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同时,在那火泽的里面,传出来一声嘶吼。八一中文√网W★w★Wく. 8★1 z W .CoM

    这吼声出现之后,整个火泽之海,立马沸腾了。仿佛这吼声就是这火焰的君王,周围的火焰,都在欢呼,在跳跃。

    杨涛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召唤出来的火泽,有种要出自己控制一般。

    “什么?!”

    并且,杨涛猛然的现,在这一瞬间。体内的所有真气,仿佛被一个黑洞吸收一般,直接朝着那火泽中区。

    “该死的!”

    杨涛震惊,想要阻止。但是最后却可悲的现,他自己此刻竟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眼睁睁的如同一个傍观者一般,看着这一切的生。

    “杨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面的陈家男子,在惊恐的尖叫。他就这样看着这一声嘶吼出现之后,自己劈出去的两刀,被雀跃的火焰,丝毫不省的吞噬掉。

    那霸道的模样,给陈家男子的感觉,此刻火焰下方,有着一个恐怖的东西,它无与伦比的强大!

    同时,他毛骨悚然,头皮麻。一种莫须有的危机感,立马占据了他所有的心神。

    这样的恐惧,是如此的清晰,虽然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过。但是他内心却是能够无比的肯定,如果继续下去,他绝对会死在这里。

    那下面的东西,他没有力量去抗衡!

    “混蛋!”

    杨涛咬牙,早就满脸的惨白,浑身不断的哆嗦。这是他体内的真气被消耗干净造成的影响,他也很想停下,他也很想知道,这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吼!”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怒吼再次从那火泽中传了出来。这声音中带着一股欢快的气息,这声音中包含着开心。

    同时,周围的火泽开始不断的翻腾,冒出了一阵阵的火浪。火浪翻滚之间,瞬间就吞噬掉了陈家男子。

    “不!”

    陈家男子出惊恐了嘶吼,手中不断的出现了灵符和法器,阵阵光芒不断的在火焰中闪耀。

    他害怕了,这样的情况,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此刻他什么都不管了,想要活下去的念头,占据了他全部的脑海。

    瞬间,陈家男子的周围,就出现了三寸厚的光芒。这些都是防御力量的展现,一层层的,不断的叠加。

    “我靠!”

    哪怕是此刻有点要虚脱的杨涛,看到对方此刻的手段后,也是忍不住吐槽了起来。这样的防御,如果自己没有火泽的话,如何能够破掉?!

    即便有着兽皮能够隐身,但是攻击不能够受到任何的效果,隐身也没有丝毫的意义啊。

    此刻杨涛内心有种明悟,总算是知道对方一开始,为何那样的自信了。因为他真有这样的资本啊!

    “该死的,这陈家到底是什么家族。一开始的丹药,现在随随便便出来一个人,就这样的富有,太不可思议了吧。”

    杨涛双眼都快要白了,因为此刻他身体里面的真气,立马就要见底了。

    “吼!”

    第三声吼声,再次浮现出来。这吼声的出现,杨涛心中闪过了一道亮光。

    “难道,这就是火泽里面的生灵?!”

    他没有忘记,这火泽是个很厉害的法术。火泽里面,能够孕育生灵。但是这不应该啊,这难道不是只有筑基期,才能够出现的变化么?

    自己这才凝气二层啊,怎么就有这样的手段了?

    “不!”

    咔嚓!

    啪啪啪啪……

    随着这一声吼声的出现,整个火海猛然的变色。火焰的温度,也迅升高。而男子周围三寸厚的防御之力,瞬间就支离破碎。

    男子只来得及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就被火焰再次吞噬……

    啪嚓!

    在男子被吞噬后的一瞬间,杨涛无力的摔倒在地上。他体内的真气,完全被消耗掉了。

    而火泽,自然是没有办法继续,杨涛能够感受到,那火泽下面,给自己传来了一阵让人难受的情绪,带着无限的委屈。

    “难道真的是孕育的火灵?但是这玩意,不应该啊……”

    杨涛在一边嘀咕着,无比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指,拿出了一颗聚灵丹,吞了下去。

    聚灵丹本来就凝聚了灵气,不管是修炼还是恢复,都很有效果。而一边的张逝水,看到眼前的情况后,双目中顿时爆出了一阵精光。

    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展到现在这样。陈家的人,竟然就这样被干掉了。而原本那人所在的地方,除了一边焦黑之外,还有一把一寸长的血刀。

    至于另外一边的杨涛,张逝水仅仅看到了对方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仿佛一口气随时都上不来似得。

    “机会啊,造化啊!”

    张逝水内心狂喜,努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双目中带着凶狠的神光,朝着一边的杨涛一摇一歪的走去。

    “哈哈哈……杨涛,你没有想到吧,笑到最后的,依旧是我!”

    痛快啊!张逝水差点感动的要哭了,想想不久前生的一切,自己如同一条死狗一般,前途一片灰暗,未来没有丝毫的亮光。

    但是现在呢?一切都变了,虽然和自己的计划出入很大,但是结果却好像惊人的吻合。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笑声真的很恶心么?”

    让张逝水抓狂的是,杨涛对自己的态度,依旧和开始一样。平淡的几乎要忽略掉自己一般!

    “该死,你认为你还是那个厉害是杨涛么?”

    张逝水面色极其狰狞,他讨厌杨涛这样的态度,就是这样的风轻云淡,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姿态,应该是自己对着别人使用才对。而不是别人这样的对着自己使用出来!

    “杨涛,你要搞清楚此刻的局势,如果你求我的话,我说不定还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痛快,看着杨涛刚刚努力的想要捏拳头的样子,张逝水就感到内心无比的痛快。你不是风轻云淡么?你不是无视老子么?你不是修真者么,现在呢,你还不是如同一条死狗一般,任凭老子揉捏。

    张逝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弯腰,剑气了那血色的一寸长的小刀。

    “刚刚陈家的人说过了,要用你祭刀。好歹我和他陈家还算有点交情,既然这样,那老子就用这刀,割破你的脖子,完结你的生命。”

    “求我吧,求我吧,求我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张逝水脸上带着变态的笑容,不断的打量着手中的小血刀,一步一步朝着杨涛走去。

    痛快的光芒,占据了他的双眸。

    “白痴!”

    杨涛再次捏了捏双手,仿佛要捏紧拳头,不过最后,仿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放弃了。对着张逝水扔了一个白眼后,脑袋直接转向了一边。

    但是杨涛体内的真气,却是在丹药的效果下,不断的恢复了起来。而杨涛的一只手,已经伸入了储物袋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