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该死的,杨涛那混蛋,当时就是这样的骂小爷的。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你个陈少白,也敢这样的骂小爷,不行,今天小爷一定要能够让你好看!”

    谢小山仿佛着魔了一般,周围的那模特,俏脸惨白。她虽然知道这个男子很了不起,可是此刻身上光,一股股凌厉的气息四射开来,这让她内心惊颤不已。

    “谢小山,你什么疯?我都没有主动动手,你倒是厉害了。哼!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次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在其他时候,陈少白还真会和谢小山动手。虽然谢小山让人很是头疼,但是陈少青的仇,不能够不报。

    可惜,现在不是时候。那灵药才是重点,如果此刻动手,说不定会让这次拍卖会都中断。

    小鬼子可是很小心的,而且这次拍卖会也很古怪。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次小鬼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或者,这是一个巨大的坑。等着所有人来跳,但是千年灵药的诱惑太大了,哪怕很多人都想到了这点,可依旧阻拦不住这灵药的魅力。

    “咚咚咚……”

    一阵阵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

    一身绿衣的女子,慢慢的出现在了谢小山的视线中。这是一个和端木怜一样,浑身都充满了诱惑的女子。

    一条深V裙子,让胸前的大片肌肤都出现在了外面。裙子很长,但是开叉很高。白晃晃的大腿,随着走动,时隐时现,魅力值顿时翻倍。

    “咯咯,谢小山,你这是做什么呀,都吓到人家了哟。”

    女人走过来,声音中充满了妩媚。不过和端木蓉的不同,这声音中的媚态,似乎更加的充足。

    “你、你你……你别过来!”

    咔嚓!

    谢小山看到这女人之后,仿佛见到了鬼一般。咔嚓一声,手中再次拿出了一大把灵符,直接捏碎。

    浑身上下,还爆出了一股冰冷的气息。就算是双目,都更加泛红了几分。仿佛眼前的女子,不是媚态万分,妖娆多姿的美人。而是一头凶狠的洪荒巨兽一般!

    “谢小山,你干嘛这样对人家啊。弄得人家心里堵得慌呢……”

    女人一手小心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那巨大的山峦顿时一颤一颤的,就算是一百年的陈少白,双目中都冒出了一片火热。

    “妖孽,你离我远点!”

    谢小山急忙后退,并且对着身边的模特开口道:“你走开点,自己去玩。该死的,要不然你今天肯定没命了。”

    “陈少白,你还真是胆子不小,竟然勾搭到了合欢门的。怎么,要一起对付小爷么,小爷可不怕你们。”

    谢小山的手中,再次拿出了一张灵符。这灵符一出现,就散出一股恐怖的波动。不过还好的是,谢小山控制着这波动,就在周围几米波动,如果不是这样,那定然会惊动很多人。

    “谢小山!”

    看到对方拿出这灵符,陈少爷脸色顿时一变。因为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完全是筑基期才能够释放出来的修为波动。

    “你别……不要忘记了,这次大家都是为了灵药而来。如果现在就动手,那拍卖会肯定不会继续了。”

    “如果你要打,拍卖会结束之后,我随时奉陪!”

    陈少白急急忙忙的补充,内心却是充满了妒忌:“该死的,这谢小山还真是命好,竟然能够得到这么多的灵符。”

    一种叫做嫉妒的心情,在陈少白的内心不断的蔓延开来。

    “是呀,你吓到人家了。如果你不喜欢人家,那人家离你远点就是了。”

    女子摇摆着身体,作势躲到了陈少白的身后。谢小山看到,那女人还特意让自己的前胸,若离若即的贴在了陈少白的后背。

    而陈少白的脸色,开始慢慢的变得潮红了起来。

    “哼!陈少白你还真是厉害的,合欢门的人,你都敢要。希望你不会变成人干……”

    谢小山的语气中充满了一股酸味,合欢门这个宗门,很是特别。里面的女子,都是上好的炉鼎。

    她们的功法,能够控制一个男人。这点很多人都知道,可是鬼知道她们会什么时候动用这功法。而且,只有她们动用了这功法,才不会吸收掉对方的修为,同时挥炉鼎的本质,双修起来,能够让两人都收益。

    但是被控制的感觉,却是很多人都受不了。当然,也有人为了得到这样的好炉鼎,也会甘愿被控制。

    所以羡慕归羡慕,但是谢小山依旧防备,同样的,他也不认为眼前的这合欢门沈妃就会心甘情愿的做陈少白的道侣。

    如果不是的话,嘿嘿……那最后陈少白就只能够被吸掉所有的修为了。

    “哼!既然你想通了,那就收起你的东西,去你的包间。”

    陈少白冷哼一声,似乎对于沈妃这里,他不愿意多说。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有他们两人自己知道。

    “好,那就等到结束之后,小爷再来找你们算账。”

    谢小山立马凶狠的开始放狠话,而且一双眼睛,还狠狠的在沈妃的身上刮了几眼。不得不说,这合欢门的女人,一个个都是妖精呢。

    谢小山试探性的后退,身上的光芒并没有丝毫的减弱。

    碰!

    直到他退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然后快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了灵符,在门上布满,让整张门都释放出一寸厚的淡淡的光芒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哼,还是小爷我聪明!不过该死的,我们的美女没有了。”

    谢小山长吁短叹……

    而就在沈妃和陈少白转身,要进入属于他们的包间的时候,高跟鞋的声音,再次响彻了起来。

    “是你?!”

    沈妃顿时转身,看到来人是杨涛和端木怜的时候,美丽的双瞳,顿时一缩。一股不甘的心情,顿时充斥了起来。

    “哎哟,这不是我的好师姐么?这位,难道就是陈家的公子么?”

    端木怜媚眼如丝,身体微微依靠在杨涛的肩上。浑身上下,释放出一阵阵略微慵懒的气息,这气息,加上此刻她的身形曲线,无疑是致命的。

    最起码,对面陈少白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粗重了起来。

    “杨涛,是她哟。”

    看到杨涛微微皱眉,端木怜再次开口,并且对着杨涛的耳垂,吐出了一口热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