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之力?天照?!”

    杨涛头皮麻,刚刚的从容一去不返。八√一 中文网W√wW.81zW.CoM

    这也许真的是幽冥之力,因为和上次自己遇到鬼卒的时候。所散出来的力量波动有点类似,可天照呢?!

    对于这些传说中的人物,杨涛现在已经能够欣然接受了。可接受是一回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又是另外一回事。

    如果真是天照那样的级别,哪怕仅仅是一丝丝溢出的力量,都能够完全辗压死自己吧。

    虽然杨涛不知道那是什么级别的修为,可好歹对方在东瀛神话中,完全能够和华夏神话中人物对等的存在!!!

    嗡

    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别样的波动。

    这波动的出现,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异常。只有一个人!杨涛!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冻住了。就是因为这一丝丝微弱的波动的出现,让杨涛感觉,此刻的自己,仿佛是一直蝼蚁,在仰视着大象。

    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敬畏,对于高等存在的敬畏!

    “该死,我该怎么办?如果真的这样,那岂不是说,石田三野会成功?!”

    甚至,杨涛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都开始变得缓慢了起来。

    “天照大神,请给我的式神赐福吧。让我的式神,能够完美的融入这躯体之中吧……”

    石田三野无比疯狂的祈祷着,幽冥之气更加的浓厚。一丝丝,不断的朝着那身形的黑影中,融入进去。

    “哼!”

    突然,一声冷哼出现在了周围。那一丝别样的波动,让杨涛灵魂都要被冻住的波动,在这一声冷哼之后,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天照大神,不要啊。”

    石田三野满脸的心痛,口中的祈祷,更加的疯狂了起来。他想要再次呼唤回来那一丝别样的波动!

    晃

    可是让石田三野几乎要奔溃的是,原本的幽冥之力,此刻竟然也在不断的消弱。仅仅是一个眨眼的瞬间,开始的幽冥之力,顿时消失不见。

    仿佛,那别样的波动,和幽冥之力,压根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呼”

    杨涛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后背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甚至,他的身体都在轻微的哆嗦,仿佛还没有从刚刚的恐惧中反应过来。

    “切,白痴。”

    属于小公主龙慧欣的冷嘲随即出现在了众人的耳边,哪怕是石田三野,都有点蒙圈了。愣愣的望着龙慧欣,似乎想要从对方那里,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鄙视自己。

    要知道,刚刚自己可是差点就得到了天照大神的赐福啊。

    虽然没有成功,但是自己的式神,依旧融入了一丝幽冥之气。仅仅是这一点,就足够让自己的式神,强大好几倍了。

    一个小小的女孩,仅仅是基因有点不同罢了,有什么资格,这样的嘲讽自己?

    “女娃娃,你知道什么?难道说,刚刚也是你在动手脚么?”

    瞬间,石田三野想到了慧欣的奇特之处。而杨涛等人,也是好奇的看向了慧欣。难道这真是这个丫头的能力,有这样恐怖的威力,这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嗯哼,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用脑子想想都能够猜到好么?”

    慧欣有点不满的瞪了杨涛等人几眼,满脸都是嫌弃。

    “这是哪里?”

    女孩用力的跺了跺脚,让啪啪的几声,在大厅中不断的回响。可是看到杨涛等人眼中露出的,没有理解过来的茫然后,女孩大大的翻了好几个白眼。

    “这里是华夏!”

    “那什么鬼天照大神过来显摆,到我堂堂华夏过来显摆?这是在打我华夏的脸呀,天照都蹦跶出来了,难道我华夏就没有厉害的人物出来压制一下么?”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恍然大悟。

    对于刚刚出现的那一声冷哼,大家也都猜想到了。

    也对!你一个东瀛的什么毛神,跑到我华夏来作威作福,如果还不回击的话,那岂不是显得我华夏太弱了么?

    好欺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才有了那一声冷哼。

    可是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没有人会去研究,因为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

    “哼!那又如何。”

    石田三野无比的恼怒,这一点他也是想明白了。

    “只要你们在我手上,我就能够投鼠忌器,让华夏官方做出一丝丝的改变。”

    吼!

    天空中,式神怒吼一声,化为了一道黑气,融入了僵尸的体内。

    而两个忍者,直接搬上来了一个视屏通话器,里面已经出现了一个人。

    “李文军,怎么样?你们的人在外面等的够久了吧,你们认为里面的安排足够到位了么?”

    视屏里面出现的,正是一身戎装的李文军。

    “你是不是在等,你们华夏修仙者呢?呵呵,可惜,你们等不到了。”

    石田三野悠悠的开口,竟然无视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杨涛。

    式神入主了僵尸之后,僵尸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而且,他对自己的毒素很是自信,认为样已经没有丝毫的反抗的能力了。

    “我也不和你废话,两个条件选一个。要么,画一片地方出来,给我们实验。要么,让我们传教。阴阳师等东瀛的教派,要在华夏传播,而且第一次要官方来推动。”

    这话一出,杨涛顿时眉头一皱。很明显,这是逼着选择第二个条件。而这一个条件,很明显是一个坑。

    如果东瀛能够在这里传教,那西方的教廷呢?!

    或者说,这原本就是东瀛和西方设计好的计划?

    “石田三野,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李文军的话,却是让石田三野微微一愣。

    “哼,如果你们都不顾忌这些人的死活的话,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想必你也知道,即便是我的这个身体死掉了,那也没事,我不在乎。”

    石田三野阴着脸,完全是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姿态。而这样的姿态,恰恰能够给李文军最大的压力。

    “我劝你,还是去问问你的领导吧。他们才有真正的话语权,至于你?哼。”

    石田三野对着视屏冷嘲了起来,他早就摸透了华夏大多数为官者的本性。这么多的公子哥一起,完全能够左右一些人的决定!

    “是么?”

    嘲讽,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李文军依旧是露出了嘲讽的神色来。这让石田三野几乎要抓狂,这不应该啊,所有的一切,自己都考虑到了啊。

    “少爷,不好了!”

    而这个时候,一个忍者仿佛突然收到了什么消息一般,慌慌张张的从一个角落小跑到了石田三野的耳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