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杨涛手中的灵石再次破碎掉,这已经是第二块了。√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

    此刻杨涛才知道,在灵石上面刻画,和自己在玉块上刻画,完全就是两码事。灵石里面全部都是灵力,而自己的任何一笔,如果稍有误差的话,就能够引动里面的灵力的稳定性,从而直接让灵石崩溃。

    不管杨涛在玉块上面刻画了多少次,在灵石上面刻画的时候,依旧是从零开始。

    “该死的,我就不信,我还不能够刻画这玩意呢。”

    杨涛双目通红,眼角边上,青筋暴凸,整个人面色都变得有点狰狞。他和这灵石,算是杠上了。

    按照杨涛的想法,自己完全可以弄出两套中级聚灵阵来。这样的话,一套镇压温养毛僵,另外一套,自己可以用来修炼,也可以用来提高灵田的等级。

    想法是美好的,但是实行起来,却是这般的困难!

    “再来,这次,这次……我一定不会失败的。”

    杨涛那骨子里的执念,再次爆,他此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满眼都是眼前的灵石。

    一笔,一划,真气的波动,释放出来的大小,杨涛都在小心仔细的控制着,尽量让自己的手,不出现丝毫的波动。让真气输送的大小,不带丝毫的颤抖……

    省城,最为顶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之中,有着三个人。

    一女一男一老者。

    男女坐在了相对应的两张沙之上,而老者却是躬身站立在了男子的身边。

    豪华的装饰,此刻仿佛被人忽略了。那价格不菲的地板上,不断的有着莫名其妙的空洞出现。

    仿佛,空气中似乎有着莫名其妙的热量,在不断的腐蚀着周围。

    “你想清楚了么?要知道,我可不会逼你的。”

    男子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别样的磁性。仿佛别人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能够想象出,这声音的主人绝对是个大帅哥一般。

    “哼!”

    从背影看上去,女子身段很是迷人。不过,显然女子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陈少青,你不要带着那冠冕堂皇的帽子,你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女子的语气中带着愤怒,还有一丝丝的不甘。

    “西阁,你这就冤枉我了。所有的事情,我可都是依着你的呀。难道我有强迫你做什么呢?好像没有吧。”

    陈少青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望着对面女子的双目中,带着一股狂热。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娄西阁。

    那个以前是张家人未婚妻的娄西阁,而此刻,却是成为了眼前这个人的未婚妻。陈少青,在陈家的地位很是特殊,虽然不是嫡系的少爷,但是所得到的待遇和资源,却是胜过了大部分的嫡系。

    甚至,他的话语权,要比一般老一辈的人,还要有力道。

    娄西阁此刻苦笑连连,难道自己就是一个工具么?一个为了家族的利益,而可以随意丢出去的工具?

    先是张家,后来又是陈家。可这哪一个,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呢?突然,娄西阁很羡慕起幽雅来。

    虽然他是一个杀手,但是最起码,她能够主宰自己的人生。

    “这次不管如何,都是要谢谢你。”

    娄西阁咬了咬牙,很是不情愿的道谢。如果不是陈少青,那张大队长,恐怕会受到不少的罪。

    这其中,还牵扯到了张家,还有王华!

    张家现在不敢惹娄家,因为有着陈家的存在。他们也不敢去招惹王华,王华的背景太过恐怖。

    但是张大队长,他们却能够拿着泄愤。如果不是陈少青开口,张大队长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这都是小事,我说了,只要你喜欢就好。不过,这个杨涛还真是不简单呢。得罪了我陈家不说,这点我可以不追究,可是他还招惹了太子。呵呵……常侍都已经来到了这里了,而且还有一个和常侍修为相当的人,也一起过来了……”

    杨涛的资料,陈少青仔细的查看过,这些信息,并不是什么太过秘密的消息,很容易就能够得到。

    “并且,他还干掉了山木集团的山木次郎。”

    陈少青没说一次,娄西阁的脸色就白了几分。内心仿佛有着莫大的痛苦,在蔓延。

    “啧啧啧……哦,对了。还有谢家,谢家看上去仅仅是个古武家族,但是他们背后有个人,比较恐怖哟。”

    陈少青摸了摸鼻子后,缓缓的起身,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抬脚,走到了娄西阁的面前。

    在灯光的照射下,娄西阁的容颜更加的迷人了。陈少青双目中的迷恋,更加的浓厚了几分。

    “不过,西阁啊,你真的要这样做么?我说过,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既然都说好了的,那我自然是不会反悔。”

    娄西阁眼角抽动了几下,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精致的面容上,被痛苦和不甘充斥着。

    “既然这样,桃老……”

    原本站在一边桃老应声而动,微微抬了抬头,带着一丝看上去很是慈祥的笑容开口道:

    “西阁小姐,最新的消息表明,山木集团这次过来的人中,有一个叫柳生次郎的人。是个忍者,当然,他也是一个级战士。杨涛已经杀过了一个柳生次郎了,但是目前到来的这个柳生次郎,略微有点强壮,有着凝气七层的实力。”

    “如果,西阁小姐你想……”

    “我想知道,幽雅现在在哪?”

    娄西阁听着这些消息,仿佛无比的煎熬。她打断了桃老的话,提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就在这城市之中,距离这里不远。”

    桃老对于娄西阁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恼怒,他主动上前,递给了娄西阁一个斜着地址的卡片。

    “我会办好那件事情的。”

    接过卡片之后,娄西阁直接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桃老,你说,西阁她真的能够下得了手么?”

    陈少青看着房门的方向,嘴角挂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仿佛刚刚所说的常侍,还有柳生次郎,都不被陈少青放在眼中。

    而桃老刚刚在描述柳生次郎的时候,也仅仅是用了强壮这个词罢了。

    “少爷,这事情我们不用去考虑。需要注意的,应该是高岩会不会出来干预吧。”

    桃老的笑容,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