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

    张逝水狐疑的打量了四周,握着丹药的手,再次紧了紧。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现在他就只有自己一人,可不能够再出什么问题了。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说不定是杨涛的权宜之计。但他依旧不愿意轻易的冒险!

    杨涛没有继续开口,不过嘴角却是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幽雅,你们先走吧,这里的事情,你不合适留下。”

    “好!”

    幽雅没有迟疑,一手抱起小女孩,一手挡着小女孩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杨涛之后,转身离去。

    “这次,算我欠你的。”

    在幽雅就要走出屋子的门的时候,却是突然一顿。说完这句话后,她才继续前行。

    这让杨涛微微一愣,有点不明白对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杨涛,你……”

    滋啦

    张逝水的话语才说道一般,再次被打断了。打断的,不是别人的声音。而是一道劲气,外加一阵剧痛。

    啪啦

    轰

    东西掉落的声音,和重物撞击的声音,同时出现。

    掉落的,是张逝水的右手,那只原本握着丹药的手。就在刚才,被一道劲风斩断,掉落到了地上。

    而张逝水整个人,却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轰击飞起,撞击到了一边的墙壁上。

    “这样好的东西,怎么能够浪费呢?”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杨涛和张逝水的耳中。在张逝水断手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人慢慢的弯腰,掰开了张逝水的断手,从里面拿出了那颗漆黑的丹药。

    “呼”

    甚至,男子在捡起那丹药之后,还在嘴边吹了吹,之后才无比满意的握在了手中,这才抬起头,看了看杨涛。

    “陈家的人,为什么?!”

    张逝水在一边低吼,此刻的他,完全如同一条流浪狗一般,无比的悲催。他丝毫都没有想到,陈家的人,会直接在背后捅刀,而且还是做的如此的彻底。

    “没什么,仅仅是因为,看到你这样的废物,浪费这样的好东西,感到提这东西不值罢了。”

    男子嘴角挂着轻笑,语气无比的平淡,脑袋依旧没有转动,目光在杨涛身上好奇的打量了起来。

    “你……”

    “闭嘴!”

    张逝水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男子一声断喝止住。

    “看在你提供了消息的份上,你才能够活到现在。不要去探究我的耐心,那样你会后悔的。”

    杀气凝聚,让一边的张逝水止不住的哆嗦。

    “杨涛?!和娄西阁是朋友,不过不知道你和娄西阁的关系,到底有多好。告诉你一个消息,娄西阁不会嫁给张家,因为他要嫁的人,是我们陈家。”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张逝水瞬间明白,为什么娄家这段时间对于张家,不温不火。原来,他们是搭上了陈家这条线了。

    “是么?”

    这个消息对于杨涛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他和娄西阁的交情,也并不是很深。最起码,在杨涛看来,是这样的。

    “所以,不管如何,你都必须要死。你曾经为了娄西阁出过头,陈家,不允许你这样的人存在。”

    霸道,这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哪怕你和娄西阁没有什么,但是帮人家出过头,那就不能够活着。

    要不然,这就是让陈家的男人很没面子!这样的霸道逻辑,让杨涛差点忍不住被气笑了。

    “看你的修为,应该仅仅是凝气二层吧……”

    男子带着微笑,慢慢的朝着杨涛跨出了一步。同时,他身上冒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直接冲着杨涛撞击而来。

    这不是攻击,但是却胜似攻击。修为的波动,转化为气势,直接朝着杨涛涌动,而且时间选择的这样的突兀。

    不得不说,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被暗算了。哪怕是不受伤,气血也会震荡不已,产生一瞬间的慌乱。

    很多时候,一瞬间,往往就能够决定生死。

    “凝气三层?!”

    杨涛不退反进,同样踏出了一步。对方的气势,对此刻的杨涛来说,并非不可抗衡。但是代价却是,让他刚刚受伤的部位,再次被震动了几下。

    喉咙中有着甘甜涌现的,面色潮红,不过却依旧被杨涛压制住了。

    咔嚓!

    毫无征兆,陈家人竟然就这样捏碎了手中的丹药。无数的血红色的纹络,瞬间遍布在了他的胳膊上面。

    整个过程,所花费的时间,仿佛就在眨眼间。

    “我倒是很想试试看,这血魔宗的丹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是不是真的能够凝聚出一把血刀,化为杀招?”

    这样的丹药,其实是修真者用的。只要动用,如果得当,就能够把学到留下,放在自己的体内温养。

    所以一开始,陈家的人才会露出了贪婪。所以在刚才,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斩断了张逝水的手臂,夺得了丹药。

    “呼”

    男子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同时让手心划破,流出了一丝鲜血。

    “刀!”

    同样的,他做出了一个拔刀的动作。和开始张家的人不同的是,他拔刀的过程中,仿佛没有丝毫的停滞,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无比自然。

    血刀出现,上面沾满了男子的血。

    “融!”

    男子再次吐出了一个字,双手慢慢的合拢。那血刀被深深的压制,不断的缩小。

    知道最后,化为了指甲盖大小,顺着男子手中的伤口,消失不见。

    “哈哈哈……果然,这就是血魔宗的入门血刀,还真是造化啊。”

    陈家这人,仰天大笑了起来。他能够感受到,那血刀在自己的体内不断的温养,并且能够随着自己的意念而动。

    “今天我心情很好,所以杨涛,我打算给你一个痛快。或者,就是让你死在我的血刀之下吧。用你的血,来温养我的刀,这是你的荣幸啊。”

    男子再次挥手,血刀浮现。此刻的血刀,变得更加的殷虹。阵阵血气不断在周围翻滚,很快就形成了一层血雾。

    “是么?刚好,我刚刚还有一个法术没有试试,就拿你来练练手啊。”

    杨涛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凝气二层之后,借助灵火诀,自己完全可以不用聚火符,就能够施展出火泽来。

    他很想看看,此刻的火泽,和之前的火泽,到底有什么不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