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这不是我偷的,我是在边上捡到的。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周菲开始为自己辩驳了起来,她很清楚的知道,杨涛是自己最大的靠山。如果杨涛都不相信自己的话,那自己以后在龙虎山的日子,会无比的艰难。

    说不定,最后只能够当做别人的炉鼎,如同眼前的钱茗一般。

    杨涛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

    而杨涛的表情,却是让钱茗内心一喜。

    “果然,仅仅是个关系户罢了。最是无情,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杂役弟子出头,嘿嘿,铁山交给我的任务,就能够完成了。”

    钱茗能够进入天师道,完全是因为开始那三人之间的铁山。他是一个极其好色之人,而钱茗主动投靠,同时还主动答应,没过一段时间,就给铁山开新的炉鼎。

    这样才得到了铁山指定她当杂役弟子的身份,这不,她想到的头一个对象,就是周菲。

    杨涛仅仅是个关系户,虽然来头很是不小,但是自身却没有什么修为。所以钱茗不怕,至于周菲,进入索桥才几个呼吸就出来的人,在门派中,根本就是个弱鸡。

    再加上,这几天的时间,钱茗根本就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对象。而为了体现出自己的有用之处,让铁山重视自己,钱茗无疑主动出击。

    所用的方法,很是简单。事先找到了一些人参草,然后在周菲所经过的地方,提前放下。

    周菲也没有多想,认为这里可是龙虎山,找到几颗人参草,这似乎一点都不意外。也就顺手拿回来,种植了下来,原本打算等待其成熟之后,用来献给杨涛的。

    哪里想到,她才刚刚种下去不就,钱茗就找上门来了。

    “杨涛师兄,你应该最为了解了。这门派中,所有的东西都是要换取的。试问,有谁会把这样的人参草放在路边啊?”

    钱茗嘴角微微上翘,不急不慢的开口。她这次的目的很简单,让周菲不被杨涛待见,这样她就没有了最大的依仗。

    然后自己再主动提出,跟着自己一起,这样,既然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了。

    “这点没错,虽然这是仙家福地,可是灵药都是宝贝,如果路边到处都有的话,那我们还干嘛去换取啊?”

    周围有人开口,当然开口的都是杂役弟子。外门弟子,都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似乎是想看看,这事情到底会如何展。

    “就是说嘛。杨涛师兄,你可是好心好意的带着她进来了。可是她这样的人格,丢了您的面子不说,而且指不定什么时候,会对你出手的呀。”

    “你胡说!”

    周菲哪里能够说得过钱茗,又听到钱茗这样的开口妩媚自己。俏脸上面,怒容显现。

    小手已经捏成了拳头,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上前动手的趋势。

    这行为,让杨涛眼中划过了一丝异色。

    “哎哟,恼羞成怒了吧?周菲,我们好歹也算是朋友……”

    “呸,我才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周菲对着钱茗不屑的吐了一口吐沫,声音中带着怒气。

    “哼,杨涛师兄,想必事情你也看到了吧?具体这事情该怎么办,您说句话吧。这样明显的事情,我也不想惊动执法堂的人。”

    执法堂三个字一出,周围所有人都变色。哪怕是外门弟子,也不列外。执法堂,那里面的人都是外门弟子,而且还是最为有权利的外门弟子。

    他们代表了门派,来决断所有事物。而且,他们专横霸道。在门派中,最为强势。哪怕是张家人,都不愿意犯到他们的手中。

    “哼,执法堂就执法堂,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

    周菲咬了咬牙,朝着杨涛那边看了过去。执法堂的大名,她自然也是听到过的。这两天时间,她也对周围的环境,有了大概的了解。

    “哎哟,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逃脱么?我告诉你,那是我的灵草,上面有我的气息,这点,就算你再否认,都是没用的。”

    钱茗淡淡的笑了笑,既然她用了这样的方法了,自然是考虑到位了。

    “你……”

    周菲内心一颤,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钱茗一口咬定,自己的东西被偷了,那她还真是百口莫辩!

    “你这是陷害……师兄,我、我、我真的不是偷的。”

    周菲着急了起来,此刻她哪里还敢去手什么找执法堂的人啊。

    “师兄,这样的杂役弟子,我看你也不用再用了。”

    钱茗冷笑着开口,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而周菲对她来说,在计谋这方面,太弱鸡了。

    “够了。”

    杨涛眉头再次皱了皱,这动作,让钱茗的脸上喜色浓郁了一丝。因为她已经从这两个字中,感受到了杨涛的不满。

    而周菲脸色一片产白,整身体都颤抖了一下。同样,她也感受到了杨涛的一丝不耐烦。

    “不要有下次了。”

    杨涛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下颚微微抬起,朝着一个方向看了看。

    “是……”

    周菲死死的低着头,贝齿死死的咬着嘴唇,大大的眼眶中,有着水汽在升腾。

    “既然师兄你都开口了,那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取了我的东西之后,我就告辞。只不过,这样的杂役弟子,我劝师兄你不要再用了。”

    钱茗微微一笑,这个结果,虽然和她最想要的还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只要在坑周菲一次,那杨涛一定会厌恶的。

    因为她刚刚听的很清楚,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不要有下次。如果周菲有下次的话,那杨涛一定不会再用。

    “周菲,我的话你没有听明白么?”

    杨涛撇了撇嘴,再次吐出来的话语,让所有人都微微一愣。这话,是几个意思?

    就连周菲,此刻也是有点不明白的抬起了脑袋,朝着杨涛望去。

    “这样的人,以后再过来,直接给我轰出去。哼!在我灵田里的东西,自然是我的。哪里还能够让别人在这里唧唧歪歪,扰乱我清修?”

    轰隆!

    “是,师兄!”

    周菲微微一愣之后,眼眶中的水汽直接消失不见。整个人真气涌动,一步一步朝着钱茗走过去。

    “师兄,你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不怕执法堂……”

    “闭嘴,你让执法堂的来看看?这灵药是不是在我的灵田之中?哼!”

    杨涛冷哼一声,小手朝着后背一摆,直接转过身去。

    “杨涛,我可是铁山师兄的人,你敢让人打我?”

    钱茗尖叫起来,虽然修为相当,可是她不认为,自己能够打得过周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