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长老,难道刚刚吴勇的死……”

    方不问忍不住了,主动开口,语气中包含着悲愤。八一 中文★网W★w★W .★8√1 z★W.CoM这悲愤,自然不是为的吴勇,而是为的自己。

    “方不问,我知道你,在一边呆着吧。”

    药峰的长老悠悠的开口,打断了方不问的话语。内心对于这方不问,也是不屑。一个吴勇,死掉就死掉了。难道他们还会因为一个死去的人,而为难一个活着的优秀弟子么?

    这样简单的事情,难道方不问都看不明白么?竟然还敢这样的开口,真是愚蠢之极。

    “那个,难道就不能够同时都选择么?”

    张胖子小心翼翼的开口,这其实也是杨涛早就吩咐好了的。他来到天师道,最为主要的,就是为了御雷之法。

    但是在灵符和丹药方面,也不想就这样落下。

    此刻张胖子开口,杨涛不语,态度已经比较明显了。而这话语刚刚一说出来,符峰的长老已经开口了:

    “不行,我符峰的符箓,浩瀚如海。仅仅是修炼这一道,就足够耗费无数的心神了,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和精力,去修炼其他。”

    药峰的人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对于杨涛这样的好苗子。他们也是不会就这样,让他废掉的。

    在他们看来,杨涛这样的人,就应该专一!

    “可以,我道峰可以。杨涛,来我道峰吧。只要你道法方面到位了,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不管!”

    道峰的长老却是一反常态,说出了让所有人都震惊的话语来:

    “只要你道法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不管是炼制灵符,还是炼制丹药,我都不管,甚至还支持。而且,这两方面,在我道峰竞争几乎没有。完全是最好条件,诺,为了表示我不是坑你,这个我都可以先给你。”

    随着话语的变化,杨涛的身前,顿时出现了三道光华来。

    定睛望去,竟然是三样物品。

    第一,是一块玉简。里面有着《灵药化河决》!

    另外的是一张空白的白纸,看上去很是普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用来临摹山峰的。真是三山符箓入门所能够用到的,这白纸上面,可不是用画笔来临摹,而是用神念。

    至于之后,却是一个空瓶。起初一看,仿佛是一个平凡无奇玻璃瓶,但是仔细看去,却是能够现,那瓶子很不简单,如果注视太久的话,竟然能够让灵魂出现轻微的晃动。

    这是道峰一脉,用来收集雷霆之力的容器。

    “谢长老!”

    杨涛眼前一亮,大手一挥,身前的三样东西,直接被收了进去。这一点,也是很明确的表明,杨涛选择了道峰。

    “啊!好个你老不死的,你给我玩心计。”

    药峰的长老这个时候,才猛然的反应过来。

    “这杨涛天资聪慧,你故意开出这样的条件。他只要自己感觉自己精力不够,定然会直接放弃其他的两脉。而你个不要脸的,刚刚说的前提,竟然是让他能够先练好道法,你道峰的道法那么多……你……你……你……”

    “果然,你小子太无耻了。”

    符峰的人,也反应了过来。

    不过杨涛可不管这些,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几位长老,弟子有一事相求。”

    杨涛可没有忘记,自己在得到传承之后,那师傅留下的遗愿。他被逐出门墙,内心一直念念不忘,希望能够再次回到门中。

    “说。”

    此刻开口的,自然是道峰的长老。

    “长老们应该知道,我得到过残缺的传承。我那位师傅最大的遗愿,就是想要从新进入天师道的门墙……”

    说道这里的时候,三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很正常。天师道在外面的弟子,有!这点一点都不稀奇,而且能够为天师道传承结下杨涛这样天资的弟子,仅仅是这点,足够从新进入门墙了。

    “他希望,能够从新进入门墙,位列道阙。”

    轰隆!

    “什么?!”

    最后的道阙两个字出现,三人齐齐惊呼了出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震动一般,紧接着,杨涛就感受到,自己周围,被三股强大的灵识包裹住。

    其他人的声音,哪怕是张胖子焦急的叫喊,此刻自己都听不到丝毫。

    “杨涛,说,你到底得到了谁的传承!”

    “道阙之说,你从何听到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天师道,有和目的?”

    三个长老的声音,直接在杨涛的脑海中响彻起来,而且每一个声音,仿佛都有着一阵阵神秘的力量加持,如同惊雷一般,震动的杨涛整个灵魂都在颤抖。

    甚至,杨涛都不由自主的,把他所知道的事情,悠悠开口说了出来。他的双目中,此刻出现了一阵阵的恍惚。

    “嗯?!”

    杨涛猛然的回过神来,浑身早就被冷汗打湿。刚刚到底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无缘无故,不由自主的就开口说出了那些话来?

    刚刚的场面,杨涛清清楚楚的记在脑海中。甚至,在开口的时候,他自己都是知道的。可是他仿佛就是一个旁观者,只能够看着,却无力去改变。

    “既然这样快就能够醒过来,看样子这小子的天资还真是不错。”

    此刻,三人在暗中交谈。

    “不过,道阙之事,太过重要了。刚刚我偷偷查看了一下,留下传承之人,竟然直接在这小子的脑海中留下了禁止,如果我们不答应让他回归道阙,就不能够说出他的名字,这手段,不简单!”

    药峰之人眉头皱了皱,看着投影上杨涛的神色,不自觉的深沉了几分。

    “这小子果然也不是个安分的主,现在他的身上,竟然还有着骨魔宗的印记。不过骨魔宗的人,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了!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说不定这次内门试炼,倒是能够用来试探试探。”

    符峰之人若有所思,似乎心中已经有了某种计较。

    唯独道峰之人,一直没有多说什么。他不仅仅是道峰之人,还是张家人。所以他知道的事情,比其他两人要多。

    道阙的关系,可不是对方知道的那么简单。这里面,关系这一段兴密。不过既然杨涛想要为他那师尊达到这样的目的,说不定,杨涛是那个计划,合适的人选。

    不过这一切,都还要进一步观察。

    他们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急着这一时了。

    “杨涛,今日之事,不得和另外任何人提起。要不然,我天师道,定然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道峰长老之人的声音,再次在杨涛的脑海中响彻了起来。

    “至于你的请求,不是不行,但是要看你自己的努力。能够走到哪一步,都要看你自己。最起码,目前最为重要的,是要你先筑基。如果不达筑基,刚刚你说的事情,想都不要想了。”

    “好了,内门大比结束,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就是你们的试炼。选择哪一脉,就要去寻找哪一脉的道基,这点,想必你们都清楚吧……”

    长老的声音,再次是在所有通过内门试炼之人的耳边响彻了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