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感受着法台慢慢的震动,周围的温度也在不断的下降。八★一中文网W√w√W .81zW.CoM桃老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厚了几分;而且还时不时的点头,密切注视着阵法的运转。

    “切。”

    谢小山很是不屑的冷哼的一句,内心却是有点看不起桃老。

    “没见过世面了,都这样大的年纪了,一直停留在凝气大圆满,相比眼光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本公子就看看,你们能够现什么好宝贝。”

    谢小山很是赌气的想着,显然内心还是在诅咒着杨涛。同时,他更加的不希望别人此刻比他好。

    在谢小山想来,最好,就是让眼前的这几人,弄出一个没用的鸡助出来。那些消息都是不准确,好让他们气急败坏,暴跳如雷。

    这样,才能够让谢小山找到一点内心的平衡感。

    “桀桀……”

    随着血液的不断注入,一阵阵阴风,在周围凭空吹出。隐隐约约的,一阵阵若有若无的笑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这声音听着,让人汗毛炸立,毛骨悚然。

    “乖乖,这到底是什么鬼?”

    法台上面,有人已经忍不住嘀咕了起来。如果不是看着这里有这么多人,而他们的老大狼狗哥就在不远处,他都想要直接逃走了。

    “这是什么声音啊,听着怪瘆人的。”

    有几个女人,胆子比较小。周围的温度在下降,而且又冒出了一阵阵的阴风,这让几个女人已经开始不断的哆嗦。

    随着哆嗦,她们手腕上面下落的鲜血,有点脱离了交汇点。

    “都给老夫站好了,很快就没有你们的事了。”

    桃老冷哼一声,顿时,从他的身上冒出了一股浓厚的威压。这威压如同山岳一般,直接压在了众人的双肩之上。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背上瞬间增加了一股巨大的压力。这压力,让他们不能够动弹丝毫。

    就算是开始哆嗦的几个女人,立马就停止了。

    因为她们感觉,如果继续哆嗦的话,肩膀上的压力,会直接把他们压得粉碎。

    阴风在继续,温度依旧在不但的下降。不过有着桃老的镇压,所有的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丝毫未动。

    桀桀……

    笑声不断,更加的真切了。

    一股股阴寒之气,不断的从法台四周凝聚起来。

    最为中间的两个男子其中的一个,屁股后面的口袋中,一块兽皮,开始出现了一丝丝明灭。

    每一次明灭,阴寒之气就被吸收一丝。

    而这个过程,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因为吸收的这一丝丝,太少了一点。根本就没有不足够引起任何人的察觉,可是随着明灭度的增加,被吸收的阴寒之气,也在慢慢的增加。

    终于,有一个人,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

    “咦?这五鬼搬运阵,难道出现问题了么?这阴寒之气,并没有完全锁住呀。”

    谢小山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察觉到阴寒之气在流逝的人。

    “切,本公子就知道。陈少青这样的渣渣,既不是什么家主之子,也不是天骄,能够知道多少?估计这五鬼搬运阵,他也没有弄到完全版本的吧,就算是有错漏,他们都没有察觉吧。”

    想到这里,谢小山的内心,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嗯哼,本公子就来看看,你们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错误,但是本公子就是不告诉你们,让你们干着急。”

    这似乎是能够让谢小山从刚刚被杨涛坑的坏心情中走出来的好方法,所以,他怀着偷乐的态度,揣着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直接暗中运转了一门功法。

    扑闪扑闪

    只见谢小山体内真气按照一种玄奥的路线疯狂的运转起来。下一个瞬间,他的双目中,出现了一阵阵血红。

    一个呼吸之后,谢小山双目中,原本眼白的部分,直接化为了一阵淡淡的红色。如果仔细看去,定然会现,那竟然是眼睛中,所有的细微血管,都被一股血红色的真气包裹住了。

    如果再仔细点,就会现,那些血红色的真气,竟然凝聚出了一个个更加细小的符号,在一闪一闪出血红色的光芒。

    而这光芒,才是眼白变红的真正缘由。

    同时,谢小山的双眸中心,也带着一片淡淡的红色。那里面有着两个模糊不清的符号,这符号,和周围眼白处的符号,如出一辙。

    睁开神通双目,谢小山嘴角微微翘起,划过一个自得的角度,朝着法台望去。

    “嗯?!”

    这一望之下,谢小山内心一颤。在他的双目中,他看到了阴寒之气消失的方向,竟然是最为中间的那个男子。

    “这、这、这怎么会?!”

    犹豫角度的关系,一开始谢小山还以为,是这男子的屁股吞噬了阴寒之气,这让他内心一阵恶寒。

    不过随着他慢慢的观察,也知道了吸收阴寒之气的,是男子屁股口袋中的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东西,谢小山看不透,可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该死的,难道是张清水?”

    谢小山感觉这事情有点大条,唯一值得他怀疑的人,就是张清水了。

    “不对,张清水那啥样;哪里能够有这样的心机,在桃老的眼皮子下面,他会有这样的手段么?”

    不是谢小山看不起张清水,张清水还真没有这样的胆量。所以谢小山抱着怀疑的态度,直接开始朝着其他人看去。

    最先被他列为目标的,就是狼狗了。桃老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必要,他有着这样的修为,完全可以横扫所有人。

    “没有问题啊……嗯?!”

    狼狗这边,完全就是凡人,最多是几个厉害的打手,有着几脉的修为罢了。可就在谢小山要收回神通的时候,不经意间,却是看到了一个血红色的身影。

    “该死……这、这、这坑货竟然过来了。”

    谢小山额头上面冷汗直流,他已经能够肯定,那个隐藏在一边的人,就是杨涛。

    “哼,既然这样,老子被坑了,你们也不要想好过。”

    谢小山恶狠狠的想着,既然杨涛胆敢过来,那就一定有准备。更何况,杨涛有着自己的那些底牌,就算是桃老,都奈何不了对方。

    “哎哟该死的,老子肚子怎么回事?”

    谢小山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立马想了一个很无头里的理由,一手捂着肚子,小跑朝着一边的小树林而去,就这样,开溜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