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没有说,要保住杨涛。八一中文 网Wくw★W√. 8 1くzW.CoM”

    高岩浅笑,很是满不在乎的开口。这话语,却是让桃老眉头一皱。

    “不是?那你刚刚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点桃老就不明白了,既然是那位的意思。而且高岩也到了这里了,刚刚他也阻拦了自己了,但是此刻却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有着什么目的。这让桃老纠结了起来,所以此刻,他依旧只能够再次朝着对方望去,眼中满满的都是询问。

    “很简单,那位说了,只想好好的过个年。”

    这话一出口,不仅仅是桃老,周围的张清水和陈少青还有谢小山都面色无比的古怪了起来。

    好好的过个年?这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就是过年这几天,不想生什么事情了咯?

    可是,这也是让人不解的啊。这过年好歹也需要有个界限吧,出了正月十五,那都叫过年啊;过完初一,那貌似也叫过年吧。

    “高岩,明说吧。如果仅仅是过个年的话,那我还是能够卖你一个面子的。”桃老想了想之后,主动开口道。

    “初一之后,随你们怎么折腾,这几天时间,你们也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高岩淡淡的开口,嘴角的微笑,没有丝毫的减弱。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到初二在动手。希望到时候,高岩你不会出现。”

    桃老感觉高岩的这笑容很古怪,仿佛知道了自己的什么秘密一般,让他有点不自然了起来。

    “那件事情,其实我们知道的也很是突然。他不应该知道才是,但是为什么,我的内心总有种不好的感觉呢?”

    不过桃老的这疑惑,还没有完全思考完,却是被高岩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给呛到了。

    “嗯,那位的意思我是传达到了。不过嘛……”

    不过?不过什么,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高岩。一个凝气大圆满的高手,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语来,那内容,绝对不简单。

    “不过,桃老你也是凝气顶峰的存在,杨涛就一个凝气四层左右的小子,您这样的做……未免……”

    “哼!”

    桃老此刻哪里听不出对方的意思,但是自己的任务,就是要保护陈少青。既然少爷都开口了,他自然是要出手的。

    “呵呵,刚刚那小子动用的灵符,相比你应该能够猜到一些什么。”

    高岩淡笑,但是桃老的面色一凝。

    刚刚虽然仅仅是很快的交手,但是对面的那气息,他是没有弄错的。而杨涛能够有这样的灵符,那岂不是说,和那个宗门有关系?

    “高岩,你的意思是?”

    忌惮,深深的忌惮。如果真是他内心所想的那个宗门,那桃老会立刻劝陈少青回家族,同时也劝家族不要和杨涛为敌。

    那个宗门,实在是太恐怖了。

    “呵呵……你多想了。只不过是有点渊源罢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好多说。但是话我说在这里了,如果是陈少青这些小辈动手,我是不会管的。但是你这样的人动手,那就不行。”

    “你!”

    桃老为之气结,这叫什么话?为什么自己动手就不行,如果仅仅是小辈动手,恐怕也只有谢小山能够死死的压制住杨涛吧。

    谁知道杨涛还有什么样的底牌?要是再动用一张刚刚那样的灵符,那岂不是能够横扫所有人?

    “这我不管,你可以帮他们弄点威力大的灵符。如同谢小山手中的那样,但是你不能够出手。这就是我的底线,如果不跨过了线的话,呵呵……”

    高岩再次笑了,然后转身,在转身的同时,身形再次从众人的面前消失。不过高岩的话,却是幽幽的再次传来。

    “你们的小动作可以,我会当做没看到。那东西我不感兴趣,但是千万不要伤及无辜,尤其是普通人。”

    这话让桃老浑身颤抖了几下,内心狂跳不已。

    “原来,他竟然知道了我们几个的谋划。该死的!”

    桃老暗恨,高岩的话是红果果的威胁,但是他不敢去挑衅高岩的话。只有认识高岩的人,才知道这混蛋有多么的可怕。

    高岩,当年不管是在修仙界,还是在他们自己的门派中,都是一个天骄,那可是天空中的骄阳一般的耀眼。

    他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仅仅是只用了四年的时间。修炼到了凝气大圆满,九层!

    门派中,都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筑基丹。只要他服下,必定能够筑基成功,探索更加宽广的大道。

    可是高岩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拒绝!

    他拒绝了筑基丹,而且也不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去冲击筑基期。如果凭借他自己的实力,自然也是能够筑基成功的。

    任何人都不怀疑他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并没有筑基,而是依旧在不断的累积,不断的凝聚,他竟然是想要直接冲击,传说中的凝气十层!

    凝气期,并不仅仅是有九层。

    十层才是大圆满,有人说过,五行宗以前就有弟子做到过。但是除了五行宗的人之外,已经没有人能够做到了。

    而高岩就是不信这个邪,想要直接冲击第十层!多少年过去了,高岩一直没有放弃。

    直到后来,他被心魔所困,就连自身的修为,都出现了问题。这才接受了任务,来到了一号的身边,历练红尘。

    他很少出手,但是却有传言,说高岩完全可以和筑基初期的人一战,甚至不败。

    有人说,其实此刻高岩体内的真气,早就完全转化成了筑基期才能够拥有的真元。至于为什么还没有突破筑基期,这点所有人都不明白。

    面对一个这样的人的威胁,桃老不得不小心对付。而且,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所谋,桃老一个人拿不定主意,只好立刻传信给了常侍。

    “什么?!报名的灵符用掉了,哈哈哈……杨涛,你真是找死啊。不过高岩竟然这样说,那我就让你多活几天,不过既然你都知道了。那看样子,我也只能够直接去云山了。”

    常侍冷笑,直接离开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

    而山木集团的工地中,原本山木次郎的办公室,空空如也。可是高岩却在楼下,对着这里释放出来了一道凌厉的剑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