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派的小姑娘,我与你们毛家人也算有点交情,这次的事情,我想,你还是不要参与了吧。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常侍看了看马佳妮,顿了顿之后,这才慢慢的开口道。

    茅山派有两大家族,毛家和马家。这两个家族很奇怪,毛家的人一般是男子为主导,但是在马甲,却是由女子为主导。

    但是两家人的关系,亲密无间,如同一个大家族一般。所以此刻虽然知道马佳妮是马家的人,但是常侍依旧这样的开口。

    “我也是知道,茅山的人一般是不会参与这样的争斗的,而且万一要是我不小心伤到了你的话,也不好和茅山交代,所以……”

    “所以……我不会插手啊。”

    让常侍一愣的是,马佳妮竟然想都没有想,直接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你没有听错,我真心不会出手,他的事情,和我压根就没有多少关系。只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马佳妮满脸堆着微笑,双手摊开,露出了一副,自己原本就没有任何的打算要动手的姿态来。

    “哦?什么要求。”

    既然能够不和茅山的人起冲突,那还是不起的好。以后说不定,自己还会有事情找茅山的人帮忙呢?

    茅山的名头,可是摆在那里的。一些威慑力,还是有的。

    “说来听听。”

    常侍已经决定了,要是不过分的话,答应也无妨。

    “很简单,你和他的恩怨,我不参与。但是这个女子是玄阴之体,我想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马佳妮的话语,让常侍微微皱眉。玄阴之体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如果想要他就这样的放弃的话,一个凝气五层的茅山弟子,还不够格。

    “呵呵,你不要多想,我对这玄阴之体可不敢兴趣。”

    听了马佳妮的这话,常侍的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能够不和茅山冲突,那还是不要的好。

    “我的要求很简单,在你们决出胜负之前,不要对这女子出手。当然,我能够保证,我们两个都不会动手。哪怕是一边的金毛……”

    马佳妮指了指一边塞牙咧嘴的金毛道:

    “我们都不会动手,这点我来保证。我也希望,你不要伤及无辜。”

    马佳妮的这话,如果是其他人说出来,常侍或许会多想:这会不会别人的圈套,用这样的方法来降低自己的注意力,然后突然偷袭。

    可是话语既然是从马佳妮的口中说出来,常侍仅仅是认为,这是茅山人的天性。他们不怎么喜欢和人争斗,守正辟邪,才是他们的追求。

    “没问题,这本来就是我和杨涛之间的恩怨。”

    常侍想都没有想,直接开口答应了下来。

    “那好,清铃,金毛,我们还是靠边点吧。”

    马佳妮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直接拉着唐清玲,同时招呼了一下金毛,退到了一边。

    那姿态,很明显就是一副坐一边看戏的群众。

    “小子,得罪了太子,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常侍冷笑着,不断仔细的打量着杨涛。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就提升到现在的修为,这杨涛,应该很是不简单。

    所以常侍没有立马动手,他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

    “哼,那仅仅是你的太子罢了。在我的眼中,他什么都不是。”

    杨涛冷笑,对于一个仅仅是靠着自己的身份,而胡作非为的人,实在是提不起半点的好感。

    “常侍,我劝你,还是不要蹚这趟浑水的好。如果可以,你回去告诉太子,文婷是我老婆,让他不要惦记了。那样的话,说不定我懒得去找他麻烦,要不然。哼!”

    一个凝气五层的人,竟然胆敢对着一个凝气七层的高手这样的冷嘲热讽,趾高气昂。

    这要是说出去,恐怕很少有人会相信吧。

    但是杨涛就是这样的做了,而且还是这样的理所当然。仿佛此刻自己的话,对于常侍来说,就是恩赐。

    如果对方不识趣的话,那就是自找苦吃。

    “大言不惭,小子,你被你最近的提升懵闭了双眼么?”

    常侍冷笑,浑身的气势,直接朝着杨涛这边冲击过来。

    “你应该知道我以前的身份,我真心不想杀人了。所以,不要逼我。”

    杨涛无比真诚的开口,自己修仙的目的很简单,也很单纯。与人争斗,绝非他所喜欢的。

    杀戮,对于杨涛来说,实在是有点厌恶了。他的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他的神经,都快要麻木了。

    但是修仙,原本就是一条逆天的路。在这个圈子里面,自然法则更加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杨涛不愿意,但是有时候,杀戮依旧会主动找上门来。

    “可笑,今天不管如何,你都要死。”

    常侍越来越有点看不透杨涛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方的修为比自己低了两个等级。明明他最大的底牌,已经动用完了。

    他,到底有什么底气,还敢这样的对自己出手。

    “我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执意要来找死,那就不要怨我了。”

    杨涛叹息了一声,看样子,自己还是要得罪常家了。哎,不管了,反正自己的仇家也不少了,多一家就多一家吧,自己也懒得在乎这些。

    “哼,让你知道知道,你和我是差距,有多么的巨大。”

    常侍双手一辉的,一个巨大的火焰手掌立马出现,瞬间朝着杨涛这边袭来。

    而杨涛双手法决不断,一道道剑气呼啸而出。但是此刻,杨涛却是没有动用他最为拿手的火泽法术。

    葵水神雷,也没有被动用。

    因为杨涛不打算用这些,谢小山的符箓,可不能够浪费,既然常侍找死,竟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杨涛可不打算给常侍任何的机会。

    而此刻,他仅仅是想对比一下,自己和常侍之间的差距罢了。仅此而已,别无他意。

    “杨涛,如何?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

    常侍看到杨涛的抵抗之后,眉头再次皱了皱。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杨涛还有火泽的法术,很是厉害。

    这也是常侍过来的一个主要原因,五行宗的法术,对于常侍来说,同样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知道,所以、我打算出手了。”

    杨涛微微一笑,突然收回了说有的法术,一只手,深入了储物袋中。

    这个动作,不知道为何,让看到的常侍,内心猛然的一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