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些妖艳的贱货!”

    端木怜无视了杨涛的眼神,而且还特意搔弄姿,摆弄着自己那完美的身材。㈧㈠中』Ω文网Ww┡W. 8⒈Zw.COM杨涛甚至都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这女人的目的,竟然就是要睡自己!

    该死的,你这都还不算妖艳的贱货,那什么才算?

    杨涛内心暗骂,不过却忍住了没有开口。但是双目中的冷意,却是瞬间浓厚了几分。

    “哎呀,不要这样子嘛~”

    又是酥脆到骨子几面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嗲的味道。让听到的人,汗毛都要炸立起来。

    “人家说的可都是真的哟,很多人都是冲着这灵药去的。千年灵药啊,加上是小鬼子弄出来的。华夏这边,自然是不管是什么价格,都会买到的啦。”

    端木怜娇滴滴的开口,同时还用玉手拍了拍胸脯。那一对伟岸,在杨涛的眼前不断的乱窜,杀伤力无与伦比。

    “妖精!”

    杨涛暗骂了一声,努力让自己内心不被眼前这妖精所勾动。他依旧反问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难道不感兴趣么?”

    那样的灵药,对于杨涛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灵药化海诀》的修炼,前期最好的最好直接的方法,就是吞噬灵药。

    如果灵药足够,几乎在几个时辰之内,就可以完全入门,跨入凝气七层。所以,灵药对于杨涛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

    “我干嘛要感兴趣呀,得到那灵药之后,我还要去找炼药师,还要自己准备其他的药材,多麻烦呀。”

    端木怜一直玉手已经攀上了杨涛的面庞,手指从杨涛的眉尖开始,顺着下滑。而另外一只手,却从杨涛的肩膀开始,正面下滑。

    “我只要做你的道侣,和你双修就可以啦。嘿嘿……别人都想要杀掉你,得到传承。他们都太笨了,你这样的高手,杀掉了不是很可惜么?如果能够直接降服你的心,那岂不是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么?”

    “想想看,一个天师道的人,都是我的,而且还有无限的未来。这才是最为聪明人的选择吧!”

    端木怜吐气如兰,手指仿佛有奇怪的力量。每过一寸肌肤,杨涛就感受到,那部分地方开始变得莫名的兴奋起来。

    “哼!”

    这感觉,如果继续的话,杨涛绝对会把持不住的。妖精,简直就是一个妖精。而且还就这样红果果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阳谋来对付自己!

    “哼!杨涛,你的道心还真是坚定啊。但是越是这样,本姑娘就越是喜欢。只要能够和你双修,那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作为合欢门的人,端木怜有一套神奇的法决。如果和某个人双修的话,那就能够直接掌控那个人,不过这法决,一生只能够动用一次。并且还不能够对过自己修为的人动用!

    眼下的杨涛,似乎就是一个很不错的目标。

    至于杀人去夺取传承?端木怜从来都没有想过,在她看来,那样实在是太浪费了点。

    “哎呀,你知道方向和地点么?还是人家带你去吧。”

    看着杨涛转身而去,端木怜双目中闪过了一阵坏笑,主动冲了上去,双手搂住了杨涛的胳膊……

    港岛,维多利亚大酒店。

    这次拍卖会就设置在了这里,整个酒店,今天都被承包了下来。所有的安保设施,都是由小鬼子那边进行的。

    “切,这些小鬼子,还真是死性不改,听老不死的说,那计划估计一年半后就要开始,既然这样,那这次小爷我就好好的玩玩。”

    谢小山迈着吊儿郎当的步伐,一手挑着一张名牌,一边还带着一个迷人的姑娘,就这样走了进去。

    这还是上次看到杨涛之后,谢小山感觉,这样才有派头。所以还特意找了刚好来港岛玩,维秘的模特。

    这高挑的身段,迷人的外表,完全能够吸引无数人的目光。

    看到门口守门的两个小鬼子双眼都要直了的时候,谢小山内心激动万分:

    “果然啊,杨涛那混蛋这派头很厉害的。这两个傻帽,以为自己是忍者就很牛逼?还不是个看门的,还不是看到小爷的派头都羡慕了么?”

    想到这里,谢小山内心更加的开心了。

    “拿着!”

    啪!

    谢小山故意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两踏美金,丢给了两个守门的。他感觉,这样自己才更加的有范儿。

    过了门口之后,就有侍者在一边等待,引导谢小山去楼上的隔间中。谢小山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在下面的大堂的。

    “嗯哼,这待遇就是好啊。看到没,小爷我都有专人服务的。”

    在走上去的过程中,谢小山还无比得瑟的朝着周围那些自己走到大厅中去的人抛出了不屑的神光。

    内心都冒出了一阵阵轻飘飘的感觉来了!

    “谢小山!”

    可是就在要进入隔间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谢小山这美好的心情。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这样直呼小爷的名字。”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谢小山第一个感觉就是不爽。可是看到对面的那男子之后,谢小山立马尖叫了起来:

    “该死的,陈少白!”

    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个家伙。陈少青的堂哥,同样是凝气六层的陈少白。好像听说,这货随时都可能直接突破到凝气七层。

    不过想到,自己从老不死的哪里弄来的新的东西之后。谢小山顿时就不担心了,双目中的震惊,顿时化为了一阵阵的不屑。

    “哼!我真不知道,你们那桃老是在搞什么鬼。陈少青的死,和小爷我没关系。怎么滴,你想打架么?过来啊,小爷我陪你。”

    说这,他的双手一翻,直接从腰间的几个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把灵符,随时都准备引动。

    “哼!桃老难道还会冤枉你么。”

    陈少白冷冷的撇了一眼谢小山,双目中很是不耻。这种完全靠灵符和法器斗法的人,完全就是一种暴户的行为。

    “哎哟嘿,你小子那是什么眼神?该死的,你是看不起小爷我么?过来,我们好好的比划比划。”

    谢小山被那眼神刺激之后,顿时就受不了了。双手卷起那价值不菲的阿玛尼的袖子,大有一股要立马拉开架势开干的姿态。

    “白痴!”

    陈少白撇了撇嘴,再次吐出了两个词。

    “你……你说什么?!”

    碰!

    毫不征兆的,谢小山双目红,手中的灵符全部引动,此刻已经不是摆出架势那么简单,而是真的要拼命的节奏了。

    陈少白懵了,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么?怎么让这二货如同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