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涛哥……”

    杨涛刚刚才爽快的答应,那边袁娜就开口了。这声音中,竟然还带着那么一丢丢的撒娇。

    “额,娜娜……”

    “娜娜,娜娜,娜娜……”

    这两个字,仿佛一把刺刀,直接插入了赵小刚的心脏。刚刚自己这样叫,对方可是毫不留情的呵斥的呀。这差距,未免太大了点吧。

    “我同学余莉你先照顾下,我是真有事要处理。完了之后就给你打电话,好吧?”

    对于杨涛的解释,袁娜还算满意。

    “哼,那好。不过你要是再不打,我就把你同学丢掉大海里喂鱼。”

    袁娜故意坏坏的说笑了一句,然后主动拉起了余莉,朝着一边走去。而唐清玲带着杨涛,在所有人傻眼的目光中,朝着电梯口下去。

    最为夸张的是,有心人竟然现,唐清玲竟然没有和杨涛并排,而是特意放慢了半步的节奏!

    “该死,杨涛,他到底还有什么背景?!”

    秦飞内心悔恨万分,尤其是看着余莉竟然和袁娜一起走了。内心的妒忌之火,顿时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在心中暗暗誓,不管如何,都要好好的和余莉谈谈。那怕是求余莉,也要让她帮帮自己。在自己的前途面前,所谓是尊严和面子,通通都可以被抛弃……

    “还有一个小时。”

    有专门的司机开车,但是唐清玲的话,依旧很少。整个过程中,仅仅也就是在开始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接着,唐清玲就没有其他的话语了。整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如同一个木头一般。当然,这木头还是极其的冰冷。

    最起码,前面的司机已经偷偷的开了一丝丝的暖气,就可见一斑。而杨涛却是仿若无人,双目微垂。

    “玄阴之体?果然是冷冰冰的啊,不过马佳妮所担心的情况,应该还是有道理的。这样的体质,如果被人现了的话,那绝对不会放过。”

    现在杨涛最想要做的,就是查看下唐清玲的体内。他很想知道,在唐清玲的体内,到底有没有其他的人留下的后手,这样也好确定,到底有没有人事先已经现了唐清玲的特殊之处。

    可现在,杨涛还真不好找个什么借口如查探,尤其是前面还坐着一个司机,副驾驶上面还有着一个化劲期的保镖。

    一个小时以后,车子已经进入了山区。这是魔都有名的佘山,能够住在这里的,都是级富豪!

    唐家,自然是最为的地段。整个别墅占地快有一个足球场大了,最为让杨涛感到诧异的是,这里,竟然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和现代化的大都市,或者是欧式别墅,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在进门的时候,刚好从里面开出来了一辆车。

    “嗯?!”

    两车相交的时候,杨涛突然感受到,地方的车里貌似有着不止一道目光,朝着自己这边望来。

    “就是那个女子么,还算是不错。也算是到了能够收割的时候了!”

    车上,有着一男一女,看上去无比的年轻。可是他们的声音中,却带着和外表不一样的沧桑。

    “那是少主看上的炉鼎,自然是不会差的。刚刚已经探了探唐老头的意思了,哼,竟然还想与会,真是妄想。如果是我,那就痛痛快快的答应,这样的话,至少,还能够保住唐家。”

    男子声音从带着一丝嘶哑,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老爷,大小姐回来了。杨涛先生,也过来了。”

    阿宽直接从临海大学过来的,时间上,要比杨涛快上一点。此刻唐老刚刚才送走了那一男一女,面色带着一丝丝的忧愁,此刻听到了杨涛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脸上的忧愁,更加浓厚了几分。

    “哎,知道了,我这就下来。”

    唐老摆了摆手,在他的桌子上面,有着两份资料。都是不久前,才查到的和杨涛有关的。

    当然,这些资料也仅仅是他能够知道的内容。比如说,和李家的关系,这里面就没有。

    但是杨涛的洛泊集团,这些有,山木次郎的死和杨涛有关,这些也有!

    显然,在唐老一眼看来,就知道杨涛的信息,是有人故意抹掉了一部分。但是仅仅是露出来的这一部分,就足够让唐老诧异了。

    “清铃,杨涛先生,来了啊。”

    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唐老努力挤出了几分笑容,来到了楼下。

    “爷爷,还好吧。”

    哪怕是对于自己的爷爷,唐清玲的话也少的可怜。仿佛这个女孩,天生就不喜欢多说。

    “唐老叶子,你好,去帮我拿杯水来。”

    自己是过来办事的,办事之后,最先要做的,就是要查探下唐清玲的身体。马佳妮说的没错,自己随随便便一颗丹药,就能够搞定所有的问题。

    “给。”

    阿宽直接端来了一杯水,杨涛结果后,拿出了一颗聚灵丹,直接丢入了水中。然后把水杯递到了唐老的面前。

    “喝一口,不要多喝。”

    杨涛微微一笑,但是水杯却是被阿宽夺走了。看着他那架势,是要提前试试看,显然是对杨涛不放心。

    “这东西,和一口就少一口,你可要想清楚。如果到时候治不好病,可不要怪我。”

    “你!”

    阿宽咬了咬牙,这话让他无比的顾忌。

    “爷爷,喝。”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一边的唐清玲反而主动开口,从阿宽的手中拿来了水杯。递到了唐老爷子的面前,这动作让杨涛眼前一亮,心中更是赞美了唐清玲一般。

    “咕隆”

    唐老爷子直接喝了一小口,顿时感觉一股清凉之气,直接顺着喉咙而下,不断的在自己的体内游走了起来。

    一阵阵舒服的感觉,差点让唐老爷子忍不住呻吟出来。而他的气色,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转变的红润了起来。

    “这……你……”

    唐老爷子看了看眼前的水杯,内心惊颤万分。但是他在此刻,却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杨涛先生,开始我孙女答应你的事情,老头子我恐怕要厚颜反悔了。”

    唐老爷子苦笑着,说出了一个就算是唐清玲都感到无比诧异的结果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