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开口,都这样的境地了,竟然还敢这样的大言不惭。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周围的人,看不下去了。刚刚接连被杨涛震撼,他们内心被说多么的痛苦了。此刻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可以挖苦杨涛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就是,我看你还是求绕吧。天说师兄的火焰,可是最为厉害的火焰。”

    “哪怕是真元,依旧都会被直接焚烧。到时候,你身体内部,都会被火焰遍布!”

    “痛不欲生,最后搞不好,整个人都会废掉。求饶吧……”

    所有的呼喊,都是一面倒的。他们仿佛此刻都出了一口恶气,一口刚刚杨涛不但的释放出真元之海,而给他们所带来的怨气,这一刻,顿时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文婷师姐,让你的未婚夫算了吧。”

    “就是啊,虽然他的真元之力浑厚,但是这无疑就是作死啊。”

    “师姐,他的潜力我们也看到了,可惜,毕竟没有筑基啊。”

    周围的人海声,一浪一浪的。果然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还这样好心好意的提醒李文婷。

    “可笑,难道你们没有现,此刻要求饶的,不是我么?”

    杨涛冷笑一声,指尖的那一串小巧的火苗。被杨涛随手一挥,顿时朝着前面的火海而去。

    “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

    “你没看错,他竟然在朝着火海中丢入火苗!”

    “天火师兄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我猜他一定不知道。”

    “天火师兄,天生就是为火焰而生的。任何的火焰,在他的面前,都是无比的温顺的。文婷师姐,这点难道你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的未婚夫么?”

    杨涛的动作,再次让周围的人沸腾了起来。而天火的脸上,带着一阵阵得意的微笑。

    如果说其他的,他还真的有点没底。但是杨涛竟然施展了火焰类的功法,这让他内心,再无半点压力。

    “难道你们天师道,最为在行的不是御雷之术么?”

    男子对着昌无血,似笑非笑的开口。

    “看吧,希望你等会还能够笑出来。”

    昌无血虽然不知道杨涛还有什么手段,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火焰,就能够打败杨涛的话,他昌无血是第一个不信的。

    碰!

    那团细小的火苗,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融入到了眼前的火海之中,很快,火海中的火焰,竟然再次茂盛了几分。

    一开始,仅仅是半人高的火焰,在这一瞬间,顿时化为了一人高。

    而且,周围的真元之海,此刻也开始慢慢的收缩了起来。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完全消失。

    可火焰之海,却是依旧在虚空之中,燃烧着。

    “哈哈哈……收回了也没用。”

    “还是求饶吧,收回了,难受吧?”

    “这样的情况,你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

    周围的弟子,自此出了一阵阵的嘲讽。不过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此刻的天火,面色突然苍白了几分。

    无数的火焰,这时候也开始出现了变化,一个巨大的火焰之球。不断的汇聚起来,但是让所有人都看不明白的是,那火焰之球,竟然是在天火的周围不断的凝聚。

    慢慢的,天火的身影,顿时被火焰吞并,围困在了中间。

    “这是什么法决?”

    “天啦,真厉害,这样的法决,一定很强大吧。”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过这个法决呢?”

    有人开始迟疑了起来,不知道眼前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管他了,天火师兄的法决,难道你一个凝气九层的人就完全知道么?”

    而天空上面,男子的面色再次沉了下来。

    他当然看出了不同,最起码,此刻要遭殃的,绝对不是杨涛。

    “现在,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招式么?”

    可接续下来杨涛的话语,那风轻云淡的姿态,略微慵懒的声音,让周围的人齐齐一震。

    这节奏,不对呀。

    杨涛没有什么事情生,就算是难受的模样,都没有展现出一丝丝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这法术……”

    有人想到了什么,但是后面的话,他不敢继续了。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说,眼前的一切,并不是天火师兄弄出来的。

    而是,眼前的这个男子的杰作么?

    他们惊慌了,恐惧了!对方明明是凝气九层的修为,如何能够辗压筑基期的天火?

    “你……你这到底是什么火焰?”

    天火面色无比的阴沉,他不是没有想过,要直接反抗。但是让他感到悲哀的是,不管自己如何动用火焰的力量,只要一出现,就被外面的火焰给吞噬掉了。

    所有的火焰,都是这样!

    这种无力感,让天火感到毛骨悚然。

    而且,一开始,明明是那一串小小的火苗。竟然在几个呼吸之后,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这杨涛,到底是动用了什么法决。

    天师道,难道不是御雷之术才是最为厉害的么?这火焰相关的,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恐怖了?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手段的话,那就这样吧。”

    杨涛撇了撇嘴,显然对于这一切,没有丝毫的作用。

    “现在,你认输了么?”

    昌无血带着得意的微笑,对着身边的男子,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那意思很明确,既然是输了,那就把东西拿来。

    “不!我还没有输!”

    一阵巨大的风,突然出现。从火球之中,朝着外面而来。

    在这股飓风之下,周围是火球,顿时朝着四周飞散开来。

    “哗啦!”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尤其是宗门之中的弟子,此刻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生疼。

    甚至,有很多人都微微低下了头,不敢抬起来。

    丢人,太丢人了!

    此刻天火的手中,已经拿着一把扇子模样的法宝了。

    说好的,开始你只动用凝气九层的修为。可是呢,很快就筑基了。

    说好的,不用法宝和灵符的。但是现在呢,你竟然又主动拿出法宝来了。

    “杨涛,你足够我动用所有的手段了。来吧,尽情的一战吧!”

    天火怒吼,浑身上下释放出来了一阵阵彪悍的气息。

    “你们宗门的人,还真是……”

    昌无血都懵逼了,被天火的无耻给镇住了。一个人,怎么能够无耻到这样的程度……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