为波动,一直没有扩散出来。莫非……”

    中年男子的灵识,一直都在杨涛的身边不断的徘徊。可惜,他依旧没有看出,杨涛的身前是如何。

    “杨涛是么?我想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红帮有多大的实力吧。”

    中年男子仿佛确定了什么,微笑着松了一口气之后,带着微笑,慢慢悠悠的开口。

    杨涛再次撇了一眼一边的角落,此刻反而有了兴致起来:“哦?你这是想要收买我么?”

    “我仅仅是想要告诉你一些真实可靠的信心罢了,我想你这样的强者,应该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

    中年男子听到杨涛这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厚了起来。在他看来,杨涛这话,已经表明他动摇了。

    他深刻的知道,修仙者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修仙者不是什么清高之人,而是一群,**更加巨大的人。

    他们的**,更加的恐怖和强盛。不管是追求长生,还是掌握更大的力量,这都是**的一种表现。

    “在华夏来说,我们虽然不能够一瞬间完全掌控,但是只要我们站稳脚跟就能够呼风唤雨,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就比如……”

    中年男子在慢慢悠悠的开口,不够他没有注意到,一边低着脑袋的吴用,却是面色无比的难看。

    因为他知道,男子想要说些什么。也明白,难道想要用什么来打动杨涛。可惜,对面的人是杨涛啊。

    正因为知道,所以吴用才明白,此刻杨涛看着中年男子,完全如同一个在看着一个小丑一般。

    “比如,你想要掌控权利,只要你一句话。你完全能够让所有人都听命与你,如果说,你不好判断这权利的大小。那我可以说,你可以相当于,这省城中的第一人。”

    中年男子看了看杨涛,现对方依旧没有表示,继续开口道:

    “又比如,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这不远处的云山。”

    咕咚!

    这话一说出口,现场很多人面色都古怪了起来。

    “该死的,这红帮的人,脑子都进水了么?”

    “混蛋,红帮竟然有这样的白痴。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和他们走的太近的好!”

    “猪一样的玩意儿,说这些有用么?省里的第一人,人家杨涛可是李家的人,说这些干嘛?云山,未来一百年,云山都是杨涛的啊。”

    那些深知杨涛身份的人,看着中年男子的目光中,多了一丝丝别样的东西。他们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内心却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只要这中年男子在,就绝对不要和红帮有任何的往来。

    “你需要的是资源,而云山里面有大把的资源。听说这云山有人已经惦记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和山木集团的人合作。到时候,大把的资源,都能够被我们所掌控。”

    “哦?!”

    果然,杨涛开口了。中年男子内心一动,在他看来,杨涛这是动心了。

    “我说,柳生大郎,难道你还不出来么?看着这个白痴说了这么多愚蠢的话语,难道你还能够坐得住?”

    让中年男子感到满脸涨红的是,杨涛竟然再次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的羞辱自己。

    更加让他没有感受到的是,随着杨涛的话语的出现,在楼梯那个方向,慢慢的走出来了一个身影。

    “柳生先生!”

    中年男子惊呼,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柳生大郎。

    这可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对方的波动,完全是凝气九层的存在。而且,柳生大郎所拥有一些特殊的东西,足够让中年男子畏惧。

    当然,那仅仅也是畏惧罢了。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手段,如果真的要一站,最后到底谁生谁死,还真不知道呢。

    “哼。愚蠢的猪猡!”

    中年男子被柳生大郎这样一骂,顿时傻眼了。

    “柳生大郎,你什么意思?哼,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那今天这事情,没完!”

    被杨涛骂也就罢了,但是记者又被一个小鬼子给骂了。中年男子顿时感觉,自己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

    “你难道不知道,杨涛背后有着华夏帝都李家?”

    仅仅是这一句话,中年男子就懵逼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刚刚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岂不是,太可笑了?

    “难道你不知道,云山目前就是杨涛的么?”

    轰隆!

    中年男子如遭雷击,内心冒出了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复。

    这算什么?该死的,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些,混账,太混账了。难怪刚刚眼前的小子,神色那么的古怪。

    明白了,现在全部都明白了。

    感情,自己刚刚,一直都是在被人当做小丑一般啊。

    轰隆!

    凝气九层的气息,没有丝毫的遮掩,瞬间爆了出来。

    “杨涛!”

    中年男子感觉自己的脸上,如同一团火焰在烧着。一阵阵的生疼,怒火,此刻已经无法再次压制了。

    “干嘛?刚刚可是你自己要丢人的,而且还和我说云山?你说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杨涛撇了撇嘴,看了看一边的柳生大郎。

    “我们应该也不陌生了,柳生大朗,难道山木大朗怕死了,不敢过来么?”

    挑衅,红果果的挑衅。并且,对于一边的中年男子,杨涛此刻再次习惯性的无视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