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人?!”

    这口气,李文婷都有点忍不住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相信我。”

    杨涛微微回头,对着李文婷给予了一个让对方放心的笑容。

    “嗯!”

    李文婷用力的点了点头,但是体内的真元,已经在涌动。如果杨涛待会真的出现什么问题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放肆!”

    天火再次朝前迈出一步,从他的脚下,猛然传出了一道火焰。随着天火的移动,火焰也开始不断的移动。

    至始至终,都停留在天火的脚底所在的位置。这是一种对火焰的控制能力,让周围无数的人,都倒吸了几口寒气。

    “果然是师兄,竟然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

    “这一手,我以前在师尊哪里看到过,但是哪怕就是我师尊,都不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啊。”

    “你的师尊,不都已经是筑基中期了么?”

    听到这些谈话,周围不断的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之声。天火此刻表现出来的修为,足够的惊艳。

    “天火么?可惜……”

    杨涛撇了撇嘴,眼神由一开始的好奇,慢慢再次化为了平淡。自己对于火焰的掌控,根本就不是对方能够相比的。

    最起码,火泽一出,眼前的这些火焰,绝对要臣服!

    “我早就在你来之前,就放出了话了。我们就比修为和功法,不比法宝和其他的灵符,这样,我也不会占你便宜。我就是要在最公平的角度告诉你,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么的巨大。”

    无数的真元,慢慢的释放出来。

    即便是天火说了,要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在凝气九层。和杨涛一样,但是他的体内早就已经不是真气,而是真元。

    仅仅是这一点,其实就已经不公平了。

    “放心,哪怕我此刻体内是真元,但是……”

    碰!

    “什么?!”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竟然也全部都是真元之力!”

    天火那自傲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瞬间就凝固住了。让他话语卡住的,恰恰是对面,杨涛此刻所完全释放出来的真元波动之力。

    没错,不是真气!

    而是和自己一样,真元波动!

    “竟然九成九都是真元了,杨涛,看样子,你还真是有点本事啊。”

    不得不说,此刻杨涛所展现出来的波动情况,确实让天火震惊了一把。就算是周围其他的弟子,此刻也惊恐的看着杨涛。

    看样子,这个文婷师姐的未婚夫,似乎也不是开始看到的那般的不堪啊。

    “我说了,没有那个必要。你动用你所有的修为吧!”

    杨涛再次开口,但是话语中的内容,却让周围很多人都感到脸上一阵阵的火热。对方刚刚开始,竟然不是说大话,而是有这样的底气。

    最起码,九成九都转化为了真元之力,这个事实,就能够让绝大不问的人都闭嘴。

    但是杨涛此刻的话语,依旧让很多人感到了不满。

    就算你有这样的真元之力,但是依旧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似乎也太目中无人了点。

    凝气九层就是凝气九层,难道你真的认为,就能够和筑基期的人一较高下了么?

    荒谬,太荒谬了。

    此刻,所有人看着杨涛的眼神,都变了。

    他们都认为,杨涛是一个自大的人。而且极其的自负,面对一个筑基期的高手,没有应该具有的警惕,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的大放阙词。

    他们不认为,这样的人是文婷师姐的良配。

    而此刻的李文婷,已经抬起了头。俏脸红润,美艳的不可方物。此刻她的双眸之中,却是有着明亮的光芒。

    和所有人不同,她内心却和其他人的想法,完全相反。因为她了解杨涛,既然杨涛都这样开口了。那就确定了,这个坏人,一定有绝对的自信。

    现在,李文婷甚至都有点替对面的天火担忧了起来,万一坏人下手太重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呀。

    如果周围的弟子,知道李文婷的想法的话,恐怕会疯狂的认为,果然爱情是盲目的吧。

    而就在这时候,天空上方,再次划过了两道光芒。

    “无血兄,我刚刚可是得到的传讯,说你们天师道的弟子很厉害啊。凝气九层,就要挑战筑基期的存在。呵呵……可是据我所知,在你们天师道,凝气期的天骄似乎就只有无血兄你了吧。”

    光芒之中,有着一个一身白袍之人,而另外一个,却是昌无血。

    昌无血脸色不怎么好看,这次过来,他是来找这个熟人帮点忙的。但是没有想到,这货竟然也筑基了。

    而且刚刚所有的谈话,这混蛋不断的埋汰他。让他早就有点受不了了,现在倒好了,听到有天师道的人,过来和筑基期的人一战。

    搞笑,这不是太搞笑了么?

    凝气和筑基,有多么巨大的差别,昌无血自己不是不知道,天师道的名声,怎么能够就这样的被败坏?

    但是,来到近前,看到眼前的人之后。昌无血双目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他的一双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中掉出来了。

    “该死的,是这个变态?”

    昌无血内心一顿,原本还想去教训教训的心情,立马就收起来了。

    “嗯哼!”

    昌无血故意清了清嗓子,对着身边的人开口道:

    “我看,你还是让你的那师兄弟,直接动用筑基期的修为吧。要不然,待会可能会很难看。”

    这神态,完全是一副善意的提醒。

    但是对方可不这么认为,这完全就是看不起自己宗门的意思啊。你以为每个人都是你昌无血么?

    哪怕就是你自己,恐怕也不能够定论,完全可以压制筑基期的存在吧。

    “无血兄,你这话我有点不爱听了。要不然,咱们就打个赌,如果你们宗门这弟子赢了,那你刚刚提的要求,我完全无条件同意,如何?”

    “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的好。”

    昌无血微微一愣,内心顿时狂喜了起来。但是脸上,依旧是无比严肃的开口。这模样,在对方看来,完全就是举棋不定,强撑的表现啊。

    “呵呵,怎么?难道无血兄这修为没有突破,胆量也变小了么?”

    “哎,既然这样,那就赌了吧。希望你不要后悔!”

    昌无血故意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带着一阵幽怨的口气,这才同意了下来。

    “杨涛,你先动手吧。”

    一而再的被轻视,天火内心憋着一股子怒火,不过为了等会让杨涛自己没有话说,他此刻依旧在忍!

    “算了,反正等会你也会自动展现出来,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了。”

    杨涛真心有点不耐烦了,再次踏出一步。这一步之后,风云变色,天空之中,原本的颜色,突然消失……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