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

    王华想要惊呼,但是突然脑海中划过了一道亮光:既然杨涛能够在这样的时候,还提出自己的事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那也就是说,这小子有绝对是自信,能够摆平眼前的一切!

    “混蛋,如果我出事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就算是变成鬼,也要在文婷的梦中托梦,说你的坏话。”

    “不管怎么样,都是你的不对……”

    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都呆呆的望着一边埋着头,闭着眼,身体带着一丝丝的哆嗦,嘴里还在不断的大声抱怨柳如絮。

    至于那刀气,在柳如絮身前五米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消散了。仿佛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道作用,被打散了。

    “杨涛,你个混蛋,你不得好死。告诉你,就算我做厉鬼……我我我,我也要缠着你……你个负心汉……”

    柳如絮越抱怨,似乎就越来劲。等到足足过了好几个呼吸之后,柳如絮都感觉自己有点口渴了,才反应过来。

    “咦?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已经死了么?”

    怀着忐忑的心情,柳如絮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

    “我这是灵魂么,刚刚那刀气那么的恐怖,我的身体一定被破开了一道口子吧。哎~肯定丑死了,我还是不要看的好。”

    “不过,我现在也是灵魂了。那看看那混蛋总可以吧!”

    最后,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之后,带动着眼皮,拉开了眼帘。

    “嗯?!果然,大家都这样的看着我。一定是被我惨状给吓到了。”

    想到这点,柳如絮就有气。她撅着小嘴,鼓着红腮,豁然的起身;双手叉腰,朝着杨涛迈步而来。

    甚至,她因为和杨涛赌气,都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都在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可恶,这家伙竟然还看着我这边。难道是因为可惜么?哼,后悔了吧。你个混蛋,哪怕是你没本事救我,呼喊一声也是好的呀。”

    望着杨涛的目光,柳如絮突然有点不忍心了起来。她此刻已经开始微微冷静了下来,好歹,她认为自己已经死掉了。

    此刻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够让对方看到呢?!

    “咳咳……你打算干嘛?”

    杨涛和周围其他人一样,纳闷的看着柳如絮,看着对方时而愤怒,时而忧愁,时而纠结的模样,他也懵逼了。

    “吓?!”

    柳如絮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猛然的朝着后面跳出了一步。警惕的看着杨涛,内心带着一丝丝的小惊喜。

    “你你你……你能够看到我?!”

    如果杨涛能够看到自己,那岂不是能够和他来一段人鬼情未了?这样的话,相比文婷更加的不会多说什么吧。

    如果杨涛能够知道柳如絮的脑洞,他估计此刻也不知道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吧。

    “为什么看不到?我又不瞎。”

    杨涛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显然依旧不明白对方这是在什么疯。续而转头,翻手拿出了一个玉瓶,放到了王华的身前。

    “可恶!杨涛,既然你有本事,那就一战!”

    太子脸色涨红,胸口怒火焚烧,这个可恶的小子,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的攻击。看样子,这段时间过去,杨涛也有了其他的手段啊。

    “哼!”

    太子不在废话,挥手就是一道刀气,再次对着一边的柳如絮轰击而去。

    “什么?你也能够看到我!”

    柳如絮下意思的朝着杨涛这边一跳,双手死死的搂住了杨涛的胳膊。

    “触觉?!”

    下一个瞬间,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的朝着一边自己所在的地方望去。

    “空的?!”

    随即低着头,看了看自己。

    “啊!”

    已经尖叫,在杨涛的耳边猛然的炸开。

    “丫头,你就不能够消停点么?你刚刚到底是在干嘛?”

    杨涛没好气的皱眉,也没有见他有什么动作。那刀气来到身前五米的位置,再次无声无息的消散开来。

    “我……我没事,就是害怕……害怕!”

    柳如絮顿时俏脸通红,不是因为和杨涛这样的亲密接触,而是因为刚刚自己的想法……

    天啦,自己刚刚还认为自己已经死了。还好没有出什么大的洋相,可恶,都是这混蛋,为什么不提醒自己?

    柳如絮根本就没有去想,刚刚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想到自己在想什么。

    “真的……真的?”

    王华双手都在颤抖,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甚至,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东西的真实性。

    “哈哈,华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杨涛微微一笑,然后慢慢的抬起了额头,把目光朝向了身前的太子。

    “太子,刚刚你们的谈话,我也知道了一些。”

    说道这里的时候,杨涛特意朝着王华看了一眼。

    青木丹方,那可是和闰土丹方一样的东西。难道说,五行宗的传承有一部分,在王家?

    “而且,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曹兰部长,出现了一些意外。”

    杨涛所有所指,特意开口说了这话。同时,他的灵识在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太子的一举一动。

    不管是心跳,还是血液的流动度,修为的运转快慢。所有的一切,杨涛都在死死的监控着。

    “哼,果然!”

    就在刚才,太子的双眸微微收缩了一下。虽然他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可依旧没有逃过杨涛的灵识。

    “又知道青木丹方,而且还知道兰姨的事情,太子,你果然做了一些不能够容忍的勾当。”

    杨涛内心已经有了决断,双目死死的盯着太子,轻声的开口:

    “华哥,你让周围的人都离开吧。自己也可以服用丹药,我会为你护法的。”

    不用王华开口,周围的人都很识趣的朝着门口而去。仅仅是面对的是太子,加上刚刚杨涛说的曹兰两个字,他们都能够敏锐的嗅到,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

    他们此刻深知,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的准则,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

    “太子,看样子,你已经犯下了大的过错。你的修为能够这样逆天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升,应该也用力某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吧。”

    听着杨涛这大义凌然,义正言辞的话语。一边的王华,差点一个顿挫,站立不稳。对着杨涛,丢出了一个狠狠的鄙视的眼神:

    “你个小子,还好意思说别人?你小子此刻的修为,老子都看不透,最起码凝气六层是有了的。那你自己到底算什么呢?”

    王华看着周围的人离开的差不多了,慢慢的扒开了瓶塞,一阵阵丹香,瞬间从里面弥漫了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