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四周不断的回响。??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随着这声音的出现,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也从声音的源头,朝着四周不停的扩散。

    白玉丹炉,不偏不倚,撞击到了厚德之土上。

    嗡!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如同石头一般的厚德之土,在和白玉丹炉生碰撞之后,微微一震。

    反弹的白玉丹炉,和厚德之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并没有完全接触。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随着波纹的出现,那厚德之土,竟然慢慢的朝着丹炉而去。

    仿佛那丹炉上面,有着一股莫名的吸引之力;哪怕是厚德之土,都不能够抵抗。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和白玉丹炉接触的那一瞬间。厚德之土突然变了,变得不再是石头的模样,反而像是一滴水滴一般。

    咻~

    一个眨眼过后,整快婴儿拳头大小的厚德之土,化为了一团水滴,就这样,被白玉丹炉吸收掉了。

    没有了!

    就这样完完全全被吸收掉了。

    同时,丹炉的本身,再次出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来。这波纹的度,比之前的那一道快。

    瞬间就赶上了之前的那一道碰撞出的波纹,两道波纹,融合到了一起,朝着四周不断的扩散。

    雷霆之力,停顿了下来。

    黑白的气息云团,也停顿了下来。

    志峰二长老,依旧满脸的惊恐。

    而志峰清水,还是保持着震惊的表情。

    在波纹扫过之处,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被定住了一般。不管是力量,还是法决,亦或者是人。

    寂静,整个天地仿佛都陷入了一种神奇的寂静之中。

    “怎么回事?”

    而杨涛,却是一个列外。

    这一切,生的太突然了。仅仅是在杨涛惊呼后的一个瞬间,到波纹的出现,到变成这个模样,也就是一刹那的光景。

    杨涛慢慢抬起了脚,想要去看看,那白玉丹炉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他最为想要做的,是想要让那白玉丹炉,吐出厚德之土,那可是自己的闰土丹的主药啊,怎么能够就这样的白白浪费!

    “嗡~”

    随着杨涛的脚步踏出,一圈圈的波纹顿时在杨涛的脚底出现。他如同蹋在了不同的时空,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周围的一切。

    咚咚咚!

    随着杨涛这一步的踏出,一阵阵鼓声依稀的响彻了起来。

    这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而来。开始的时候,杨涛还听的不是很真切,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杨涛感觉,那鼓声越来越清楚。

    到最后,如同天雷滚滚而来。

    到最后的时候,没一声鼓声,都让杨涛身体颤抖一次!

    “这是什么?”

    杨涛有点蒙圈了,眼前的情况,完全过了他自己的预料,这周围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样的神奇。

    咚!

    鼓声如同惊世之雷。

    杨涛浑身剧烈的颤抖一下,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丝血液,每一缕真气,都在这鼓声之下,生了聚类的细微的颤抖。

    “不对!这声音,竟然能够洗礼我的身体!”

    是的,透彻,完全的洗涤。这是一种大机缘,哪怕是杨涛的真气,都在这鼓声中,变得纯粹了起来。

    这些变化,虽然很细微,可是都在不断的进行着。杨涛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同时,他还能够不断的感受到,自己身体中的生命之火,竟然快飞快的消耗。

    “这是什么情况?”

    现这一点之后,杨涛内心莫名的恐慌了起来。

    “大道最为公平,难道说,我这样的洗涤,就要付出相对应的代价?而这代价,就是我的生命寿元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杨涛宁可不要这样的洗涤,这太恐怖了!这洗涤的效果,虽然很好,可是这样的开挂的行为,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要知道,就算是筑基成功,也只能够增加一百五十年到三百年的寿元,如果按照这样的消耗度下去,也不够自己支撑多久啊。

    咚咚!

    鼓声依旧,但是杨涛的内心,却是在不断的下沉。

    雷法,符法,药道,所有的一切,他都试过了。但是没有,没有丝毫的作用。所有的一切,都在继续。

    “该死的,都是这白玉丹炉!”

    最后,杨涛把目光锁定了空中的白玉丹炉,虽然依旧是那么的小巧,但是杨涛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凌空而上,没移动一下,身体就剧烈的颤抖一下。在他的周围,无数的空间出现了阵阵细小密集的波纹。

    远远看去,杨涛整个人仿佛在水面移动一般。而所有的空间,都出现了古怪的力量。

    杨涛不是没有想过,接着这个机会,直接干掉志峰清水和志峰二长老。

    但是每每当他内心冒出这样的念头来的时候,从内心深处,就会冒出一股古怪的排斥感。

    仿佛这样的念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一般。

    总算,杨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浪费的多少的时间,才凌空到了白玉丹炉的旁边。他慢慢的生出手,对着丹炉抓取!

    轰隆!

    这一瞬间,杨涛的脑海中,如同万道惊雷同时响动。

    噗~

    眼睛和鼻孔中,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咻!

    白玉丹炉在接触杨涛身体的一瞬间,化为了一道流光,窜入到了杨涛的丹田之中,在那灵气之海上方悬浮。

    而一股信息流,也顺着经脉,融入到了杨涛的大脑,融合了进去。

    咔嚓~

    一阵轻微的,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在杨涛的耳边想起来。

    “住手!”

    志峰清水的话语,接着从杨涛的耳边出来。不过她和志峰二长老眼前聚焦都出现了断站了断裂。

    等到他们恢复过来的时候,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涛已经去往了另外一边。

    “什么?!”

    而杨涛此刻顾不得自己身体的异常,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就在刚才,那枚把他传送过来玉简,已经开始闪耀了。

    这表明,两个月的时间,就要到了。

    “这么说,刚刚这一个瞬息的时间,其实已经过了快一个月?”

    杨涛整个人毛骨悚然,这事情,太诡异的。更加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突然感觉到一股眩晕。而自己后脑勺上面,多出了一撮白。

    “果然,我的寿元,竟然永久的损失了十年!”

    鬼知道,刚刚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