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黄橙橙的灵符,在平时,哪怕是送给其他人,其他人都不会要。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就如同杨涛一开始的梦魇灵符一般,这东西,对凡人还能够起到一点作用,对于修仙者或者是化劲高手来说,几乎无用。

    而这灵符的功效,只有一个。那就是转移声音,简单的说,就是能够控制声音,在一定范围内,在任意的一个地方响起来。

    “嘿嘿,陈少白,这次老子就坑你了。”

    谢小山双目死死的盯着显示器,那小胡子的眼睛,让他感觉怪怪的。他是在找一个好机会,让小胡子不注意到自己。

    最起码,是在他看来,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才动用这灵符。

    “至于我们的目的和诚意,大家都是知道和了解的,所以,如果有出价的,请吧!”

    小胡子扬了扬手,现场所有人的表现,他都看在了眼中。这在他看来,完全是很正常的。

    玉盒再次被合上,灵气就这样消失了。小胡子再次转身,双手拿着玉盒,放到了展台上面,原本的位置。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不过在放上去的时候,小胡子的后背是对着所有人的。虽然他身高不高,可是肩宽却是刚好能够挡住玉盒。

    他的动作很快,很自然,很顺畅。加上他身上穿的,也是小鬼子的和服,虽然看上去宽松,但是也能够看出来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

    可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过程中,小胡子嘴角微微上翘,划过了一丝隐晦的嘲讽,一只手微微离开玉盒,双手同时一翻!

    手中的玉盒,已经被掉包了。而真正的玉盒,却是被这小胡子男人,直接收藏到了自己宽大袖子中的隐秘储物袋里面了。

    这点,是所有人都不会料想到的。一个小鬼子,竟然能够趋势储物袋?小鬼子那边没有修仙者,这是所有华夏人都知道的。

    因为修炼的体系不同,所以小桂子从来都不能够打开储物袋。这似乎在华夏人的认知中,已经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而这次,对方竟然就是利用了这个理所当然的认知,偷梁换柱!

    现场气氛比较紧张,有人在用力的安奈住自己,告诫自己那里是个坑。也有人在思考,到底应该出什么样的血液,才能够得到这灵药。

    “怎么会这样?这阵法,仿佛加了?!”

    而杨涛此刻所关心的,却是自己所身处的这阴阳师阵法。此刻,那些符号和纹络,竟然比他开始察觉到的时候,灵动了几分。

    而且,杨涛甚至能够感受到,这阵法的运转了!这变化,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咯咯~很简单,因为刚刚灵药的出现,让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心情激动。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这体内的血气,自然就开始不断的滚烫了起来。阵法吸收的度,自然而然的加快了咯。倒是你……”

    端木怜浑身火热热的,贴到了杨涛的胸膛,一直玉指,不断的在杨涛的肩膀上面画着圈圈。

    “为什么,你就不如同他们的热血沸腾呢,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不够迷人么?”

    “那你还是快走吧,这阵法到最后,肯定无比的恐怖。”

    杨涛后退一步,再次可这妖精保持距离。同时微微转身,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中,不出现这妖精的身影。

    “哎呀,你这是在关心人家么?咯咯,还真是让人家心底冒出了一股股的暖流呢。”

    端木怜眼中划过了一丝温怒,但是依旧没有放弃,再次朝着杨涛靠了过去。

    “别闹。”

    杨涛冷哼一声,浑身冒出了一股杀意。

    “你应该也清楚,等会这里可能会成为炼狱。而且,如果所有人都栽了的话,连一个报信的人都没有了。所以,为了你的安全,同时也为了我,你还是出去的好。”

    “哎哟~”

    端木怜美目波光连连,眼眸流转间,仿佛想到了什么。

    “你想让我离开,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说!”

    “很简单,只需要,让我在你的身上,留下一个记号就好了。就是方便人家能够找到你嘛~”

    “可以。”

    原本端木怜还以为,要和杨涛讨价还价一会儿,才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杨涛这爽快的开口,却是让她微微一愣。

    “果然爽快,人家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哟。”

    端木怜一步一步,来到了杨涛的身前,一对凶器都挤压到了杨涛的胸膛上面。整个人,也微微踮起了脚尖。

    红唇,在不断的靠近!

    “别动,很简单的哟。”

    看到杨涛似乎又要后退,端木怜立马开口。而且他的红唇,同时也印在了杨涛的脖子上面。

    一阵阵冰凉的真气,瞬间顺着火热的红唇,融入到了杨涛的身体之中,化为了一个的淡淡的印记。

    “嗡~”

    而端木怜没有察觉的是,当自己的印记形成了之后,在杨涛后背上面,一个骷髅头的印记,再次闪耀了一下。

    做完这一切之后,端木怜果然推开门,直接离开了。

    “我出一滴凝气五层的血液。”

    下面,终于有人开口了。

    “哼!我出一滴凝气五层的精血!”

    很快,就有人开始竞价了起来。一滴精血,这可是一个大注啊。人体内,血液多,但是精血,一般都直接几滴,如果厉害的,有修体的法门,熔炼血液的话,最多也就十几滴罢了。

    此刻这人,一口气竟然开出了这样的口,显然是对那灵药,势在必得。

    “我想要那灵药。”

    索菲亚此刻,竟然也对着周围的两个骑士开口了。她记得,杨涛对灵药也很感兴趣来着。

    “好的,殿下。”

    “我们出四滴精血,修为相当于凝气五层巅峰。”

    其中一个其实开口,顿时让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寒气。而这震惊还没有结束,却突然被一个霸道的声音给打断了。

    “哼,争什么争?这东西老子要了,老子出一滴凝气六层的血液。”

    声音传来的方向,赫然是从陈少白那边传来。

    “你?!”

    而沈妃此刻也是美目带着浓浓的疑惑,因为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刚刚的声音,竟然就是冲陈少白的嘴边出。

    可是,这声音,根本就不是陈少白的啊。

    “还有,如果有谁敢和老子抢,那就等着老子陈少白的报复吧。反正这灵药,是老子的呢!”

    谢小山一只手插着腰,一只手捏着闪闪光的灵符,威风凛凛,霸道无比的开口道。

    “该死的,谢小山!”

    陈少白瞬间就脸黑了,他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直接打开了包间的门,朝着谢小山所在的包间而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