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漆黑的血液,进入了僵尸的嘴里之后。★八一中文★网W√w W.81zW.CoM僵尸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再次出了一阵阵的怒吼。伴随着这怒吼声,僵尸身上,竟然冒出了一阵阵漆黑的火焰。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马佳妮脸色一变再变,自己所中的这一刀,看样子很是不简单。

    “砰砰砰!”

    同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波动。

    “有人闯进来了。”

    唐清玲美目中划过了一道诧异的目光,她不解,不是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么?难道有人,破坏了那位高人的规矩么。

    “别慌,扶着我出去看看。”

    马佳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体内的真气不断的运转,畅通无比。这黑气,还真是古怪,仿佛只在骨髓里面蔓延,对于真气却是没有丝毫影响。

    “是你?!”

    看到来人是柳生次郎之后,马佳妮露出了一阵恍然的神色来。对于眼前的这个小鬼子,她一点都不陌生。

    自己背后的这一刀,还是被他所赐呢。

    “哼,没错,我看你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

    没有看到杨涛的出现,柳生次郎眉头微微皱了皱,心中在想着,莫非杨涛不在这里?

    “逃?你认为我需要你,哼,虽然你有着七层左右的修为,但是既然敢来到这里,那就是找死。”

    马佳妮手中不断的晃动,一个个法决,不断的闪现出来。周围的阵法,立马被引动。

    大地上出现了一阵阵的火海,这是杨涛后来加上的。虽然没有火泽那样的厉害,但是却能够牵制到别人。

    “哼!”

    柳生次郎冷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仿佛看戏一般的看着马佳妮不断的施为。

    在他的身体表面,有着一团透明的气劲。这团起劲,保护着柳生次郎和容子,免受火海的伤害。

    “咳咳……”

    马佳妮的法决在到一半的时候,双手突然颤抖了一下,法决顿时被打断。

    “怎么?感受到身体扛不住了吧,明明修为没有认为的问题,但是却完不成法术对么?”

    柳生次郎轻笑着,满脸都是显而易见的嘲讽。

    “这……我的骨头。”

    明明感觉身体没问题,修为没问题。但是自己浑身却是没有力气一般,骨头感觉无比的松软,似乎不足够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刚刚,法决很是顺畅。可是马佳妮却出现了一种错觉,一种自己的大脑,不能够完美的掌控自己的身体的错觉。

    是骨头,骨头没有了以往的支撑的力量了!

    “该死的。”

    马佳妮死死的咬牙,挥手间,法剑出现。

    叮当

    但是没有觉的支持,法剑也不能够起到最好的攻击效果。

    “哼,你还是乖乖地臣服吧。说不定,我能够饶你一命。”

    柳生次郎再次轻蔑的笑了笑,带着容子,在火海中漫步而来。仿佛眼前的火焰,形同虚设一般。

    “狂妄。”

    马佳妮索性收回了法剑,整个人也后退了一步。

    吼!

    伴随着一身怒吼,一个漆黑的身影,被厚厚的毛包裹着,突然从一边冲出来,朝着柳生次郎飞奔而去。

    唰!

    叮铛!

    柳生次郎双目一凝,瞬间拔刀,对着黑影劈出。

    咚咚!

    被这冲击力的撞击,柳生次郎整个人后退了两步,我这刀的虎口,已经开始微微生疼。

    嗡

    武士刀,还在手中不断的颤抖低鸣。可见刚刚的冲击力,有多么的巨大。

    “丧尸?!”

    当看清楚眼前的东西之后,柳生次郎面色一边。刚刚那一刀,他感觉砍刀了一块坚硬的黑铁上面。

    而眼前的僵尸,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

    “吼!”

    毛僵可不会管什么,在马佳妮的命令下,朝着柳生次郎再次扑过去。双手上面,漆黑的指甲格外的闪亮。

    柳生次郎一只手握着武士刀,另外一只手,慢慢的从刀剑摸到了刀尾,手所过之处,一阵阵漆黑的火焰,包裹在了武士刀上。

    “哼!”

    马佳妮冷哼一声,就是这黑色的火焰,当时自己也是被这样的刀砍了一刀,但是貌似,不是柳生次郎此刻手中握着的这把。

    叮叮咚咚

    毛僵的身体,异常的坚固。

    可是此刻,它也受到了伤害。这黑色的火焰,虽然会随着每次的攻击,都沾染在毛僵身上。

    可是诡异的是,每次沾在身上或者毛上面之后,这黑色的火焰会很快的就熄灭。这在马佳妮看来,明明是没有任何效果的事情,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柳生次郎却是依旧在不断的攻击。

    而且还在加快度,仿佛就是要为了,能够让漆黑的火焰,粘在毛僵的身体上面一般。

    碰!

    叮。

    再一次,柳生次郎一刀看在了毛僵的胳膊上面。

    “该死。”

    但是这一次,马佳妮怒吼了一声。她总算是明白了,对方刚刚是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就在刚刚,碰撞的声音不对了。

    没有一开始那样的刺耳不说,就散是僵尸的胳膊,刚刚都出现了一丝丝的弯曲。

    马佳妮立马就想到了一点,僵尸的身体在软化!骨头,骨头在软化,或者说,不仅仅是骨头,周身的血肉也在软化!

    “画地为牢。”

    马佳妮双手想要施展法决,但是刚刚开始,就不能够继续下去了。因为她的手指,虽然能够在真气的包裹下运动,但是却达不到法决施展的度。

    “到底是为什么?这黑焰,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

    马佳妮内心开始焦急了起来,这黑岩太过诡异了。她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任何对抗的办法。

    而她的手中,已经拿出了那张灵符,已经有着两道裂痕的灵符。

    如果马佳妮能够仔细观察的话,定然不会现,这火焰其实不是柳生次郎出来的。

    而是,从他脚下那无比清晰的影子里面,顺着脚,攀爬蔓延到柳生次郎的武士刀上来的。

    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又会有什么人,会特意来主意一个影子呢?

    “五层了,总算是五层了。”

    炼丹房内,杨涛原本紧闭的双目,猛然的打开。两道精光,瞬间从里面冲击了出来,让后快的隐藏。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不守规矩,老子要找个机会,和高岩大高手说说。”

    毛僵的怒吼,早就传到了杨涛的耳中,他没有丝毫的拖拉,叫上了一边护法的金毛,冲出了洞府……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