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这几天可真不好受呢。八一中  文网W w W√.★8 1√z W√. CoM家里人都让我不要来上工了,说是小鬼子的项目,一定没有安好心。”

    山木集团的工地上面,几个工人在一边干活,一边聊着天。

    “可不是么?我老妈也是这样讲的,还说周围的人都说了,继续呆在这里,会出事的。”

    “可是这里的工资高啊,以后打牌什么的,都能够随意点了。”

    不断的有人出了感慨,他们能够继续留在这里,看重的就是高工资。虽然家里人大多都不同意,但是赚钱才是硬道理不是么?这年头,没有钱,感觉别人都看不起你。

    而在这里,一天能够抵上过去三天,要是干上一段时间,就能够好好的休息休息,每天打打牌,喝喝酒,这才是他们所向往的日子。

    “嗯?这天空中,怎么有东西掉下来了啊?”

    最开始开口的那人,仿佛有所察觉,摸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胳膊上面,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粉末。

    “咦?好像真的是别的东西,这好像不是粉尘啊。”

    其他人也有察觉的,他们都是工人,如果是工作当中出现的灰尘什么的。他们一眼就能够分辨出来,但是此刻他们身上出现的粉末,很显然不是。

    “好像是天上掉下来的咧。”

    噗通!

    刚刚开口的人,还想直接抬头看看天空,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的脑袋抬起来,还不到一半的程度,整个人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摔倒了。

    “啊?嘛回事?这是嘛回事啊。”

    旁边的人顿时慌乱了起来,这几天耳边不断回响的传闻,突然的被放大了。

    “好臭,这不是六天前的臭味么?”

    噗通!

    这人刚刚察觉,那晕倒的人身上冒出臭味,但是自己眼前一黑,也一头栽倒了。

    “天啦,不好了,死人啦!”

    惊天的呼喊,猛然的出现,然后又猛然的打住。他们都仅仅呼喊了这一次,就直接晕倒了。

    “哟西,果然,出事情了。”

    负责人仿佛听到了呼喊,站在一边,嘴角挂着一丝丝得意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刚刚出现,还没有凝聚成功,顿时就凝聚了。

    “怎么回事?这呼喊,怎么我好像听到了?”

    咔嚓!

    负责人感觉自己的头皮快要炸开了,这不对劲啊。如果是洛泊集团那边的声音,自己怎么能够听到。

    负责人浑身的肉都在颤抖,他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想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念头。

    “出人命……”

    开门的一瞬间,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负责人的耳朵中。但是又飞快的被打断了,轻微的噗通的声音,接踵而来。

    “该死,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负责人脑门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他此刻欲哭无泪,为什么又出事了。为什么又是自己这边出事了!

    这下子,少爷一定不会绕过自己了。该死啊……该死啊……

    噗通!

    接着,那负责人也眼前一黑,直接摔到,晕死过去。一阵阵恶臭,慢慢的从负责人的身体上面,扩散出来。

    这些臭味,都是头几天那些臭味,有一部分,进入了人体内。后来经过瘙痒作用,就出现了一次变化。

    而今天,被决明子的粉末引诱,立马化为了一种麻醉药素,同时臭味被排放出来。

    很快,整个山木集团就变得无比的安静。并且,再次被臭味笼罩。虽然这次的臭味,没有几天前那样的浓厚。

    但是这里所有的人,对于那臭味已经有着厌恶和恶心。所以这次臭味的威力,似乎更加的巨大。

    “不对,生了什么?”

    户部林野眉头抽动,都过去这么久了,对方那边并没有出现自己想看到的情况。洛泊集团的人,为什么还不妥协?

    “风筝?!”

    猛然,户部林野脑海中闪过了一道亮光。他急急忙忙的抬头,但是入眼的那风筝,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碰!”

    房门被直接撞开,一个男子满脸冷汗的冲击了过来。

    “出事……”

    噗通!

    山木次郎还没有来得及训斥,就看到那男子说出两个字后,直接倒地!

    “碰!”

    一道身影无比突兀的出现在了门边,挥手间,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这人不是别人,而是一直就没有离开过上木次郎的贴身守卫柳生次郎。

    “柳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山木次郎额头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遍布了一层汗渍,手指也在不断的颤抖。这一切,似乎太诡异了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他们仅仅是昏迷,像是被麻醉,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害。”

    柳生次郎蹲在那男子的身边,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之后,给出了答案。然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但是不管是山木次郎还是户部林野,都很清楚的知道,柳生次郎,就在身边不远处。

    “该死,那其他的地方……喂,你们派几个人,去检查下,这到底是在怎么回事!”

    山木次郎直接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之后,对着里面吩咐。

    这是山木集团的科研人员,他们都是在地下无尘实验室之中进行研究,所以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

    “哈衣!”

    半小时后,检查结果放到了山木集团的桌子上面,同时,他们也做出了针对这次事件的解药,并且已经开始对着人群喷洒。

    “该死,竟然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布下了后手。混蛋,华夏人,还真是狡猾。”

    山木次郎看了看手上的报告,顿时明白了过来。

    “有点意思。”

    户部林野双目中却是划过了一道激动的神光,那神光,仿佛是猎人看到了一只很有意思的猎物,被激起了强烈的兴趣的光芒。

    “可以开始了。”

    户部林野再次拿出了手机,出了一个指令。

    而杨涛此刻,却是双目闪着慑人的神光,如同一只饥渴的野兽,看着一顿可口的美味一般,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几个玉牌。

    “嘿嘿,可以了。这次总算是可以了,丹炉也马上就到了,地火这下也不是问题了。文婷,等我!”

    杨涛猛然的起身,拿着桌子上面的几块玉符,猛然的对着地上一按……
最近阅读