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

    幽雅一直警惕着娄西阁,虽然她们以前有情分,但是此刻,她们的立场显然已经不同。八一中文网W√w W★. 81zW.CoM

    看到了娄西阁再次朝着杨涛刺杀而来,幽雅下意识的想要调整自己的身体,再次为杨涛挡住这一击。

    “这是我欠你的,让我还给你。”

    幽雅内心反而充满了一丝丝的喜悦,最起码这样也算是能够为杨涛做点什么了。

    “不要动!”

    但是,她的身体并没有丝毫的动作。一直充满了力量的大手,突然死死的按在了她的肩膀上面,无比霸道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不能够有丝毫的晃动。

    杨涛冷冷的看着幽雅受伤的胳膊,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仿佛对于娄西阁刺过来的这一击,丝毫都不放在心上。

    近了……近了……娄西阁有着凝气一层的修为,此刻冒然的出手,不管是度还是力道,都已经达到了让幽雅色变的程度。

    幽雅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她内心很是焦急,有心想要替杨涛挡住这攻击。但是无奈,自己肩膀上面的这只大手,仿佛有着一座山峰的重量,死死的压着自己,让自己只能够纹丝不动。

    “碰!”

    一道灼热的气息,就在娄西阁的三棱刺即将要靠近杨涛的时候,猛然的冲杨涛的周身散了出来。

    “啊?!”

    娄西阁出了一声惊呼,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她摔得很是狼狈,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涛哥,你果然厉害。哪怕是中毒了,都已经能够这样轻松的对付我。咳咳……”

    略微吃力的站起来之后,娄西阁嘴角的自嘲更加的浓厚了。

    “西阁,你这是何必了。”

    幽雅看到杨涛并没有被攻击到,内心微微宽松了一下,望着一边的娄西阁,她内心也生出了一股莫名的苦涩来。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不过涛哥。你只要动用修为,那毒素蔓延的就更快,最终,你依旧没有办法逃走的……”

    如果说,娄西阁这是自傲的话。在幽雅听来,这仿佛是变相的提醒。幽雅的美目转动,暗中朝着四周不断的打量着。

    “涛哥……”

    “不用多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杨涛另外那只原本按在幽雅肩膀上的手,此刻也拿了出来,再次放到了幽雅的伤口上面。

    “涛哥,不要!”

    幽雅出了惊呼,她原本以为,杨涛想要拿开他的手,让毒素不在继续融入他自己的体内。

    可是刚刚,她却是现,自己想错了。此刻杨涛的作为,恰恰想法,他在主动吸收自己体内所有的毒素。

    “涛哥……”

    幽雅浑身颤抖,一颗一直冰冷着的心,第二次出现了温暖。虽然不知道杨涛为什么这样做,可是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想要救自己。

    “没事的。”

    杨涛的语气,一直都很平淡。仅仅是在知道这毒对他自己有效果的时候,出现了一丝丝的诧异。

    几个呼吸后,幽雅伤口处的血液,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而杨涛的脸上,却是划过了一道道碧绿的气息,若隐若现,看上去无比诡异。

    就好像,是一条条细小的青蛇,在杨涛的皮肤下面,不断的蠕动一般。远远看着,就让人感觉到头皮麻。

    “娄西阁,其实你根本不用这样。”

    杨涛再次拍了拍幽雅的手,示意对方不要担心。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来,缓缓的看向了一边的娄西阁。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但是你这样做,太让我心寒了。”

    咔嚓

    心寒两个字的出现,让娄西阁的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

    是啊,自己以前的事情,还是靠杨涛帮忙的。自己这是恩将仇报,可是……可是现在,自己也无奈啊!

    如果不杀了杨涛,那张大队长的命,就没有了。自己的父母的命,也没有了。自己可以不管张大队长,但是却不能够不管自己的父母啊。

    或者说,现在整个娄家的生死。就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了,张家的恐怖,娄西阁才是如此的清楚。

    而陈家的强大,让娄西阁窒息。

    “涛哥,对不起,对不起。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不要去招惹张家了。”

    娄西阁咬了咬牙,她很想就这样被杨涛杀掉。自己一死了之,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娄家呢?

    而且,哪怕是她想死,此刻似乎都不可能吧!

    “涛哥,你还是安安静静的死去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娄西阁的双目中,再次划过了一道落寞。双手再次握住了三棱刺,在三棱刺上面,淡淡的绿光,不断的浮现了出来。

    “是么?这是你内心的想法么?”

    杨涛笑了,莫名的,他的嘴角浮现出来了一丝古怪的微笑。看着这笑容,娄西阁的神色一滞,双眸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他现了么?难道是真的现了么,可是即便是那样,又能够如何呢?”

    希望的火光,从娄西阁的双眸中,慢慢的黯淡。手中的三棱刺,越的冰冷起来。

    “涛哥,我对不起你,等我做鬼的时候,再去报答你吧。”

    娄西阁死死的咬着呀,小腿已经开始蓄力,她虽然有着这样的修为,可是似乎根本就不懂相对应的法决。

    这点,杨涛一开始就感觉到纳闷了。不过现在,他已经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娄西阁,也仅仅是个可怜人罢了。

    “够了,难道,你还不打算出来么?或者说,你就这样的懦弱,我都已经中毒这样的深了,你还不敢出来正面和我对抗么?”

    杨涛的语气中,带着不屑的嘲讽。但是这话一出现,娄西阁双目震惊,而幽雅却是诧异万分。

    难道这周围,还有其他人么?为什么自己一直都没有现,但是刚刚杨涛的语气,是那样的肯定,仿佛不是在故意诓人。

    “涛哥,你……”

    “你闭嘴,成为傀儡本来就很丢人了,何况,控制你的人,竟然还是一个这样没胆的人,哼。”

    杨涛的目光死死盯着周围的某处,哪里空无一物,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啪啪啪啪!

    就在幽雅有点不确定杨涛说话到底是真是假的时候,一阵鼓掌的声音,直接从哪个地方传了出来。

    那个地方,空间开始如同水波一般的出现了阵阵涟漪,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