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是你!”

    山木次郎咬牙切齿,刚刚那个冷静的山木次郎,在瞬间就消失了。八一中  文网W w W√.★8 1√z W√. CoM他恨杨涛,如果不是杨涛,自己哪里会受到这样多的挫折?!

    “嗯,可不就是我么?!”

    杨涛的声音并没有变动,依旧是从开始的那个地方传来。大概就在房门的旁边,可是即便是这样,柳生次郎也没有动手!

    他在等待,等到最佳的时间,一击必杀。同时,他在警惕,警惕这是杨涛在声东击西,想要借机杀掉山木次郎。

    “好,很好!”

    山木次郎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他没有想到,杨涛竟然还能够走到自己的面前来。耻辱,这是他山木次郎的耻辱。

    如果这事情,被石田二野知道了,肯定会狠狠的嘲讽自己吧。

    而能够洗刷这个耻辱的唯一办法,那就是要杨涛死。虐杀,一定要虐杀杨涛,绝对不能够让他好死。

    “惠子,你放心,很快,很快我就能够给你报仇了!”

    户部林野此刻面色带着一丝丝的惊慌,这点他表现的很是正常。哪怕是杨涛,也没有去多在意户部林野。

    真正让他感到危险的,依旧是暗中的柳生次郎。

    “滴答”

    一滴鲜红的血滴,在门口的位置,凭空出现,掉落在了地板上,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呵呵,看样子,还是暴露了啊。”

    杨涛自嘲的声音,从血滴所在的地方传来。紧接着,杨涛的身形慢慢的从空气中浮现在了山木次郎的面前。

    “柳生君,制服他,我要亲自杀了他!”

    唰的一下,山木次郎举起了自己的手指,死死的指着杨涛,接着用力的戳动了几下。之后,才豁然的转身,坐到了办公椅上面,顺手端起了桌子上面的酒杯。

    “杨涛,既然你过来了,想必你也有些本事。可惜,你还是太过愚蠢了。”轻佻的眼神,不屑的话语,山木次郎微微摇晃着酒杯中的红酒。整个人看起来,仿佛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这是一种自信,一种来源于对柳生次郎的自信!有着柳生次郎的存在,他相信,杨涛最后的结局,依旧不会生什么改变!

    “自信?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杨涛嘴角微微翘起,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山木次郎。不管是什么色,还是动作,都显得很是随意。

    这样的随意,山木次郎没有感受到什么,但是他身边的户部林野,和暗中柳生次郎,却是同时双眸一缩。

    他们能够感受到,周围的气氛突然生了微妙的改变。这改变,来自他们的感觉。仿佛,这周围的空气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丝丝狂暴了气息。

    这气息很平凡,平凡的如同一个人怒一样的简单。可是这不对劲,在这里的场合里面,出现怒的气息,很不正常。

    他们都在克制,让自己保持冷静。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同时还要保证山木次郎的安全!

    “哼!”

    山木次郎冷哼了一声,微微转动了身下的办公椅,略微偏过头去,端着酒杯,望着窗外,仿佛不想和一个死人浪费自己的口舌。

    “我是柳生次郎,华夏人,请你记住杀你之人的名字。”

    柳生次郎的声音,在周围不断的回响。漂浮不定,不让杨涛有机会通过声音,来判断出自己的位置。

    “嗯?我能够问一个问题么?”

    杨涛眉头皱了皱,一只手握着另外一只受伤的胳膊,刚刚的血滴,就是从那胳膊上面低落下来的。

    这就是干掉后来那两个忍者的代价,粗心的代价。

    “作为一个对你这样的强者的认同,我可以满足你一个问题。”

    依旧是漂浮不定的声音,即便柳生次郎同意了,杨涛也不会大意。谁都不会认为,在这提问和回答问题的中间,柳生次郎不会突然动攻击。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本体,还是复制体的级战士呢?”

    轰隆!

    看似很简单的问题,但是从杨涛的口中问出来,响彻在柳生次郎的耳中,却是如同惊雷。

    在开口问这话的同时,杨涛的手中,已经开始微微泛红!这是一个扰乱对方心智最好的最有效的方法!

    按照山木集团这样的尿性,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是应该进行级战士计划吧。按照这样的思维逻辑,那柳生次郎这样的人,难免不会被暗中拿去培养。

    可是,杨涛更加清楚的是,柳生次郎这样的人,有着一股子所谓的武士道的精神,他们应该是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生在自己的身上吧。

    “什么?!”

    果然,柳生次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去想过这样的问题。此刻为杨涛提出来,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原本很好的隐藏的气息,在这一刻,出现了细微的波动。

    “就是现在!”

    杨涛微红的双手,瞬间凝聚出了一个火球,朝着气息波动的那边,直接轰击过去。

    他所要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自己的这个问题,奏效了。

    “该死!”

    在火球的前方,空气中顿时冒出了一个人影来。柳生次郎手中握着武士刀,猝不及防的对着火球劈出一道刀气。

    可是杨涛的如何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在火球丢出去的同时,从鞑婕莉那边学来的剑气也随手扔了出去。

    并且,他自己的身形,快的从众人的眼中,消失不见。

    “碰碰!”

    周围,杨涛在不断的变化位置,火球和剑气,也在不停的朝着柳生次郎轰击。

    “巴嘎!”

    被动,此刻的柳生次郎,太被动了。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憋屈,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随着柳生次郎的一阵怒火,他身上猛然的爆出来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破开了杨涛所有的攻击。

    “杨涛,你很不错。”

    咔嚓咔嚓……

    拳头死死握紧,指骨间传出一阵阵的响动。柳生次郎双手慢慢的握着武士刀,刚刚暴涨的气息,在不断的稳固!

    “相当于凝气三层的修为,果然!这小鬼子还真是不可小觑。”

    暗中,杨涛微微咋舌。他早就想到了对方的强大,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层。

    不过,这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因为他有着火泽,这是他的杀手锏,自信能够搞定眼前这个强大的敌人。

    但是杨涛没有察觉的是,户部林野此刻双手背在了背后,而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打开,一阵阵的寒气,从盒子里面冒了出来。盒子中躺着的,正式一开始,户部林野准备的那个青色的瓶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