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

    “师兄!”

    “主人!”

    杨涛这动作,让三人齐齐惊呼了起来。八一??中文 W=W≠W=.≤81ZW.COM贝克满脸瞬间被惊恐所替代,虽然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是刚刚张胖子的表现,他可是完完全全看在眼中的。他很想反抗,可惜,他自认为自己没有那样的能力。

    最为让他感到无力的是,杨涛手中那小巧的雷霆之力凝聚成的小球,竟然直接进入到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该隐啊,难道我就要这样的回归你的怀抱了么?哎,好想念这两个月的时光啊……”

    贝克甚至已经开始做临死前,对自己这一声的怀念了。

    “啊,如果我不享受这两个月,说不定自己就不会死的这么早呢?”

    无数奇怪的念头,在这一瞬间,统统的从贝克的脑海中冒了出来。他甚至懊恼的想着,要是自己一直不屈服,是不是杨涛就不会这样对自己,反而会更加的看重自己呢?

    “啪啪!”

    “喂!”

    随着一阵阵脸蛋的疼痛,和杨涛的声音在耳边的传来,贝克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了现实。

    “小蝙蝠,你干嘛呢?这东西,我只是觉得,藏在你的心脏旁边,才是最保险的。哪怕这东西有反应,你的血气也能够遮掩一二。”

    杨涛慢慢悠悠的开口,无比诧异的看着贝克,不知道刚刚这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

    “啊?主人,那你是……”

    贝克一听,顿时就醒悟了。感情自己不是要挂掉了啊,汗!刚刚还真是吓死了,不对,既然这次没有挂掉,那自己以后一定要坚定不移的听从这魔头的话。

    嗯!最起码,在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干翻这魔头之前,不能够在有其他的心思了。

    杨涛不知道,自己刚刚的动作,竟然会让贝克有这样的念头。如果知道的话,搞不好杨涛还会继续来几下。

    “刚刚不是说了么?你自由了,你可以到处溜达,当然,只能够在华夏内部。并且你只能够去找那些传教士,如果遇到这东西有反应的话,记住那个人,回来告诉我。”

    杨涛用手戳了戳贝克心脏的部位,无比严肃的开口道。

    “真的么?你放心,主人,我绝对会好好的完成这项任务的。但是你知道……”

    贝克双眼放光,脸色却是露出了一阵阵为难的神色。

    “我是一直小蝙蝠,而且还是要吸血的那种。这华夏这么恐怖,要是万一……”

    “行了,知道了,胖子。”

    杨涛挥了挥手,他哪里不知道这小蝙蝠想要什么。

    “给你,这里面的丹药,足够你用好几个月了,如果不够了,提前过来。还有,带着这玉简,你看不懂,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修仙之人,拿出这个,他们就知道你是我天师道的人了。”

    张胖子递过了一个玉瓶,和一块玉简。玉简上面拴着一根绳子,方便贝克自己挂在脖子上面。

    “嗯嗯,谢谢胖爷,那个,我这人修为地下,要是万一……”

    贝克嘴里如同抹了蜜糖一般,脸上陪着笑脸,不过一双眼睛却是朝着胖子手中的灵符望去,那意思,太明显了。

    “嗯哼,诺,给你!”

    张胖子小眼珠子一转,不屑的撇了一眼贝克,接着一挥手,一踏灵符直接对着对方甩了出去。

    那些,都是一些凝气七层一下的灵符,对于此刻的张胖子来说,已经没有太多作用了。

    当然,张胖子还特意给了两张凝气七层以上的灵符给贝克,这样好歹也算是有点底牌了。

    “谢谢胖爷,您真是太慷慨了。”

    贝克大喜,他可是深刻的知道,自己不能够贪多。能够弄到这么多,段时间内,完全足够了……

    杨涛再次交代好一些事情之后,收拾了一下,径直下山。不过在要出山门的时候,杨涛眼珠子一转,双手对着天空一挥。

    顿时,天空中的白云,在杨涛已经差不多完全凝聚成真元的作用下,立马汇聚起来:

    “堂主,我回来的时候,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不仅仅以大欺小,而且还是个十足的小气鬼。”

    长长的一窜文字,完全由白云组合而成,在杨涛的特意控制下,还不断的在天师道的上空游走了起来。

    当然,弄完这一切之后,杨涛没有多留那么一刻时间,瞬间脚底抹油,立马开溜。

    轰隆!

    “我靠,真小气。”

    感受着整个天师道仿佛都出现了一阵阵细微的震动,杨涛内心暗自庆幸了起来。还好自己溜的快,要不然,还真不知道那小气的执法堂主,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下山之后,杨涛这才记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从自己的储物袋角落之中,翻出了自己的手机。

    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充好电,打算利用路上的时间,看看这段时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那小蝙蝠有出去了吧?”

    如果杨涛还在自己的洞府的话,一定会感到万分的惊讶,因为此刻,执法堂主正在自己的洞府前,而张胖子却是恭恭敬敬的在一边站着。

    “那个族老,已经送出去了。”

    张胖子的带着讨好的笑容,对着执法堂主回答道。

    族老?!没错,执法堂这样重要的地方,自然是张家人为主的。这点,只要是杨涛稍微想想,也能够猜的出来。

    “好,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道峰上半部分,直接开始所有阵法,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执法堂主说完这话之后,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帝都,钓鱼酒店。

    “我知道了,这次事情有点古怪,但是我们有能力,不用害怕别人多说什么的。再说,对方是小鬼子那边的人,我相信,官方还是会相信我们这边多点的。”

    陈霞挂了电话,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洛泊集团这段时间的壮大,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但是让陈霞没有想到的是,小鬼子这段时间,又开始不消停了。

    云山总部那边,山木集团突然有个强势的人过去,最让陈霞感到不解的是,对方竟然直接说自己这边侵权了。

    这不,自己都要过来帝都这边法院处理。

    “涛哥,这次的事情,虽然麻烦,但是我会处理好的。”

    习惯性的,陈霞打开了邮件列表,她每天都会总结下自己的工作内容,到杨涛的邮箱之中。

    “嗯?这样说的话,陈霞也在帝都咯?肖伟竟然也回到了肖家,还真是……”

    而杨涛此刻,正在飞机来往帝都的飞机上面,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