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柳生次郎出了一身低喝,双手高举之后,随即劈出了一刀。八√一 中文网W√wW.81zW.CoM巨大的刀气横空,带着凌厉的杀意。

    可这刀气的方向,却不是杨涛此刻暗中所在的方向,而是门口!

    碰!

    房门那边,被这刀气攻击到。原本的木屑横飞的场面,竟然没有生。那木门上面,仅仅多出了一道淡淡的深邃的裂痕。裂痕的里面,仿佛有着隐隐的红光残留。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变化。

    “喝喝喝……”

    柳生次郎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再次朝着四周不断的劈出了刀气。让人感到诡异的是,他手中出去的刀气,仿佛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破坏力,倒像是仅仅是在周围的物体上面,刻画纹络一般。

    “杨涛,这是我的最强招式,如果你能够破掉,那今天,我能够让你离开。”

    柳生次郎劈出这几刀之后,猛然的收刀,就这样静静的笔直站立,同时双目中一开始由于杨涛隐身而出现的焦急,此刻却是完全没有了。

    而他的手,却是一直都没有离开他的刀。整个人给人一种,一旦他察觉到了什么不同的地方,那他手中的刀,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出鞘的凌厉感。

    “哼!让我活着离开,好大的胆子。你还是应该想想,看看怎么才能够从我的手中,保命吧!”

    杨涛的声音漂浮不定,他在寻找时机。最重要的目标,自然是山木次郎,这一次,无论如何,山木次郎都必须要死!

    杨涛有观察到,在山木次郎面前办公桌上面,此刻也有着一道淡淡的刀痕。痕迹里面,时不时的有着微弱的光芒隐隐闪现。

    “这东西,应该有其他的作用。要不然,这个柳生次郎,也不会这样的自信。既然这样,那我就来试试看。”

    碰!

    随即,一个火球突然凭空出现。直接朝着一边的山木次郎而去。

    唰!

    柳生次郎手中的刀,果然瞬间出鞘,一道寒光在空中划过,火球被分成了两段,紧接着,点点火星,在空气中消散。

    咻咻咻……

    杨涛既然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仅仅是出一个火球。在接连那个火球之后,不断的有火球和剑气出来,所有的目标,全部都是山木次郎。

    如果是开始没有出那几道刀气的柳生次郎,此刻应该能够挡住。但是现在的柳生次郎,在那几道诡异的刀气出去之后,整个人的气息都有所回落。

    “哼!”

    果然,柳生次郎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拦下来所有的攻击,可是他的眼角,却是划过了浓浓的不屑,而且,还特意放慢了手中原来的劈刀度。

    有几个火球和剑气,已经穿过了柳生次郎,朝着山木次郎那边而去。眼看着,火球就要攻击到山木次郎了。

    山木次郎原本那镇定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阵阵的惊恐。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后仰,做出了逃避的动作。

    嗡!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山木次郎身前的办公桌上,原本隐隐闪着红光刀痕,就在这一刻,突然冒出了一道血色的刀气,贯穿了山木次郎身前所有的空间,不管是火球还是剑气,这一刻,竟然都被血色的刀气给震散。

    “果然,这刀气很不简单。”

    暗中,杨涛暗暗咋舌,这柳生次郎的手段,还真是不简单。既然这样的话,那也不用麻烦了。

    唰

    杨涛的身形,直接从一个角落浮现了出来。

    “哦?杨涛,你是不是认为,自己没有这样的本事,突破我的招式?但是没有办法,我的招式已经动用了。你不死,它就不会消散。”

    柳生次郎还以为杨涛是放弃了,毕竟对于自己的招式,他还是很有自信的。这样的手段,一般的同等级的人,都没有几个人能够突破。

    更何况,杨涛的修为,比自己还要弱上一层。

    “在你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这样的人,其实我还是很欣赏的。可惜,你要和山木集团为敌……”

    柳生次郎嘴角划过了自信的微笑,他认为,杨涛根本就没有办法来攻破自己的这一招。

    “我刚刚的问题,难道你还没有想清楚么?”

    让柳生次郎微微一愣的是,杨涛嘴角却是挂着坏笑,再次开口说道。

    “什么?!”

    柳生次郎双眸再次紧缩,双目中略微带着一丝迷茫。

    “你是本体,还是复制体呢?”

    同样的问题,再次被杨涛问了出来。即便柳生次郎知道此刻自己不应该被分心,但是他还是有点忍不住,有种要转过头,朝着山木次郎去询问的趋势。

    同时,他的内心有着无数的波兰在起伏。自己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接受去进行实验呢?自己可是最为高贵的忍者啊!

    “该死!”

    柳生次郎怒吼一声,努力让自己的脑子,不去想杨涛刚刚问出的问题。他双手死死死的握着刀,准备随时拔出,给予杨涛最为致命的一击。

    “还有,我并没有说搞不定你这招。”

    杨涛微微的张开双手,仿佛在拥抱眼前的空间。而他的脚底下,已经开始不断的冒出一串串的火焰。

    很快,这一串串的火焰,瞬间练成了一排,并且不断的朝着柳生次郎这边推进。杨涛自己也在慢慢的朝着柳生次郎这边漫步,他没走一步,脚下的火焰,如同海浪一般,就朝着柳生次郎这边蔓延一些。

    此刻的杨涛,如同一个在牧养火焰的放牧人,而火焰如同羊群一般,在杨涛的指挥下,飞快的朝着柳生次郎这边蔓延。

    并且,在整个蔓延的过程中,火焰的颜色在慢慢的变深,温度也在急剧的升高。

    “既然不能够用其他的方法,那就索性动用火泽的力量,直接毁掉眼前的一切。”

    杨涛内心打定了这个主意,此刻已经开始施展火泽来。

    “哼!杨涛,你认为这一段时间,我没有研究你么?你的火焰,并非不可破!”

    户部林野双眸中有着怨恨的光芒在跳动,原本放在背后的手,此刻已经被他拿了出来,青色的瓶子,划过一道抛物线,重重的从户部林野的手中抛出来,摔碎在了地上!

    啪!

    而此刻空中,青色瓶子划过了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串白霜一般的痕迹……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