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这小子放弃了?”

    常侍看着杨涛的这举动,一下子有点懵逼。八√一★中文网W w√Wく.★8く1★zくWく.√C o M★

    “不可能,这小子绝对不会是这样简单就认输的人。”

    瞬间,常侍就在自己的心底,抹掉了这个念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杨涛,仿佛想要看穿,杨涛到底有着什么其他的手段。

    “这是……”

    下一个瞬间,常侍整个人都后退了一小步。双目中,更加是爆射出来了一阵阵不可思议的光芒。

    “你、你、你怎么还会有……”

    看着杨涛手中那散着一阵阵恐怖威压的灵符,常侍整个人都懵逼了。他感觉,老天爷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那小子的灵符,不是动用玩了么?这一点,很多人都可以证实啊。难道是这么多人,合伙坑自己?

    这念头一出现,常侍就否定了。他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事后自己也去世界大厦查看过了,那恐怖的灵气残留下来的痕迹,还是很好辨认的。

    可是,眼前那小子手中的灵符,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灵符是么?”

    杨涛的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如果不是坑了谢小山一般,自己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对抗常侍呢。

    搞不好,叫上毛僵和马佳妮,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吧。

    不过现在,却是不用多想了。看着常侍那震惊的模样,杨涛还是略微有点小得意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谢小山那咬牙切齿的神态,浮现在了杨涛的面前。

    “额?!”

    杨涛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心中恶寒的把谢小山的形象从自己的脑海中抛开,双目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常侍,手中的真气,不断的融入灵符中去。

    “杨涛,你难道还想得罪我们常家么?”

    常侍心中毛,他怎么都没有算到,杨涛竟然手中还有一道这样的灵符。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这样的灵符成路边大白菜了,想要一张就有一张。

    “我开始就说过了,不要逼我。这可是你自找的,哼!”

    既然都决定了要干掉对方了,那杨涛才不会和他废话。灵符直接引动,反正不是自己的,杨涛一点都不心疼。

    “杨涛,你可要想好了……”

    常侍惊慌失措,手中不断的拿出防御的法器,灵符。所有他能够想到的,能够用到,都出现在了手中。

    而杨涛手中的灵符,化为一个巨大的磨盘的,朦朦胧胧,仿佛来自天外。缓缓的从常侍的头顶上空,降落而下。

    砰砰砰!

    不管是灵符还是攻击,法器还是法术,在这磨盘之下,仿佛没有丝毫的作用。那磨盘依旧缓缓而下,度不增不减,仿佛常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对它照成一丢丢的影响。

    “不!”

    咔嚓!

    常侍不是没有想过要开溜,但是那朦胧的磨盘下方,有着一句巨大的镇压之力,牢牢的锁定住了常侍,让人根本没有丝毫的机会逃脱。

    随着磨盘不断的压下,常侍的双肩仿佛有着一个大山,而且,这山的重量,在不断地增加。

    常侍最后坚持不住,一个膝盖,直接跪拜了下来。

    “该死,杨涛,你一定要和我常家为敌么?”

    常侍怒吼,嘴角已经冒出了一丝丝的鲜血。显然是这一压之下,就已经让他受到了重伤了。

    杨涛皱眉,双目中神光闪动,陷入了沉思。

    “杨涛,你不会真的打算放过他吧?”

    原本,看着杨涛双目汇总沉思的光芒。常侍内心还是升起了一丝丝的希望来着,但是马佳妮的这话,差点让常侍喷出一口老血来。

    他算是明白过来了,马佳妮开始时候说不动手,并不是畏惧自己,而是一早就知道,杨涛有这样的底牌,压根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啊。

    “谁说茅山的人一般不杀人的,是!没错,但是他们怂恿别人杀人的手段,可是一点都不差啊。”

    “嗯?没有。”

    杨涛很认真的看了看常侍,然后无比严肃的嘀咕了起来:

    “我只是在好奇,为什么常侍就没有一点像样的手段。”

    “啥?”

    马佳妮和唐清玲同时好奇的望着杨涛,一时间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杨涛具体所指的是什么东西。

    “你想想看,你有那道灵符。而谢小山也有这样的灵符,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我都没有看到常侍拿出底牌来。难道他就这样的能够忍耐么?”

    杨涛一本正经的开口,这点让他很是纳闷。看着这模样,常侍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了才是吧。

    “噗嗤”

    噗通。

    让杨涛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话语才刚刚说完,那边的常侍整个人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双腿齐齐跪下,体内气息顿时凌乱了起来。

    “你厉害……”

    马佳妮暗中对着杨涛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目光,不过在看到杨涛满脸的迷茫后,马佳妮表情古怪的开口: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

    杨涛纳闷的反问,刚刚那赞赏的目光,到底是几个意思,自己还有点没有明白过来呢。

    “你以为这是大白菜么?”

    马佳妮直接对着杨涛翻了一个白眼,满脸都是无奈:

    “我可是马家……那谢小山可是号称小天骄,在谢家的地位都是很高贵的,有这样的灵符,自然是说得过去。再说了,常家虽然也很不错,可是常侍这样的,这样的年纪还才在七层的人,你认为他能够得到多少资源呢?”

    马佳妮这红果果的嘲讽,仿佛对常侍来了致命一击。

    轰隆!

    如同巨大的高山从高空砸下的声音,在周围震耳欲聋。

    磨盘狠狠的压下,让整个巨大的地面,齐齐下降了半米。

    常侍整个人,都扁了好几成。这巨大的威力,让杨涛都为之咋舌。

    唰

    已经养成了好习惯的杨涛,也不纠结开始的问题。直接一个闪身,窜到了常侍身体的周围。

    “咦?!”

    常侍的储物袋,都已经碎掉了。但是却在他的胸膛上方,很是突兀的出现了一块小石头。

    这石头平白无奇,不过在这磨盘下面,竟然丝毫未损。哪怕是边角都没有出现裂缝,这让杨涛顿时好奇了起来。

    “吱吱”

    更加让杨涛吃惊的是,他试着慢慢的往手中灌入真气,可是直到他动用了全部的真气,竟然都没有对这小石头造成一丝丝的损坏。

    “算了,还是等会在研究。”

    下意识的,杨涛打算把石头收如储物袋。

    更加古怪的事情生了,这小石头,竟然不能够放入储物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