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在第一时间,就微微抬起了脑袋,目光穿过了眼前的昌无血被贝克,望向了高处那个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那是一个长相无比魁梧的汉子,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模样,还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

    不过在杨涛看到对方的瞬间,内心剧烈的抽动了几下。一股无形的压力,伴随着一阵阵危险的气息,瞬间朝着自己袭来。

    最为恐怖的是,在杨涛这样的人眼中,此刻那壮汉的周围,有着一个巨大的灵气轮盘。

    周围无数的灵气,在不断的进入轮盘之中,被快的吞噬掉。可是没过一定的时间,从轮盘之中,也会吐出一股股灵气来。

    “假丹期?!”

    杨涛骇然,对于眼前的情况,他并不是头一次看到。早在当初,那白衣女子,接走李文婷的时候,从白衣女子的身上,也看到了同样的骇然的景象。

    “哈哈,那个啥。你们要打架就快点啊,尤其是杨涛,老子找你还有事,不要让老子等久了。”

    周小壮一开口,刚刚给杨涛带来的那憨厚的感觉,瞬间就化为乌有。同时,杨涛还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主人,这人可是周小壮护法!”

    贝克急忙在一边献媚道,他深信,自己说出这些之后,杨涛能够知道对方的身份,同时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衷心。

    “闭嘴。”

    看着贝克这嘴脸,一边的昌无血可不乐意了。你丫滴,刚刚还在暗中传音来着,现在倒好,这样的去抱大腿,老子的传音你也不回了。

    哼,等老子搞定这小子之后,回去一定刚要用最最最痛苦的毒药,好好的修理你。

    “杨涛,如果你害怕了,或者还没有准备好,那就说句话。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要要回这只血族,你都可以来找我。”

    昌无血傲然的开口,这种傲然,和方不问的不同。他是以强大的实力基层,而释放出来的。

    “既然这样,那你出手吧。”

    杨涛撇了撇嘴,内心却是在想着,那周小壮到底找自己什么事情。貌似自己,和对方没有什么交集吧?

    难道说,是周小壮想要找自己炼药?不过也不对呀,自己的炼药到底有多厉害,自己都不清楚,对方怎么会清楚?

    人家可是假丹期的大高手,杨涛不认认为,一般的丹药,对对方有什么吸引力。

    “哼,你还真是自傲。”

    一听杨涛让自己出手,昌无血眉头剧烈的抽动了几下。自己虽然是第十的天骄,不过那也是天骄啊。

    竟然这样的藐视自己么?还是故意用的激将法?

    “不过我可不会如同别人一般,为了一点点面子而真的反其道而行之。既然你这样开口了,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昌无血浑身前踏出一步,周围瞬间冒出了无数的气息。

    五颜六色,很是好看!

    那些,都是毒气,是昌无血最为强大的手段之一。这戏毒气,无孔不入,只要是沾染上了,就会受到无数的毒素的影响。

    滋滋滋~

    周围的草木,在这毒气的影响下,瞬间从葱绿,枯萎了下来。直到最后,成为粉末,消散开来。整个过程,不到眨眼的功夫。

    足可见的,这毒素的厉害。

    “昌无血,杨涛,给你们十个呼吸的时间。还有,昌无血,这些地方的草木,老子很喜欢,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给老子弄还原了。”

    周小壮那霸道的声音,再次从上面传来。

    哪怕是昌无血,听到周小壮那无理的要求之后,也没有丝毫的反驳。周小壮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疯子,而且还是一个不讲道理的疯子。

    昌无血早就明白,如果自己干不过周小壮,还是不要去违背对方的好。要不然,下场绝对会很惨。

    “不用!”

    “不用!”

    让周小壮微微一愣的是,杨涛和昌无血,竟然同时开口。

    “哈哈,好!那我就看看,你们到底谁会笑道最后。”

    反应过来的周小壮,反而哈哈一笑,饶有兴趣了起来。

    而一边的贝克,却是再次后退了好几步,彻彻底底的跟昌无血划清了界限。

    “该死的,到底死谁惹到了这个小祖宗呀。看来,他心情很不好呀。还好老子明智,一开始就表露了自己的衷心。要不然,这主子如果接着自己泄,那自己的日子……”

    贝克浑身不断的哆嗦,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他可是明白,杨涛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来,那就是有着绝对的自信了。

    “血手!”

    昌无血再次踏出一步,手中法决一边,从他的身后,顿时凝聚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手来。这血手一丈大小,散着一句恐怖的凝气九层的气息。

    “毒手!”

    这一切,还没有完,昌无血再次怒吼一声,背后的另外一边,凝聚出了一个巨大的五颜六色的大手来。

    同样是一丈大小,同样的凝气九层的波动,但是却完完全全就无数的毒素凝聚而成。

    “合!”

    两只手,在昌无血的控之下,慢慢的合并,化为了一个巨大的漆黑的大手,散这诡异的气息。

    而波动之力,再次攀升!竟然打破了凝气期的壁垒,攀爬到了筑基期!!!

    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呼吸的时候,可见昌无血这第十大天骄的名号,实至名归,完全能够提升一个大境界,越界而战。

    要知道,这可不是凝气八层战九层这样的简单。凝气和筑基,那完完全全是质的变化。

    真气和真元之间的差别,天差地远。

    “杨涛,需要我给你时间准备么?”

    昌无血右手高高举起,握成爪装。而那漆黑的手掌,也摆出了爪形,只要昌无血轻轻一挥,黑手就会朝着杨涛而去。

    “没这个必要,我有正事,赶时间。”

    淡淡的话语,带着一股无形的霸道。但是在昌无血的眼中,杨涛这完全是在装腔作势,装模作样。

    通俗点将,那就是装逼。

    对于这样的人,昌无血按照往常的习惯,那就是狠狠的教他做人,告诉对方现实的惨痛。

    这次也不列为,昌无血冷笑着,挥手朝着杨涛的方向一按。

    “去。”

    可就在这时候,杨涛仅仅是轻飘飘的一挥。一道白光顿时出现,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雪白的细线,朝着昌无血而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