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块玉符在真气的引动下,释放出来一层淡淡的白光,紧接着,杨涛快的拿出了几张聚火符,放在了那几块玉符的中间。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碰!

    聚火符直接不引燃,火红的气息,顿时朝着周围的玉符充斥而去。玉符上面,原本就有的白色纹络,有一半被红色侵袭。

    几块玉符之间,也开始出现了一条条细小的红白相间的细线,把所有的玉符,都串联了起来。

    “火泽,引动。”

    杨涛手中法决慢慢的展现,一个个符号被不断的打入玉符之中。原本还是半白的玉符,瞬间全部都化为了火红色。

    一股巨大的热量在不断的凝聚,可却是不能够冲击出来。仿佛被那玉符给困住了,只能够朝着下方涌动。

    嗡嗡

    一阵阵细微的响动,在这个被杨涛化为炼丹房的房间中不断的轰鸣。只见那几块玉符开始不断的朝着下方掉落。

    火泽让那一片地方,温度其高无比。而且被杨涛用改变了的困阵,控制着热量,朝着下方而去。

    这就如同是一个高温钻头一般,在高效的钻洞。

    玉符能够钻出来的洞并不是很大,堪堪能够一个人进入。但是这对于杨涛来说,完全够了。现在需要的,就是等待,然后调整方向,更换玉符。

    “按照这样的度,应该半天时间,就能够达到吧。”

    杨涛心中激动,直接钻入了洞中。随着深度不断的加深,杨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适应。

    “该死,忘记了,这里面空气稀薄。而钻洞的高温,也需要消耗氧气。”

    杨涛咬牙,不得不后退出来。只能够让这玉符效果失效,自己下次进去的时候,才能够更换。不过这样,所需要的时间,却是更加的多了一些。

    但是这都还好,一切都在杨涛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霞姐,我们现在开工么?”

    洛泊集团里面,此刻很多人都感到无比的纳闷,山木集团那边,似乎突然就消停了。

    “开工,自然是开工,我们的计划不变,开始吧。”

    陈霞嘴角划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事情最后还是和自己预料的一样。

    “那那些设备……”

    “不用去管他们,我们等着就好了。如果不行,就和葛老板联系联系,可以等等。”

    陈霞丝毫都不管这些,在她看来,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相关的研人员,聘请的如何了?”

    “霞姐,国内的还好。但是国外的,似乎……”

    “嗯?有什么问题?”

    陈霞眉头一皱,这可是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如果研究人员不能够到位,那以后洛泊集团,怎么能够做大?

    “您也知道,生物科学和医院方面,基本上是有牵连的。而国外方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人知道了洛泊集团背后是杨涛老板,加上那个权威脑科医生安哥拉的全面抵制,所以……”

    “所以,目前我们很难请到世界上顶级专家,是么?”

    陈霞淡淡的接口道。

    这点她还真是猝不及防,怎么都不会想到,安哥拉会突然跳出来。这事情,她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们先下去吧,这事情我想想办法。”

    让周围所有人都下去之后,办公室里面就只有陈霞一个人。她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当然,这并不是打去给杨涛的。杨涛开始的时候就说好了,除非是生死大事,要不然,千万不能够打扰自己。

    “喂,霞姐,你有什么吩咐啊。”

    电话那边,传来到了李文良笑嘻嘻的声音。这段时间,他可是爽歪歪了。李文军也回来了,而且太子那边,似乎最近也消停了。

    李文良现在正想着,如何巴结巴结杨涛,好让自己能够和大哥李文军一样,功力大增呢。

    现在陈霞主动打电话过来,他自然是万分的欣喜。他可是没有忘记,当初杨涛就是让他好好的帮陈霞的。

    “嗯,我有点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知道一个叫安哥拉的人么?”

    陈霞慢慢的把事情的经过,直接告诉了李文良。

    “我靠,那些个洋鬼子,竟然还敢这样的嚣张?不就是想要医生么,干嘛要去国外找,咱华夏不却人啊。”

    李文良一听,顿时就怒了。那安哥拉他后来也知道了,因为曹老的事情,所以才记恨上杨涛。

    但是这在李文良看来,这完全就是那安哥拉小心眼,完全没有一点点所谓的高尚的医德。

    “额……”

    电话这边的陈霞面色有点为难:

    “你也知道,国内也有顶尖的专家。可是大多都是在国家部门,而且我们目前定位是做美容这一方面,最多也就是和保健有关。想要请到那样真正有本事的人……”

    陈霞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后面的意思,她感觉李文良应该能够听懂。

    “汗!霞姐,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就放心吧,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了。哈哈……你还不知道,我姐夫的名头有多么的好用吧。你等着就好哈,我现在就给你去办。”

    李文良笑的无比畅快,还不等陈霞回话,立马就挂断了电话。同时,拿出了手机,直接先给钱老打了过去一个。

    “喂?哦,是李家的文良少爷啊。记得记得,你来曹老这里的时候,我们见过的。”

    钱老接到电话后,也是微微一愣,不知道李文良打电话过来干嘛。

    “嗯?什么?洛泊集团?”

    听着李文良说这名字的时候,钱老感觉有点耳熟,但是一时间还是没有想起来这就是杨涛的公司。

    “保健品的啊,这……你也知道,我们这群老头子,可都是搞医药的。而且最近都在研究中医中药……”

    “钱老,你不是吧?洛泊集团可是我姐夫杨涛的公司,你竟然不想去?那我去给其他的医生打电话了,然后我还要告诉我姐夫,说你不想来。你可要想清楚了,我姐夫可是打算在医药行业好好的研究研究的……既然您不想来,那就算了……”

    “啊!”

    钱老立马一惊,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文良少爷,千万不要。您说什么,是杨涛弄的啊,你可千万不要挂电话,我们好好说说,好好说说……”

    钱老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双手死死的握着电话,生怕李文良挂断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