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杨涛抬手间,火球从手心脱离,朝着男子的右手而去。√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

    喷!

    血红色的拳头没有丝毫的避让,用最为粗暴的攻击方式,轰击了过来。和火球相撞之后,竟然把火球打爆了。

    无数的火花,在周围飘落。然后慢慢的熄灭,如同一朵美丽的烟花在绽放。

    “还不拿出你的隐身手段么?那你没有机会了。”

    接连打破杨涛的两次攻击,男子的自信心暴涨。语气极度的嚣张,而右手手臂上面,也出现了一层血红的光幕。

    “你配么?”

    杨涛眉头微微皱了皱,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但是此刻他依旧只动用了一只手,这只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火球。

    火球呼啸,没有丝毫的停顿,再次朝着前方的男子而去。而杨涛身形再次后退,拉开和男子的距离。

    碰!

    火焰四射,没有丝毫的意外,这个火球,依旧被对方轰开了。

    “这……”

    暗中陈家的人看到这场面之后,内心一怔,整个人气息,出现了刹那的不稳。因为他感受到了那血色手臂的恐怖,自内心的,想要直接出手,除掉这个威胁。

    “该死。”

    就在那人气息不稳的同时,他猛然的回想,立马收回,压制住了。

    “嗯?!”

    可是仅仅是这一瞬间,杨涛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他不动神色,脸色没有丝毫异样的表情。

    “果然,这暗中竟然还有人。不过就是不知道,刚刚这气息,是对方故意泄露,还是意外。”

    杨涛内心拿不定主意,但是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人自己开始一直都没有察觉。要么就是修为过自己,要么就是有独特的法宝。

    “杨涛,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么?”

    当杨涛手中的第三个火球出现的时候,男子笑的更加的畅快了。在他看来,杨涛技穷,没有其他的攻击方式了。

    但是他却是忽略了一点,这三个火球的凝聚度,却是不同。一个比一个快,而且一个比一个大。

    直到这第三个的时候,虽然大小和第一个没有什么差别,但是火焰的颜色,似乎略微深了一些。

    “哼,我说过,你不配。”

    杨涛的话语,让一边看着的张逝水暗中咬牙。他感觉,此刻的杨涛真的如同他的话语一般,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

    “不要顾及什么了,快点杀了他。”

    随着张逝水那哀怨的怒吼,男子也从喉咙中出了一阵低吼。整个人的度再次攀升,猛然朝着杨涛轰出了数拳。

    而这次和开始不同,在舞动拳头的时候,那手臂上的红色光芒,竟然开始慢慢的融入到了拳头部位,被释放了出来。

    甚至,两道光芒的出现,就能够轰开杨涛的火球!

    “准备受死吧!”

    此刻的男子,已经停了下来。他没有继续出击,不过看上去,仿佛在凝聚力气。很明显的,他胳膊上面的红色光晕,越来越浓厚了。

    “刀!”

    男子缓缓的握拳,慢慢的做出了一个拔刀的动作。随着他动作的进行,胳膊上面的红色光晕,缓缓的在手中凝聚,慢慢的边长!

    刀把最先出现,接着是刀身,缓慢的增长。知道最后,刀尖出现的一瞬间,一股血腥之气,猛然的从刀身上散出来。

    “果然,是血魔宗的血刀!”

    暗中陈家男子内心惊颤,他如何都想不到,张家竟然会和血魔宗有瓜葛。但是如果让自己得到这样的丹药,却是能够挥出更加厉害的攻击来。

    “有点意思,那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吧。”

    此刻,杨涛的两只手都动了,双手中,有着火焰在飞舞。一个个法决,不断的跳跃着。

    “爪!”

    伴随着杨涛的一声嘶吼,在他身前出现了一团巨大的火云,火云不断的蠕动,很快,一个尖角探出了云层!

    那是一只火焰凝聚而成的指甲,随着这只指甲的慢慢探出,带动了其他部位的展现。

    一只一米大,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爪子,被火云凝聚,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这火爪带着无数的高温,仿佛整个屋子里面空间的空气,都要被焚烧了一般。

    “这灵火诀的火爪果然难凝聚,哪怕是现在的自己,也仅仅只能够出一次。要不然,体内的真气就不能够支持一息的火泽法术了。”

    杨涛慢慢的感受这体内真气的消耗,很快得出了准确的结论。

    “看样子,还是要等到第七层,修炼灵药化海诀,如此,就能够真假我体内真气的混厚度了。”

    “血刀,斩!”

    男子怒吼,高高举起手中的血刀。用力的朝着杨涛斩下,这一斩之后,手中的血刀直接变大十倍,化为的十丈大小,如同一把天刀,带着滔天的血气,狠狠的朝着杨涛斩下。

    “杀!”

    杨涛轻轻朝着前方一推,那一米大小的火爪,猛然的朝着前方探出。带动了火焰和火云!

    轰隆!

    如同天雷轰鸣,血刀直接斩在了火爪之上。

    漫天的血气和火焰四射,周围的墙壁瞬间满目疮痍。

    “当心!”

    幽雅惊呼,因为那血刀竟然没有完全消散,仍旧有着一道虚影,猝不及防之下,对着杨涛狠狠一斩。

    “噗嗤!”

    杨涛感觉整个的身体,仿佛要被斩成两半一般,哪怕是虚影,哪怕就要消散,依旧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哈哈哈……杨涛,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男子无比高兴,一边的张逝水也露出了激动的神光。甚至,他的身子都在轻微的哆嗦,他总算是能够如愿以偿呢了。

    “不!”

    可是张逝水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就化为了不甘。因为杨涛的火爪,虽然被打散,但是其中的一个指甲,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散开。

    而是接着爆开的度,直接刺入了男子的体内。

    砰砰砰!

    一阵闷响之后,男子应声而倒!

    “该死,杨涛。你该死!”

    那是他最为亲信的人,此刻就这样被杨涛杀掉,张逝水再次心痛。他双目通红,手中握着一颗奇怪的丹药。

    看样子,应该是和男子事先使用的是同一个东西。

    “是么?不过你就打算这样让别人做渔翁么?”

    杨涛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冷冷的嘲讽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