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此刻的状态很是奇特,他的灵魂,仿佛进入了最为深层次的睡眠中。八√一★中文网W w√Wく.★8く1★zくWく.√C o M★而体内的诅咒之力,反而被僵尸慢慢的吸收吞食掉。

    经脉却是在一次次不断的被真气滋润强化着,上丹田印堂穴中慢慢的出现了一丝丝奇特的波动。那波动,属于灵识!

    “杨涛啊,你可不能够有事啊。胖子我押宝可是全部都压在了你的身上,如果你有事,那胖爷我这一生就完蛋了啊。”

    张胖子在洞府外面,悉心的守护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同时,他时不时的朝着洞府里面小心的查探,可惜!他什么都查探不到,哪怕是杨涛此刻的生命气息波动,都无比的微弱。

    “该死的,没办法啊,胖爷我不是那样的墙头草!”

    感受到杨涛这样的情况,胖子有好几次都想要直接开溜。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是有着一丝丝的期待,希望杨涛能够好转。

    可是每次,都让张胖子无比的纠结。而且,还有另外的事情让张胖子内心苦涩。

    周菲!

    这段时间,铁山已经没有继续为难周菲了。可是钱茗却接过了铁山的班一般,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到了通脉丹,经过一个月后的温养,也进入了外门弟子,达到了凝气一层的修为。

    这一个月时间,钱茗每次都会过来好好的和周菲比试。当然,前提是周菲早就伤痕累累。

    每天都是这样,钱茗似乎很有分寸,每次都刚刚好,不让周菲的道基破碎。一旦真的遇到这样的情况,钱茗还拿出能够缓解伤势的丹药让周菲强行服用。

    而张胖子只能够无奈的看着,到后来,他看都看不下去了,因为自己根本就不能够做什么。有着那两个人的压制,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出手的机会。

    加上杨涛这边需要护法,所以周菲的这一个月,如同生活在炼狱一般。

    一个月了!

    张胖子在杨涛所在的洞府外面,已经守候了一个月时间。这期间,吴勇有偷偷过来试探过,但是张胖子这次仿佛是了狠一般,死死的守护着,不让吴勇有半点可乘之机。

    吴勇心中有着畏惧,不是对于杨涛,而是对于龙慧欣。虽然此刻龙慧欣已经进入了内门之中,可是后山解封的时间,越来越近,对于慧欣那边,吴勇每每想到,都心中毛。

    当然,他对于诅咒之力的了解,也是异常的深厚,料定了杨涛这一次根本就过不了这关。加上杨涛那生命气息的波动那般的微弱,到后来,吴勇也就宽心了。

    “周菲,咱们继续吧?”

    钱茗一次都没有落下,再次来到了周菲的洞府前。

    此刻周菲洞府的人参草,还有之前冯飞光丢下的决明子,早就被钱茗等人夺走了。整个灵田都是空空荡荡的,而周菲的身形更加的瘦弱了起来,整个人脸色无比的惨白,哪怕是走路,身体都在摇晃,没挪动一下,小腿都在颤抖。

    “钱茗,难道你就不害怕么?”

    周菲双目中,却反而浮现出了一阵阵的嘲讽。

    “哈哈哈……我怕?我怕什么?怕你么,不要忘记了,现在的我,也是外门弟子了。”

    钱茗看到周菲这样的模样,很是痛快,无比的开心。可是一想到周菲得到的,她内心就不自觉的升起了一股妒忌之火。

    “还是说?我怕杨涛?哼,我早就告诉你了,杨涛现在自身难保,说不定已经一命呜呼了。”

    提到杨涛的时候,钱茗内心更加的愤怒了起来。

    “都是这个杨涛,如果当时杨涛选择了自己,那也不用现在这样了。自己也不用对着冯浩大委曲求全,满足他那变态的要求,成为他的炉鼎和万物,这才换来了一颗通脉丹!”

    而钱茗把自己所受到的这一切痛苦,都加在了杨涛和周菲的身上。在她看来,自己样样都比周菲好,周菲所能够得到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的才对。

    “难道你忘记了,杨涛并不是我最大的依仗么?”

    周菲冷冷的看着钱茗,倔强的她,争取让自己的身体,不出现一丝的晃动。她内心也很纠结,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相熟的两人,竟然会转变成此刻的这样。

    “你……”

    钱茗双瞳猛然的收缩,她的脑海中,突然想到了慧欣。

    “哼!那个小丫头,现在还会记得你么?她仅仅是当时高兴罢了,你就不要妄想了。”

    虽然内心有着一丝丝的惧怕,可是心中的仇恨,却是驱使着钱茗再次朝着周菲动手。

    “这是我这段时间才练好的一招,不如就请周菲你来指教指教吧。”

    钱茗双手中,出现了一阵阵淡淡的光芒。整个人,迈着猫步,加上那一身紧身衣,倒是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妖娆。

    一步一步,钱茗慢慢的朝着周菲走去。整个过程不急不慢,她很享受此刻的状态,她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周菲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能够感受到周菲内心的恐惧,这让她无比的兴奋。

    “可恶!”

    周菲死死的咬牙,钱茗已经不止一次提过要求了。让自己也去当炉鼎,她想要把她的痛苦,都加在自己的身上。

    这样的思维,简直就是变态。

    那样的事情,她不会去做。因为在她的心里,自己最大的靠山是杨涛。而即便是做炉鼎的话,那也只能够是做杨涛师兄的炉鼎……

    周菲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抗住多久,她能够做的,就是死死的坚持……

    “嗡~”

    此刻,杨涛印堂穴中,一丝丝透明的细线突然凝聚出来。整个印堂穴中,原本一片漆黑,可在这一丝透明的细线出现之后,突然明亮了起来。

    这光芒,如同远处天空的星光一般,虽然有光,可却带着一丝丝的朦胧。可和之前的漆黑相比,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嗯?!”

    依旧盘膝的杨涛,突然出了一阵舒畅的呻吟。他刚刚仿佛睡了一个美美的大觉,很是心安,无比的舒坦。

    原本闭上的眼睛,缓缓的张开。一道精芒,在双眸中一闪而逝。

    “咦?那诅咒之力呢?”

    杨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他木然现,自己的诅咒之力竟然全部都消失了。

    “杨涛师兄,你是不是已经好了?”

    在感受到杨涛的生命波动突然活跃起来之后,张胖子顿时无比焦急的呼喊了起来。这焦急中,带着一股压制不住的激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