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昌无血还真是可怜,竟然腿都摔断了。㈧㈠   中Δ┡文网Ww W.8⒈Zw.COM”

    执法堂中,周小壮对着练长空笑嘻嘻的开口。每次想到这事情,周小壮内心就美滋滋的,同时,后背还会冒出一股子寒气。

    这小恶魔的能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是昌无血都能够幸免,想想都让人渗得慌。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试试看。”

    练长空依旧是一身儒生袍,看上去无比的文雅,手中端着一杯茶,周围无数的灵气都在不断的循环吞吐。

    “切,你有本事你去啊。那可是小恶魔,哪怕是几个老不死的,都是头疼无比,还要时时刻刻都小心,就我这样的,估计还没靠近,被那小家伙嫌弃一下,搞不好都扛不住。”

    周小壮浑身打了个寒颤,对于龙慧欣那恐怖的能力,打心底里觉得恐慌。

    “不过,老二啊。那杨涛在丹药方面的造诣,还是很不错的。要不然,找个机会去让他给老子练练凝元丹。这样的话,进入金丹大道,指日可待啊。”

    “那可是五阶顶级丹药,你认为他目前能够炼制出来么?不要忘记了,此刻他还没有筑基。”

    对于杨涛丹药方面的造诣,这段时间,练长空也听到了。不过他依旧认为,杨涛没有那样的能力,毕竟,杨涛自身的修为摆在那里,依旧还是凝气六层。

    “这话倒是不假,可是鬼知道我们停在这假丹期还需要多久。不如找个机会,先让那小子答应下来?”

    周小壮美滋滋的想着,他们在假丹期可是停留了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最后这玩意,出了让真元不断的凝聚之外,还需要悟。

    如果能够有一颗加快真元凝聚的凝元丹,在来一颗段时间内提高悟性的丹药的话,那就完美了。

    不过那提高悟性的丹药,周小壮是不敢想的,最低等级的,都是六阶。不管如何,杨涛肯定没有这样的能力。

    “嗯?!”

    就在这个时候,练长空的眉头忽然微微一皱。同时,他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来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你想要这样的机会么?现在就有了。”

    “啥?!”

    练长空这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话语,让周小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对方到底指的是什么。

    “诺!”

    练长空一挥手,他们二人身前,顿时出现了一片光幕。光幕上面所展现的,正是那无数的传讯灵符,直接朝着执法堂而来的场面。

    “腾!”

    周小壮双眼瞪的老大老大,而且还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乖乖,这是什么个情况?难道是哪个魔教不安分了,来我天师道闹事了么?”

    周小壮完完全全被这景象给惊呆了,这样的场面,可是前所未有啊。就算是在他的记忆中,似乎都是头一次。

    “呵呵,可没有那么严重。不过这事情嘛……”

    练长空没有继续说下去,只不过挥手间,对着周小壮丢出了一道玉简。那上面,已经有人给他传讯,告诉他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卧槽!”

    看到玉简里面的内容之后,周小壮忍不住直接暴扣粗了起来。

    “这是真的么?这杨涛混小子,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在抽取灵气。而且还影响了整个下面山峰的两成区域!”

    周小壮都被这消息给惊呆了,两成的区域,这是多么巨大的地方啊。到底是如何,才能够做到这点的?

    “咦?怎么你一点都不惊讶?”

    很快,周小壮就狐疑了起来。练长空对于这事情,仿佛一点都不吃惊,如同他早就知道了这事情一般。

    “为什么要惊讶?”

    练长空笑了笑,反问了一句。

    “该死的,看样子你又提前知道了什么东西。不行,过来一站,你这副堂主的位置,老子要了。”

    周小壮瞬间醒悟,浑身真元不断的流动,甚至从他的手中,还出现了一把被雷霆之力缠绕的大刀。

    “别闹了,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你到底去不去啊?”

    练长空不急不慢,依旧慢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茶,还在一边,很是善意的提醒了起来。

    “去个锤子!”

    周小壮撇了撇嘴,一挥手,出了一道传讯信息。这事情,他才不会主动过去呢。

    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假丹期的高手,就这样的过去,像个什么样子?再说了,最为重要的是,这该死,如果让小恶魔因为这事情给惦记上了的话……

    周小壮浑身打了个寒颤,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走吧!”

    而此刻,练长空却是主动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额?老二,你不会真的去趟这趟浑水吧?那可是小恶魔啊。”

    周小壮被练长空的这动作,给弄晕了。貌似,他不记得练长空有这样大的胆子了吧,竟然想要和小恶魔主动对抗?

    “你可别多想,我可不是去找杨涛,我是去接药王谷的人。”

    练长空没有停留,朝着一边的药峰飞行而去……

    “快看,执法堂的人过来的。”

    “竟然是一个筑基期的人,看样子,这次杨涛应该是不能够继续嚣张了。”

    “哼,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传讯,执法堂如果还不重视的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就是,就是……”

    在杨涛洞府周围的人,看到执法堂的弟子过来之后,内心也都怀着一阵阵的希望。

    而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执法堂的那弟子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苦涩。

    没错,就是苦涩!

    “哎,这周小壮师兄和副堂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度量让我自己掌控,而且周小壮师兄还明确的说了,不要太过分,不要牵扯到他们!”

    想想自己来之前得到的两个传讯,执法堂的那弟子,内心就再次忍不住的冒出了一阵阵的苦水来。

    “杨涛,你还不出来?执法堂的师兄过来了,哼,再不出来,我们可要集体动手了。”

    不等执法堂的人开口,青师兄已经大声朝着杨涛那边嘶吼了起来。

    气啊,自己的灵药,就这样被毁掉了,真是窝火。

    不管如何,这一次,他一定要让杨涛付出代价。

    同时,那执法堂弟子,也同时释放出了一阵阵筑基期独有的威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