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天空上面,和昌无血站在一起的男子脸色微微一愣。??  八一?中文 W㈧W?W?.?8㈧1?Z?W㈠.COM随即再次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嘴角更加是挂上了一丝莫名的微笑:

    “看样子,这小子和你一样,是药峰的人。这是灵药决吧,呵呵,就是不知道,他如今修炼到了什么地步了。”

    “河么?即便是这样,那也不能够弥补筑基和凝气之间的差距啊!”

    男子自顾自的开口,在他看来,认为杨涛有着化河的能力,都已经是很高看了。毕竟,昌无血这样的天骄,也才看看化江罢了。

    当然,男子的双眸深处,划过了一阵阵的嫉妒。灵药决这样的功法,哪怕是他,都是无比渴望的。

    “是么?你只要不要忘记刚刚自己所说的赌注就好。”

    此刻的昌无血,嘴角完全挂上了一阵阵戏虐的笑容:这个小混蛋,完全就是一个变态。河?特么完全是真气之海啊。

    等会,等会你你小子不要被这小变态下的掉下去的好。

    当然,昌无血有点懊恼的想着。为什么不能够用法宝呢?他可是吃过杨涛那白玉丹炉的亏,如果能够动用的话,完全不用这样的麻烦,那小子挥挥手,就能够横扫一大片啊。

    “呵呵,是么?”

    男子显然认为昌无血在硬撑,嘴角的笑容更加的浓郁了。

    “这是……”

    周围的人,再次出了惊呼。

    因为天空上顿时被一层真元给笼罩了起来。

    “灵药决,天师道这觉果然神奇。”

    有人认出了杨涛此刻的状态,出了一阵阵的感慨。

    无数的真元之力,直接幻化出来,一波接着一波,如同汹涌的黄河一般,滔滔不绝。

    天火面色围边,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够释放出真元之河来。

    “哼,即便是这样,那也是不够看的。”

    略微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内心之后,天火再次冷笑,打算直接让杨涛知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察觉,到底有多么的远。

    轰隆!

    天空都震动了起来,滔滔不绝的真元之河,在瞬间竟然再次加。整个天河,完全被一条巨大的大江给掩盖。

    “真元化江,昌无血,这杨涛在你们天师道,到底是什么身份?”

    昌无血身边的男子,此刻再也没有了开始的镇定自若。双目中,带着一丝丝的骇然的神光。

    在天师道,能够做到这点的,绝对没有几个。哪怕是自己身边的昌无血,也最多做到这样的程度吧。

    “现在,你要认输么?”

    昌无血冷笑,压根就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化江?等下还有你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下面的那小子,能够把那个小变态,逼迫到什么境地了。

    “哼!昌无血,你未免也对那小子太过自信了吧。”

    男子冷哼一声,他虽然不爽,但是却没有否仍。此刻杨涛所表现出来的一切,让他内心已经不平静了。

    自信?该死的,老子自己都被这小子给教训了,能够不自信么?

    昌无血翻了个白眼,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

    “大江?!”

    天火一愣,周围的人齐齐一懵!

    这……竟然是大江,天师道的灵药决,竟然修炼到了这样的地步。这,未免也太恐怖了一点吧。

    “我说了,还是动用你全部的实力吧,要不然,你没机会的。”

    杨涛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慵懒。对面的天火虽然是筑基期的存在。但是也才筑基没多久,如果真的要和自己鄙视,没有真本事,那可是不行滴。

    “哼,杨涛,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够……”

    轰隆!

    天火面色微微泛白,语气中,带着一股子不服。但是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再次被打断了。

    整个空间,仿佛都震动了一下。远远望去,整个山峰的下面,此刻出现了一团巨大的朦胧的真元。

    那真元,磅礴如海。远远看如,如同是有着一片海洋,直接淹没了整个山峰的山脚部分。

    这真元之海的出现,引动了整个宗门的注意。

    “这……真元之海!”

    男子猛然的转头,死死的盯着一边的昌无血。哪怕他自己看到了,也想要听到一个结果。

    竟然有人,直接修炼到了灵药化海诀!该死的,这杨涛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这杨涛,到底是什么人?”

    男子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齿,慢慢的吐出来。

    “这重要么?”

    昌无血内心别提多畅快了,刚刚男子的表现,他可是完完全全看在眼里。差点,还真就差点,对方就控制不住自己脚下的飞剑,直接掉落下去了。

    哪怕是这样,他的身形都剧烈的晃动了几下,露出了窘态来。

    “你……”

    昌无血是摆明了想要让自己难堪,男子面色露出了一阵阵的温怒。

    “不过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毕竟,功法上的两个层级的推动,还是有区别的。”

    “千万不要自己再打自己的脸,所以,我劝你还是少说话。”

    昌无血的话,差点让男子直接喷出一口血来。这丫滴,有这样说话的么?太不讲究了。

    “你!你很好,我刚刚还真是小瞧了你了,既然你再三强调,那我就成全你。”

    太火面色微白,无奈直线,完全展现出来了自己筑基期的实力来。没办法,对方的真元如海,明显的要压制自己。

    “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

    天火再次猛然的踏出了一步,脚下的火焰,立马朝着四周扩散开来。瞬间,他的火焰就燃烧到了杨涛的真元之海。

    “其实,不管你有多么浑厚的真元,都不应该这样自大的弄出来。因为,这完全会被我,直接焚烧掉!”

    哗啦~

    烈焰横空,周围的真元,仿佛被火焰缠上了一般。哪怕依旧是幻化出来的真元之海,在这一刻,依旧瞬间被火焰蔓延。

    “无血啊,看样子,我们打赌的结果,就要出来了。”

    看着下面的火海连天,男子嘴角再次划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嗯,我看也是。”

    昌无血淡淡的开口,语气之中,却是没有丝毫的压力。

    “你就这点本事么?”

    杨涛的手中,已经开始捏出了一个法决。在指尖,有着一串小巧的火苗,在不断的生腾……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