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吴勇的低吼,一股强大的气势,从洞府中传播了出来。八 一√中文网W w W√.★8√1√zくW .くCくoM周围无数的石头,都被这气势所携带,朝着张胖子不断的吹打过来。

    “该死的,这这这……这混蛋这是要干嘛?难道胆敢公然挑衅门规么,该死的,我一定要找到执法堂的人过来,好好的教训你。”

    张胖子头皮麻,他原本内心就很是胆小,欺软怕硬才是他的老本行。可是现在如果退缩的话,一定会让杨涛这边对他看法不好的。

    想想自己以后的前途,想想以后能够直接进入内门。再在心中对比了一下现在自己的情形。

    张胖子一咬牙,直接朝着前面再次踏出了一步。

    “吴勇,你可是知道,这是门规,你可不要让我找到执法堂的过来。想必你应该明白,公然对抗门规,是什么后果吧?”

    张胖子真气没有丝毫的停留,不断的涌动,仿佛这样,能够稍微增加他内心一点安全感。

    要知道,眼前的吴勇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除了是一个药童之外,还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

    恐怕是在整个外门,除去那有限的几个铁定能够进入内门的人,就是吴勇最为厉害了。

    因为早就有传言,吴勇是在压制自己的实力,为的就是想要提前得到灵识。要不然,他早就突破,进入内门了。

    内门才能够学习的掌心雷,吴勇就会。这点就足够说明吴勇本身的特殊了,张胖子一般情况下,他可不敢过来触怒吴勇的眉头。

    “滚!”

    依旧只有一个字,如果有人能够看到吴勇的话,定然会现,他此刻面目极其的狰狞,仿佛在努力的压制什么。

    而在他的身边不远处,有着一个阵法,一闪一闪的散着光芒。阵法的下面,地面在不断的涌动。

    很有节奏敢,仿佛是在呼吸一般,一鼓一缩的,看上去无比的神奇。

    “该死的!”

    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滚。这让张胖子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生疼,面子问题,张胖子一直都看的很是重要。

    尤其是,当着杨涛的面,他感觉自己不能够就这的丢脸。要不然,以后自己的形象一定会大打折扣,张胖子的眼中,闪过了一阵阵疯狂的神色。

    他是手中,不断的有真气在凝聚。无数的真气,化为了一条条的细线,在张胖子的手中不断的组合。

    这也是临空画符,不过却是一种简化的方式。在掌心可以完成,能够增加隐蔽性的同时,符箓的威力也会大大的降低。

    “你难道没有听到老子说的话么,杨涛此刻是药师了。他需要灵泉,这是门规。”

    张胖子咬牙切齿,手中的符箓刚刚画好,顿时朝着吴勇的洞府轰击过去。这一击,让一边的杨涛都微微一愣。

    “果然,人都有疯狂的一面,看样子,自己还是没有足够的了解胖子啊。”

    杨涛眼睛眨动了几下,不过很快,目光却是看向了一边的洞府。因为此刻,吴勇已经慢慢的走到了前面来。

    这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男子,身材只能够算是中等。但是他周围,仿佛有着一股很神奇的气息,这气息的浮现,能够直接影响到一些人的心神。

    比如,张胖子。

    在看到吴勇的出现之后,张胖子原本的气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顿时消散了一般。

    “张胖子,你长能耐了,竟然胆敢在我的洞府前面,当着我的面,直接动手!”

    此刻的吴勇,面目的狰狞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不过在双眸深处,却是闪过了一道猩红。

    这红光无比的隐秘,一闪而逝,就算是杨涛,一时间都没有察觉。

    而吴勇的出现,根本就不是因为张胖子的动手。而是因为张胖子刚刚的一句话“杨涛是药师!”。

    杨涛?那不就是自己要找麻烦的那个杨涛么,这才几天时间,自己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去管他,而此刻,对方已经成为了药师了么?

    吴勇就是因为好奇,杨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出来看看。至于张胖子,仅仅是顺带着警告对方一下罢了。

    毕竟,张胖子也算是张家的人。

    “吴勇啊,你也知道的,门规就是这样的嘛……”

    张胖子的气势一弱,这说话语气强度顿时立竿见影的缓和了下来。当然,随即他又想到了背后当杨涛,于是努力的挺了挺胸,特意摆出了一副强势的姿态。

    不过此番这样的可以做作,倒是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滑稽。

    “哼,难道你听不清么?我让你滚。”

    吴勇的目光,根本就没有去看张胖子。而是直接穿过张胖子,带着几分玩味的看了看一边的杨涛。

    “因为在几天前,我已经是药师了。所以按照规矩,我也能够拥有灵泉。张胖子,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查。”

    吴勇接下来的这话,却是让张胖子刚刚把刚刚想要说的一大堆话,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这这这……你怎么可能……”

    张胖子顿时慌乱了,对方也是药师。那这灵泉,他是同样有资格拥有的。张胖子可不认为,吴勇在这方面敢说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纯粹是找死。

    但是既然都是药师,那门规也没有说,这事情到底要如何办啊。

    “吴勇,我要灵泉三个月,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杨涛感受到了吴勇的目光,他主动上前,直面对方。很简单,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亲自来的比较好。

    “当然,既然你开口了。如果我不给你机会的话,那岂不是显得同门之间不有爱么?”

    吴勇嘴角微微上翘,划过了一个玩味的弧度。

    “刚好,这灵泉暂时我也用不到。如果你能够拿出一株念幽草的话,我就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说完这个之后,吴勇就停住了。而杨涛也没有开口,显然,这不是对方真正的目的。

    他可不相信,对方知道自己有念幽草。

    果然,过了一会儿之后,吴勇再次开口了。

    “可是我也知道,你也不会有念幽草。所以吧,如果你能够给我一点你的血。我也可以把灵泉让给你三个月。”

    “你可要想清楚,我要你的血,可是要用来做一些很危险的事情。除了这点之外,我还需要龙慧欣的一滴血!”

    “什么?!吴勇,你……你这是找死!”

    杨涛还没有开口说什么,张胖子此刻却是再次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浑身真气鼓动,一副随时要对吴勇出手的姿态。

    整个人顿时仿佛化为了一把出鞘的宝剑,气息无比的锐利。

    龙慧欣的特殊,那是掌门亲自交代过的。这个混蛋,竟然敢达龙慧欣的主意,那这不是要让他胖子为难么?胖子此刻也不管那么多了,哪怕是拼了,也不能够让吴勇得逞。

    不过吴勇却是仿佛早就料到了对方的这个反映一般,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直接朝着张胖子,丢出了一块玉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