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浩天?!”

    张胖子定睛一看,竟然是冯浩天。√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他的面色,再次阴沉了几分。

    “你个混账,你想干嘛?啊,难道你想让周菲的道基被废掉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执法堂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张胖子一看是冯浩天,内心还有点小得意。才一个凝气四层的家伙,自己挥挥衣袖就能够直接搞定他。

    “张师兄,你可不要胡说。同门之间的比试,门派可是提倡的。而且,我们可不会做出师兄你说的那样的事情来。我们都是有分寸的,你说的那种情况,根本就不会出现。”

    “反而是张师兄你,此刻的行为,如果被人知道的话,显得有点不合适吧。”

    冯浩天的话语,不急不慢,仿佛很有耐心。如同无视了张胖子此刻身上所散出来的气势一般。

    这让张胖子内心不爽了起来,对于冯浩天这里,生出了一丝丝的愤怒。

    “你就一个凝气四层的小子,竟然还敢在老子面前摆谱?”

    张胖子内心那要面子,并且欺软怕硬的个性顿时凸显了出来。而其他还想好了,如果自己出手的话,以后说不定还能够得到杨涛的好感。

    “干了!”

    张胖子咬了咬牙,故意摆出了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对着前面的冯浩天淡淡的开口道:

    “这样么?那好啊,来来来,冯浩天,要不然我们也比试比试。或者铁山,你这个优秀的弟子,来和师兄我比试比试吧。放心,师兄我可不会违背门规的。”

    你不是喜欢比试么,你不就是喜欢用修为来压人么?胖爷我今天就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嗯哼!”

    张胖子感觉自己的这一招,太厉害了。太到位了,尤其是看到此刻已经面色微变的铁山,张胖子内心更加的得意了几分。

    “过来过来,要不然你们两个一起也可以。”

    张胖子还特意让自己的真气波动变得柔软一些,仿佛这样能够体现出他这个做师兄的和蔼可亲。

    “呵呵……”

    让张胖子微微一愣的是,冯浩大根本就没有半点的担忧,或者是害怕。

    “该死的,这个混蛋是故意这样的么?”

    不知道为什么,冯浩大的这笑容,让张胖子内心感到了一阵阵的不安。猛然,他直接朝着前面踏出了一步!

    轰隆!

    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接朝着冯浩大而去。他要让冯浩大知道,在胖爷的面前,还这样的嬉笑,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哗啦~

    可是让胖子浑身肥肉一颤的是,自己的这股气势并没有直接冲击到冯浩大的身上。而是在冯浩大身前一米处,被一股真气挡住了。

    “张胖子,你长本事了啊。既然你这样有脾气,那比如我们来活动活动?”

    人没有出现,但是声音却在胖子的耳边不断的回响。

    “该死,这个混蛋怎么掺和进来了?”

    张胖子刚刚的气势,完全化为了虚无。他的内心,在做着天人交战。这人他能够得罪,但是他在权衡值得还是不值得。

    “该死的,为了老子以后的前途,老子拼了。”

    张胖子再次咬牙,恶狠狠的下了决定。

    “怎么,张胖子,难道你还嫌弃他不够么?既然这样,那就加上我如何?”

    就在张胖子要决定拼一把的时候,再次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的出现,让张胖子刚刚升起来的信念,顿时如同被一盆凉水破灭了。

    如果仅仅是之前的一人,张胖子还有点想法。可是眼前两人同来,那他就很无奈了。

    “周菲师妹,请吧。”

    铁山则是直接无视张胖子,对着一边面色苍白,神情憔悴的周菲再次开口。而且,整个人也直接朝着周菲那边,一步一步踏出。

    “该死的,你们这是红果果的阳谋。难道你们就不怕杨涛的报复么,要知道,杨涛可是药师,得罪一个药师,你们想明白了么?”

    张胖子双目通红,他已经看明白了。这次他们这帮人是算计好的,压根就是针对周菲,或者说就是要针对杨涛。

    “哼!一个药师是很厉害,可是决定一个人高度的,依旧是自身的实力。”

    两人都是凝气五层的修为,而且还有其他的手段,在外门中,足够排进前十的位置,所以他们有这样的底气。

    “嗯!”

    另外一边,铁山已经再次对着周菲出手了。周菲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办法,能够和铁山对抗。

    “该死,你们……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

    张胖子双目通红,但是却不能够有丝毫的动作,两人虽然没有直接出现,可是气息却是牢牢的锁定张胖子。

    如果张胖子有任何的动作,他们都会随时出手……

    “好了,可以了!”

    而在灵泉所在的洞府中,杨涛双目贼亮贼亮的盯着眼前的念幽果。就在这一瞬间,念幽草顿时枯萎了下来。

    而原本那颗青色的果子,瞬间化为了幽色,在失去了念幽草身体的支撑之后,朝着下方掉落而去。

    杨涛手中真气一招,朝着果子一吸一引,瞬间把果子融入了早就准备好的丹炉之中。

    这灵泉的洞府中,丹炉也是有的。毕竟,能够使用灵泉的人,最起码都是药徒!

    而在不远处,吴勇所在的洞府中。一个血色的大阵,在吴勇身前不断的转动。在阵法的中间,有着一个细小的凹槽。

    吴勇看着凹槽,手中有着一滴鲜血在不断的沉浮,这滴鲜血,正是杨涛的鲜血。

    “该死的,那慧欣竟然这样的恐怖。害的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恢复过来。不过幸好,那丫头去内门了。”

    一提起慧欣,吴勇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那天那段时间,他已经深深的认识到了慧欣的恐怖。

    自己体内的诅咒之力,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慢慢的压制下来。现在,他想要直接把左右的诅咒之力,转嫁给杨涛!

    而眼前的阵法,就是关心。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够成功。

    “杨涛,这可是你自找的。”

    吴勇一挥手,属于杨涛的那滴鲜血,划过了一条细线,朝着阵法中心而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