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

    杨涛的手,动了。八一中 文网W★w W★.★8√1 z★W .くC o M一个个神奇的法决,一个个繁杂的符号,慢慢的从他的手中浮现出来。

    而身前那涓涓细流,也在不断的翻滚变化。

    轰隆隆

    虚空中,仿佛出现了一阵阵其他的声音;这声音,一开始很模糊。仅仅是在杨涛的耳边若隐若现。

    可不到一个呼吸的时候,这声音就浮现在了周围,所有的人都能够听到。

    “这是什么?!”

    “是……河水流动的声音!”

    户部林野咬牙切齿,这东西,在他看来,都应该是惠子的。而不是眼前的杨涛能够拥有的,不管如何,杨涛都要死!

    轰隆隆

    这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仿佛黄河愤怒的咆哮一般。周围的窗户,都已经开始微微的震动了。

    而杨涛身前的水流,在不断的汇聚,不断的变大。随着水声的增加,水流也在不断的增加。

    由小手指粗细,慢慢的变大……手腕大小……接着坠落到了地上,朝着四周蔓延开来。

    整个地面,如同涨潮了一般,水位线,以一种肉眼可以看到的度,在不但的上涨!

    “这……这是什么?!”

    山木次郎窝在巨大的办公椅上面,双腿直接抬起,他的本能告诉自己,这水,很不简单。

    “砰砰砰!”

    果然,柳生次郎的脚,已经被水漫过了。水下面,暗流涌动,无数股细小的力量,在不断的冲击着柳生次郎。

    虽然此刻这力道还很小,完全不能够给柳生次郎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让柳生次郎心惊的是,这暗流的力量,在不但的增加。

    仅仅是刚刚这几个呼吸的时候,自己的腿已经感受到了一丝丝的疼痛了。

    “该死!”

    户部林野故意露出了一丝懊恼的神色,他好像受不住这样的暗流之力,整个人被不断的攻击着后退,直到来到了一边,站到一个椅子上。

    嗡嗡嗡

    周围的家具,都已经开始晃动了起来。因为水中的暗劲,在不断的增加!如果继续下去,所有的家具,完全被会毁掉。

    “果然,是这法术。”

    杨涛内心激动,刚刚的信息中,他知道了这法术的名头,大的吓人。

    “水漫金山!”

    按照这信息中的介绍,虽然这个不是传说中那个完成的水漫金山。但是如果能够修炼完成,那威力也不见得会相差多少。

    是一个完全能够和火泽媲美的法术,同时,如果能够把这法术和火泽结合,还能够出其他不可思议的力量来。

    “可是,这法术对于真气的消耗,也是不小啊。”

    杨涛内心苦涩,对于这点,似乎都是通病。五行宗的两个法术,对于真气的消耗,似乎都是特别的大。

    “难道说,上古宗门中人,体内的丹田储量,比我们现在的人都要大么?”

    杨涛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这个问题来。

    “该死!”

    柳生次郎的怒喝,打断了杨涛的思维。之间周围已经出现了无数的红芒,水涨的太快了,已经引动了一开始柳生次郎所施展的刀痕。

    所有的刀痕,此刻都爆出了无数的红芒,无比的耀眼。红色大刀气不断的出现,朝着引动他们的河水攻击!

    可惜,没有丝毫的作用。河水依旧是涨,而红色的刀气在不断的消耗。这让柳生次郎抓狂,可恶的是,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办法,来阻止这一切。

    “杀!”

    柳生次郎眼中暴露这凶光,这一切都是杨涛引起的,只要干掉了杨涛,就能够解决这一切。

    碰!

    柳生次郎的身上,再次冒出了一团红光。和开始的时候一样,他的气息,这一刻再次暴涨了起来。

    刷刷

    柳生次郎整个人,直接拔地而起的,脚踩着水花,朝着杨涛冲刺过来。

    “哼,现在你认为你还有机会么?”

    杨涛很是不屑,嘴角微微翘起,手中的法决一变,随即高高举起,接着对着水面用力一按!

    碰!

    猝不及防之下,在柳生次郎的身前位置,原本只有一些小巧波澜的水面上,猛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团,那水团化为了一个人脚的模样,对着柳生次郎,直接轰击而去。

    “该死!”

    柳生次郎想要躲避,竭力扭转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度太快了,而那水组合而成的脚,出现的也太突兀了。

    柳生次郎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法。

    碰!

    在这一脚之下,柳生次郎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噗嗤!

    在倒飞的过程中,柳生次郎身上的红芒,直接消散,嘴里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洒落到了河水上,如同一朵红色的花朵,灿烂的绽放开来。

    柳生次郎整个身体,顿时落入了水中。无数的暗流,在不断的轰击着柳生次郎,仅仅过去了这点时间里面,暗流的力道更加的强大了。

    “咳咳咳……”

    柳生次郎无比艰难的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咔嚓!”

    “啊!”

    东西断裂的声音,不断的开始在办公室中响彻了起来,而山木次郎也出了一阵阵惊恐的呼唤。

    他害怕了,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下的椅子,已经开始断裂。他急狼狈的跳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面,但是上来之后,却是现,桌子也很是不稳定,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都要翻到。

    “这……这到底是什么?”

    山木次郎内心完全被惊恐所替代,明明是简简单单的水,竟然能够展现出这样大的威力,这太恐怖了。

    “死!”

    随着杨涛的一阵怒吼,手中法决不断的引动。之间柳生次郎的身前,一道巨大的浪花,凭空而起。

    定睛望去,那哪里是什么浪花,明明是一直巨大的大脚,此刻被杨涛引动,朝着柳生次郎用力的一踏!

    “不!”

    柳生次郎出了不甘的怒吼,他完全没有料到,杨涛竟然突然就能够动用这样的法术,完全压制自己。

    柳生次郎浑身涌现出来了无数的鲜血,身上原本黯淡的红芒,在这一瞬间,顿时暴涨开来,手中的太刀,朝着空中高高的举起,想要和这巨大的水组合成的脚抗衡!

    “就是现在!”

    户部林野在这一刻,动了!谁都没有想到,此刻的户部林野,突然直接跳入了水中,而且,能够身形仿佛化为了一道利箭,朝着杨涛奔袭而去。而他所过之处的,水面被划开,形成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