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

    这个名字,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八一中√ 文网W w W.81zW.CoM刚刚自己进去的时候,也没有出现。难道……

    唰!

    方不问猛然的回头,双目死死的盯着木屋的门口。可是眼中,却是有这浓浓的疑惑。

    自己出来的时候,明明看到所有的房间门口都是暗的。里面不应该有人才是,难道对方是在房间之内回忆么?!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可是……对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方不问内心极其的不甘,一直以来,他都认为,青萍才是自己值得注意的对手。可是这个杨涛,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突然冲到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这样的耀眼!

    看着那近乎自己两倍多是数字,方不问极其的恼怒。他双眼死死的盯着木屋的门口,想要看看,这杨涛到底是何方神圣。

    “方不问,杨涛已经不再这里了。他不久前已经离开……”

    轰隆!

    已经离开!四个字再次化为了一道惊雷,在方不问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他整个人,瞬间被震的七荤八素。

    时间比直接还要短,竟然是自己的两倍,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方不问,你不用灰心。对方说不定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说不定一生所有的时间,都消耗在这里了。我刚刚看着他那样子,应该是去炼药了。他草木方面理论很强大,但是炼药呢?”

    “是啊,青萍,你也不用气馁。炼药讲究可不是死记硬背,不管是火候,还是投入的时间,灵药的搭配,哪一点不都是要深思熟虑?那一步不都是要恰到好处?”

    “没错!”

    方不问双目中冒出了一阵精光,而青萍的双目,也明亮了几分。

    “给!”

    方不问咬了咬牙,直接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玉盒,朝着青萍递了过去。这是他之前的赌约,竟然输了,那就爽快的拿出赌注。

    他可不想被人说成,自己是输不起的人。

    做完这一切之后,方不问直接腾空,朝着一边药师考核的地方而去。

    青萍深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盒,也没有打开,翻手放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之后,整个人竟然也跟上了方不问的步伐。

    “哼!他们说的没错,草木知识的多少,仅仅是理论罢了。我都有十万的累计了,这一生,真正用到的,能够有多少?炼药,可不是死记硬背这样的简单。”

    方不问的度在不断的加快,他想要感到杨涛一起,想要在对方的面前,挡着所有的人的面,打败对方!

    他来天师道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学会天师道的炼丹之术。他们药王谷虽然不差,可是比不上天师道厉害。

    不要忘记了,天师道的张天师,可是位列仙班。虽然目前仙凡相隔,可是天师道的底蕴,却是无比的骇人。

    “哼!杨涛是么,等会我就直接神情药师的认证。不管是青萍还是杨涛,你们都只会是我的垫脚石。”

    方不问的身形,再次加快了几分,而他也已经察觉到了身后不远追来的青萍。这让他内心再次冒出了一丝丝的得意,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不管如何,只有成为药师,那就能够直接成为内门弟子。

    这样的话,自己的修炼资源,才会增加。才能够接触到更多的炼丹方面的知识!

    “杨涛师兄,你先等等哈,我去召集几个人过来。”

    张胖子一路献媚,带着杨涛来到了炼药的地方。这是一个很大的广场,不在山顶,而是在半山腰上。

    原因无他,因为这里能够很好的引动地脉之火。周围,八个丹炉散着古朴的气息,根据八卦的八个方位摆放中。

    而中间,有着一个巨大的圆球。

    “也许,那就是丹药吧。”

    杨涛好奇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内心不断的嘀咕着。他可是没有想到,身后那些外门弟子,有大部分已经跟过来了。

    “你们说,这杨涛是要考核药师还是药童?”

    “我看应该是药童吧,毕竟炼药可是要手底下见真章的啊。”

    “我看也是,这杨涛年龄不大,炼药这事情,出了天赋以外还需要慢慢累计经验,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直接晋升的。”

    开口的是一个药徒,说话间,本身散出了一股傲气来。他这样的身份,在外门可算是珍贵。

    听到这药徒这样开口,很多人都暗自点头,炼药可是一门很繁杂的道路,一般是需要无数的经验和时间来累积的。

    “快看,方不问和青萍过来了。”

    伴随着一人的惊呼,很快,方不问和青萍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目光中。而后面也跟随过来的更多的弟子,同时,杨涛的名字,随着刚刚的排名,已经在整个外门传开了。

    “你就是杨涛?!”

    方不问主动开口,而青萍却是默默的站在了一边。一双美目,带着一丝丝的好奇,不断的打量起杨涛来。

    “嗯?方不问,我知道你。”

    我知道你?仅仅是知道你?!

    这在方不问的耳中,却是一句最为重要的羞辱。知道你?就如同我知道一株灵药属性一般简单,这是轻蔑,是红果果的看不起。

    “什么事?”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只见青萍慢慢的上前,来到了杨涛的身边。杨涛却是微微皱眉,这女人周围,仿佛有着一个冰寒的气场。凡是靠近她三米之内,都会感到寒冷。

    “有点意思,这寒冷,竟然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灵魂。”

    杨涛嘴角微微上翘了几分,对着眼前的青萍。产生了一丝丝的好奇!

    “给!”

    让周围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青萍竟然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两个玉盒。其中一个,赫然是不久前方不问输给她的。

    “刚刚的打赌,是我输了。”

    这话让方不问感觉脸上一阵阵的生疼!

    杨涛面色古怪,好奇了看了看青萍。然后瞅了瞅面色有点难看的方不问,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再次站立不稳的词来。

    “不要。”

    不要?!

    该死的,这杨涛是不是故意的?耍酷也不用这样的吧,那可是三阶灵药啊。难道杨涛一开始不知道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