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啊!”

    闻到这丹香,王华瞬间浑身毛孔都张开了,云本体内那枯竭的丹田,出现了一阵阵轻微的刺痛。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小子,这次真的感谢你。”

    梦寐以求的东西,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握在自己的手中。王华再也安奈不住,随即盘膝,倒出丹药,吞入嘴里。

    “该死!”

    看着眼前的一切,太子内心猛烈的抽动了起来。难道说,这丹药能够让王华恢复。

    “这不可能,王华都多少年了,根本就没有恢复过来。我原本以为,只有青木丹才能够让他再次恢复,可是……”

    太子眼中不断的有寒光闪耀而过,他不能够冒这个险。如果王华恢复过来,凭借着那堪比筑基的修为,自己的所有谋划,全部都会成空的。

    “可恶,杨涛!杨涛!一切都是你,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有你。”

    太子的拳头,捏的很紧,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憎恨一个人。但是面前的杨涛,却恰恰是一个这样的人。

    “我有凝气六层的修为,可是还感受不到眼前杨涛的强大。该死的,难道一定要逼我么?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以后都会很麻烦啊。”

    浓浓的不甘心,在太子的内心不断的蔓延。他有手段,能够让自己的修为段时间内提升,哪怕是有后遗症,他都不害怕。

    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以后他的处境,就很被动了。

    因为那些东西,不是他所在的家族和宗门的。或者说,不是华夏的。这样,他的身上,就会背上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些东西,足够让华夏对他充满仇视。

    “太子,我想,我们需要好好的谈谈。”

    杨涛淡淡的开口,双目却是没有离开太子分毫。

    “杨涛,这是你逼我的。”

    太子咬牙,内心已经下定了决心。

    “今天在场的人,都要死!这些人,都会记在你的头上。是你,让他们受到牵连的。”

    他已经决定,要动用那东西;他下定了决心,要在王华恢复之前,干掉所有人。包括王华!

    青木丹方,他也要得到,所有的人,也都要杀掉。

    “太子……太子……”

    肖世水内心焦急了起来,他和刘天风两人顿时慌乱了。自己过来,可就是想要泡妹纸的呀。

    怎么好好的,也要把命也搭进来。

    “太子,我们愿意做你的一条狗,不要啊……”

    刘天风更加的不堪,在看到杨涛到来之后,他内心就惧怕无比。不过开始还能够依靠太子,所以他没有太过失态。

    但是现在,他胆颤了。自己也要死么?太子刚刚那话语充满了杀气,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闭嘴,两个垃圾。”

    太子很是不屑,不耐烦的一挥手,两道真气随手而出,轰击到了两人的身体,让两人横飞出去,撞击到墙壁上面,瞬间昏迷。

    “以前你有人在身边保护,都不能够那我如何,现在?你认为你还能够翻出什么浪花么?”

    杨涛轻笑,这笑容中,带着无尽的嘲讽。

    “哼,是么?你认为你的修为比我高,就完全把握了局面么?”

    太子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巧的瓶子。瓶子呈现透明的颜色,可里面装着的,却是猩红的液体。

    那东西,仿佛是血液。

    啪!

    瓶盖被打开的瞬间,杨涛就已经确定了。那就是血液,而且,杨涛还能够确定,那是属于什么的血液。

    “你不会告诉我,你要用这个吧?”

    杨涛面色极其的古怪,因为这血液,他一点都不陌生。贝克身上多的是,他曾今也很好奇的研究过。

    血族的血液!

    太子手中如今拿着的,就是这血液。

    “哼!你会知道,我的厉害的。”

    太子笑了,他的笑容,无比的残忍。

    “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会成为我提升修为的原料。哈哈哈……”

    他自己也清楚的明白,吞下这东西,自己就会被华夏所抛弃。哪怕是道体,他都不能够多想,可是那又如何,他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额~你确定,变为恶心的血族,就能够让你拥有和我对抗的能力?”

    杨涛的话语依旧是那么的风轻云淡,在他说出这话的同时,太子面色再次一凝。

    “你……竟然知道这东西!”

    不过下一个瞬间,他没有丝毫的顾虑,直接仰头,喝下了那瓶血族的血。

    吼!

    一声愤怒的嘶吼,从太子的喉咙中挤出来。他的身体,在快的生转变,犬齿在不断的生长,食指的指甲也开始变得坚硬起来。

    咚咚咚……

    尤其是他的心脏,跳动的越的有利。如同一面大鼓,在不断的轰击着。每一个细胞中的能量,都在生了改变……

    “这感觉……真好!”

    杨涛一直都没有动手,而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太子,慢慢的生所有的改变。

    “完事了么?那就告诉我,异能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有什么计划,目的是什么。”

    “哈哈哈……可笑,你还真是可笑。现在,你应该要关系你自己的性命吧。我的手指,能够轻易的划开你的喉咙。”

    太子怒极而笑,对着杨涛,舔了舔自己的红唇;此刻,他渴望鲜血!

    “白痴,我能够告诉你,血族在我的眼中,就是个渣渣么?他们最大的作用,就是给我当试药的试验品罢了。”

    杨涛不屑,挥了挥手,指尖有着闪闪的光芒晃动;随着杨涛不断的动作,临空之中,出现了一张符箓的轮廊。

    一阵阵厚重的气息,缓缓的出现在了整个大厅上空。

    “哼!”

    太子不屑的冷笑,但是他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现在脸上,瞬间就凝固了。

    “该死,你这是什么?”

    他惊慌失措,因为自己此刻仿佛深陷泥潭,原本应该具备的极,此刻却不能够展现分毫。

    甚至,他感觉,自己哪怕是抬起脚步,都变得千难万难。

    “还不说么?”

    杨涛手中的动作没有停止,但是声音之中,却充满了寒意。

    “哈哈哈……杨涛,既然都这样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必要顾忌了。此刻的我,拥有凝气七层左右的实力,竟然还被你压制。可惜,我还有手段!”

    太子冷笑,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小巧的瓶子。

    “你。该死!”

    看到这个瓶子,杨涛双目中出了几乎如同实质的寒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