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

    又是这样的神情,又是这样的态度。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杨涛你个混蛋,竟然这样红果果的看不起我。你知道我是谁么?我现在能够主宰你的生死!

    张逝水双目中有着凶光,他脑海中在不断的回想着,看看用什么方法,才能够让杨涛最为痛苦的死去。

    “张逝水,原本,我是想让你给张家带一句话回去。但是现在看来,不用了。你这人,太恶心了!”

    杨涛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插入储物袋中的手,已经拿出来了。手中不是别的,而是一颗珠子。

    “哼!”

    张逝水对于杨涛的话,嗤之以鼻,一个在他眼中的将死之人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多想。

    “杀了他。”

    杨涛淡淡的开口,在张逝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黑气猛然出现,在空中出现了一个盘旋之后,直接朝着张逝水而去。

    冤魂,刚刚开始的时候,杨涛一直都没有动用。冤魂才凝气一层的修为,对于一个三层的陈家的人来说,根本就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一个张逝水,冤魂来对付,根本就没有丝毫的问题。

    “这是什么?”

    张逝水的双目中,顿时冒出了一阵阵迷茫的神光。

    “啊?!杨涛,你求救啊。你求我啊……哈啊哈哈……”

    很快,张逝水仿佛看到了自己内心最为想要看到的一切。那是冤魂的幻术,引导了张逝水的灵魂波动。

    “我是修真者了……”

    张逝水笑的无比的畅快,手中不断的挥舞,那架势,仿佛他挥手间,就能够让天地变色一般。

    “白痴!”

    杨涛慢慢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盘膝坐下。开始缓慢的恢复起来,而一边的张逝水,杨涛才不会去管他。有冤魂在,张逝水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而同时,在洛泊集团省城大楼面前,两个女子突然出现。

    “嗯?!”

    在监控室看着一切的吴俊,突然双目一凝。

    “她怎么来这里了?!”

    吴俊纳闷的同时,对着周围的人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他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安雅小姐,你好。”

    安雅刚刚到洛泊集团所在楼层的电梯门口,遇到了迎面走来的吴俊。

    “吴俊少爷,你好呀。这里是……”

    虽然一边的鞑婕莉没有开口,但是安雅也感受到了,这里似乎有点不对劲。最起码,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太安静了!

    “这里……有点其他的问题,如果安雅你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还是先回去吧。”

    吴俊苦笑了几下,那可是六个逃犯,穷凶极恶,如果安雅在这里生点什么,自己可没有办法负责啊。

    “啊?可是,我不能够走啊。”

    安雅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无奈,这话语让吴俊微微一怔,不知道安雅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是在这里等我朋友的。”

    “你朋友?”

    安雅的话,让吴俊更加的疑惑了。安雅的朋友,如何能够来到这里?这里是洛泊集团啊,又不是什么咖啡厅之类的地方。

    “哦,是了。是我没有说清楚,我是来等我的朋友。她是跟着代表团过来的,就是南韩代表团。他们不是就要到来了么?”

    “嗯?!”

    安雅的话,让吴俊眉头一皱。这事情,他貌似还不清楚啊。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吴俊的手机响了起来。低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钱老。

    “老师。”

    吴俊眉头微微皱起来,内心有着一股担忧。

    “吴俊啊,我忘记和你说了。我们这次,有个什么交流会,是国家医学协会答应了的。我们这几个老头子,不是都来这边了么。所以啊,就让人家也到这边过来了……”

    听到这里,吴俊已经能够确定,安雅刚刚说的没有半点错了。但是现在还来得及么?这里还有人没有落网啊,而且此刻这里根本就没有几个洛泊集团的人,全部都是警察在守株待兔啊。

    “可是……”

    “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们现在都已经在机场到这边过来的路上了。”

    钱老也是无奈,这事情,开始他们都忽略掉了。

    “你们?是有什么问题么?要不然,和我说说。”

    安雅看着吴俊脸色不太好,于是主动开口询问了起来。

    “啊?!是。”

    吴俊被打断后,忽然眼前一亮。既然安雅刚刚说了是朋友,说不定能够帮上忙。让安雅劝劝那些南韩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安雅小姐,你一定要帮帮忙。”

    吴俊没有丝毫的保留,时间紧急,立马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安雅说了一遍。

    “安雅小姐,所以还请你让你们的朋友先去休息吧。毕竟这边的事情,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吴俊此刻把希望都放在了安雅的身上,因为刚刚钱老也说了,对方似乎很是执拗,执意要立刻就过来找他们这些人,然后开始比试,一刻都不愿意多等。

    “嗯?你说是那些人,仅仅是一些逃犯么?”

    出于吴俊意料的是,安雅第一反应是竟然是反问了一句。

    “是的。”

    虽然吴俊不知道安雅是什么意思,但是依旧给出了最为肯定的回答。

    “那就完全没问题了呀,有鞑婕莉在,这根本就是小事情的。”

    安雅自信满满的开口,这让吴俊有点傻眼了。这个一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话的女子,真的有这样厉害么?

    “这……要不然我还是问问涛哥吧。”

    刚刚钱老似乎也是这个意思,吴俊内心很是明了。这是想要让杨涛过来压阵啊,毕竟在这里,吴俊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的医术,有杨涛的厉害。

    “啊?涛哥回来了么?”

    安雅眼前一亮,出了一阵别样的光彩。

    “你不知道?”

    吴俊微微一愣,脑子里面瞬间划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是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还是和杨涛说说这事情。

    并且还要转达下钱老的意思,也不知道南韩那边,到底是什么阵仗。

    “那我还是先给涛哥打个电话吧。”

    吴俊拿出了手机,给杨涛拨了过去。

    “嗯,你就说,上次他帮忙的我朋友,这次过来专程感谢他。”

    安雅也在一边开口补充了一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