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停下?”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该死的,难道你没有看到,刚刚是我干掉了那小胡子么?

    谢小山忍者要喷火的内心,死死的咬着牙齿,冷冰冰的瞪着杨涛。Ω㈧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此刻的杨涛,恐怕早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是的,没有停下,难道你没有现,这小胡子死了之后。阵法似乎运转的更加迅了么?!”

    杨涛皱眉眉头,灵识肆无忌惮的释放开来,朝着周围阵法的纹络追击过去。可惜,依旧没有任何的头绪,此刻哪怕是自己的火泽,所能够影响到阵法的地方,也越来越小了!

    仿佛刚刚小胡子的死,对于这阵法而言,反而是一种有益的事情。

    “该死的,杨涛,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小山跳了起来,妈蛋!自己可是动用了一张凝气八层的灵符,这才干掉了那小胡子。

    怎么听着杨涛这混账的话,感情是自己做错了一般。仿佛是自己杀掉了小胡子,才让这阵法运转度增加了?

    可恶,一种憋屈和委屈的感觉,瞬间就充斥在了谢小山的胸膛。让他的脸色通红,呼吸也粗重无比。

    “哎哟~谢小山,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没有。赶紧使用出来吧,要不然,我们可都要完蛋了,你看看他们!”

    沈妃的声音,让谢小山浑身起了个寒颤。并且下意识的,朝着杨涛这边移动了几步。

    仿佛在谢小山看来,相对于杨涛来说,这沈妃才是最为让他忌惮的存在。

    “哼,没有手段了。反正小爷我可是一点都不担心,如果你们担心,那你们动手好了。”

    顶着三寸厚的防御光芒,谢小山满脸不在乎的开口。那善良的光芒,让谢小山整个人如同一盏巨大的灯光一般,耀眼极了。

    “啊~”

    另外那边,索菲亚受到的攻击,一点都没有减少。四个异能者,在不断的攻击着所谓呀。

    他们的身上,早就出现了伤口。血液开始不断的涌现出来,他们的身体,也慢慢的开始变得衰弱起来。

    而索菲亚的两个骑士,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就是白种人的骑士,此刻脸上更加是出现了一阵阵惨白感。

    让人看着,就能够感受到两人此刻的痛苦。

    “哼,索菲亚,这次,你是逃不掉了的。”

    其中一个异能者手中控制着一道风刃,朝着索菲亚轰击过去。索菲亚原本的防御光罩,此刻也已经变得极其的稀薄。

    仿佛随时都会破裂,而她手中死死握着的小巧十字架,表面也遍布了无数的细小裂缝。

    “杨涛……”

    索菲亚朝着杨涛头来求助的目光,她此刻能够想到的,也只有杨涛了。她知道自己的重要性,不管如何,自己都不能够就这样死在这里。

    “美女,你是想要求助是么?我来!”

    让杨涛一愣的是,他自己都还没有想什么呢,而谢小山却是一个机灵,主动前而去,摆出了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

    “嗯,你们这些异能者,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华夏么。该死的,你们竟然敢这样的嚣张,在本小爷的面前直接动手。”

    谢小山一手叉腰,就这样一步一步,朝着对面走去。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要主动出手的打算,因为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出威风的方法。

    “难道你们不知道,华夏不是你们能够过来的么?难道你们真的以为,你们就能够无法无天么?告诉你们,现在的华夏,有本小爷这样的天骄,根本就不是你们应该过来的地方,明白么?!”

    自恋,这混蛋此刻开始了极度的自恋的模式。而且还时不时的转身,给杨涛丢去一个个自得的眼神。

    “哼,你们瞪着小爷我干嘛?怎么滴,不服气啊,那就过来啊,小爷就站在这里,让你们打,绝对不还手,来吧。”

    谢小山的话,让几个异能者差点直接吐血。

    尼玛!你一身都是防御之光,该死的,你干嘛?你竟然又引动了灵符,增加了防御光芒,还厚颜无耻的说站着让我们打。

    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无耻的人,几个异能者如果可以的话,倒是真想好好的蹂躏一下谢小山。

    “哎哟嘿,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谢小山顿时不乐意了,朝着一个异能者大大的跨出了一步。

    碰!

    防御之光直接撞击到了那个异能者,天知道谢小山这防御之光中,融入了多少种属性。

    那异能者仿佛被一个巨大的弹簧弹起来,重重的撞到了一边的墙壁上。原本身体中就所剩不多的血液,再次大大的喷出一口来。

    双目中,满满的都是委屈!

    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也太……太特么的憋屈了。华夏人,都是这样的恐怖的么?!

    “嗯哼,来呀,你倒是起来啊。”

    谢小山双眼微微上斜,摆出一副无比高傲的样子。同时也是给对方一种,自己是在俯视对方的感觉,他认为,这样自己在对方的眼中,一定会无比的高大。

    “卧槽!这是什么鬼?!”

    就是因为这个动作,谢小山才不经意间,注意到了天花板上面的变化。那团血气在不断的蠕动,中间仿佛有着一团巨大的肉球,在一张一缩的跳动。

    “杨涛,该死的,杨涛你个混蛋,看看那是什么鬼?”

    谢小山看到了那东西之后,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扫了一眼,浑身的汗毛瞬间都炸立了起来。

    一股恐惧感,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吓得谢小山整个人顿时再次拿出灵符,直接捏碎引动。

    “难道说,这才是阵法的关键点?!”

    沈妃和陈少白也朝着天花板望去,那巨大的肉团,给人一种毛的感觉。而周围的血气,在不但的被那肉团吸收。

    “这是……这是……”

    只有杨涛,他的灵识范围有十米。而这天花板的高度,没有过十米。在杨涛的灵识感受之下,他能够清晰的看到血气中肉团的全貌。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肉团,在杨涛看来,这……竟然是一只眼珠子!一只,背对着所有人的眼珠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