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吴俊就好。八一★★中文网W★w W . 8★1 z√Wく.CoM”

    杨涛微微摇头,并没有一开始就提出治病的药方来。因为在他看来,治病太简单了。而且自己的思维方式,周围的人肯定没有办法跟上。

    但是吴俊就不一样,他此刻的处理方式,应该才是最好的。

    “既然这样,那就请都亮出第一个小孩子的药方吧。”

    钱老看了看后,对着杨涛点了点头,然后让里面的双方,同时亮出了药方。

    “哈哈哈……看看,我们南韩,才是最好的。”

    “就是,你们看到了吧?我们这边才是最好的,一定能够药到病除。”

    两张药方一出来,南韩那边的人,立马就开始欢呼了。而华夏这边的人,却是一个个陷入了沉思。

    “你们,对于这两张药方,有什么看法?”

    华老等几个老人,却是嘴角面带微笑。看着吴俊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赞赏,而钱老则是对着杨涛拱了拱手,直接作揖。

    紧接着,其他的几位老者,都对着杨涛拱手,鞠躬,作揖。

    “这……”

    周围那些年轻的人,顿时都诧异了。只有几个年龄稍微偏大的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脸上有着一丝明悟,同时跟着几个老者,对着杨涛作揖起来。

    “哼,华夏人,你们这是做什么?”

    “华夏人,难道你们输不起么?”

    “这两个药方的差距都很明显,难道你们看不出来么?我们这边的药方,不管是药效还是服药时间长短上,都有着明显的优势。而且,我敢说,单单是药方来说,这绝对是最有有效的药方了。”

    南韩那边的人无比的嚣张,感觉自己胜利了一般。同时还不断的指着,逼迫华夏这边的人认输。

    “这到底是为什么?”

    华夏这边的年轻一点的人,很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对杨涛作揖。他们偷偷的问身边的人,但是身边的人仅仅是微笑,而没有开口回答。

    可是他们的目光中,有着一股狂热,仿佛看到了什么希望一般。

    “哼,好了,我们出去吧。”

    朴秀贤嘴角微微上翘,无比的自得。在他看来,他的确是胜利了。这胜利,果然来的太简单了,而且,对方应该没有人能够和他抗衡,因为吴俊所谓的师傅,根本就没有出来。

    所以,他感觉没有必要继续比试了。

    吴俊也没有反对,他也看到了对方的药方。顿时感觉,没有继续比下去的必要了。如果继续,他感觉自己不是在较量,而是在被侮辱。

    “哈哈……华夏,你们认输吧。看到了么?你们输了,我们才是正统!”

    “对,我们才是正统。很简单就能够体现出来!”

    “什么中医?完全不能够和我们韩医相比,差距太大了。”

    南韩的人,一个个情绪激昂,仿佛刚刚打了胜仗一般。但是在杨涛看来,这完全是一群不明事情真相的吃瓜群众。

    这就是南韩的韩医?就这样的水平?难道他们所谓的理论,都是虚的,都是吹出来的么?

    “你们去准备公布吧,哼,这次过来华夏,还真是让人失望。”

    朴秀贤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姿态,语气中对于中医,极其不屑。在他看来,中医完全不行,一个小小的药方,就能够体现出来。

    “呵呵……”

    钱老笑了,华老也笑了,就连一边的吴俊都笑了。这不是一般的笑容,而是此刻通用的呵呵笑容。

    朴秀贤很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笑容中的不好的意思,顿时眉头一皱,对着华夏这边呵斥道:

    “怎么?难道你们还想抵赖不成?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去在这方面做文章了。”

    “不!我们并没有抵赖。”

    钱老看了看吴俊,见对方点了点头,这才上前一步,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着朴秀贤开口道。

    “那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朴秀贤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但是语气中依旧充满了不满。按照他的想法,既然输了,那就应该像个爷们,主动点,去履行输了之人该做的事情,布公告,承认韩医才是正统。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们并没有输,是你输了。”

    钱老的话,出了刚刚对着杨涛拱手作揖之人之外,所有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眼前。他们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华夏人,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

    “就是,输不起就输不起,竟然还这样说我们输了,说什么泱泱大国,竟然都是这样的嘴脸,可笑。”

    “华夏人,这事情我都录下来了。哈哈……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嘴脸。”

    南韩那边的人不点的冷嘲热讽,不断的叫嚣。而华夏这边,也有几个人有点感到不好意思。

    “哼!一群白痴!”

    钱老冷哼了一声,这还是他头一次用这样的语气骂人。这在常人看来,很有损钱老的形象。但是此刻,他没有忍住,也不想忍了。因为这群人,实在是该骂!

    “钱老,你可是要为你的话负责的。”

    朴大海脸色很不好看,被钱老这样的人骂白痴,这对他来说,对整个南韩使团来说,都是一种红果果的耻辱。

    “哼,你们的韩医,就是这样的韩医么?”

    华老上前,拿着两张药方,直接摆在了朴秀贤的眼前。朴秀贤下巴微微上扬,很是骄傲的开口:

    “难道我的药方有错么?难道你能够找到比我更好的药方来么?”

    “哼!”

    华老冷哼,直接指了指药方,然后指了指那孩子:

    “在我看来,吴俊的药方就比你的要好。”

    周围的南韩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嘲讽和反驳,却是被华老接下来的话,给堵住了嘴:

    “中医讲究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是医者之心,你们看看那孩子的穿着打扮,然后在看看药方。朴秀贤是么?作为朴大师的独孙,你的药理确实很不错。但是你缺少一颗医者之心!”

    “你的药方,用了这么多名贵中药,是的,这能够挥到最好的药效。但是你考虑过么,用吴俊的药方,只要花不到一百块左右的钱,服用七天就能够好。而用你的,要花掉差不多过万的钱,三天就能够好。你看看那孩子,看看他的穿着打扮,人家负担的起你的药方么?”

    轰隆!

    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为什么开始的时候,钱老等人,都对着杨涛拱手作揖。因为当时他们就明悟了,是杨涛让吴俊拥有了这样的医者之心!

    “杨涛,我服了!”

    一开始提出过质疑问题的男子,再次重重的对着杨涛作揖。他是侧地的佩服了,同时也对着吴俊深深的作揖,这一刻,他仿佛明白了这一世他最需要明白的东西。

    “哼!就算是这样,那我们继续!”

    朴秀贤浑身哆嗦,他深刻的知道,如果这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爷爷,那也会拥有相同的判断!

    同时,他不甘心就这样认输,因为他还有机会,里面还有一个老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